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泼”

    一盆水浇在丁伯头上。

    然后,

    没醒?

    “谁告诉你用水泼人能把人弄醒的,他是晕倒,又不是睡着。”葛生对着贾洪川无奈道。

    贾洪川红着脸挠挠头,支吾道:“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葛生走到丁伯身边,扬起手,对着脸。

    啪

    干脆利落的一巴掌。

    然后,

    还是没醒?

    这他妈就尴尬了。

    一次不行,就再来几下,我今还真就不信了。

    葛生偏不信这个邪,双手举起,来了个双人快打。

    啪啪啪啪啪

    声音不绝于耳。

    但是,脸都被抽肿了,丁伯还是没醒。

    嗯,葛生停下双手,不是因为怕抽死丁伯。

    而是,手疼……

    “还是我来吧。”

    王子纯自告奋勇。不知为何,她本能的想替葛生解个围。

    葛生马上投来感激的眼神。

    对上王子纯,瞬间双颊两抹红云染上,立刻避开葛生的眼神。

    自己这是怎么了,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王子纯啊,还怕被他看不成?

    不知为何,王子纯突然想到密室中的那一吻,两人拥抱在一起。

    啊呀,我在想些什么啊。

    清醒一点,该干正事了。

    王子纯甩甩头,将脑袋里杂七杂八的思想清掉。

    “妍语姐,你的电击棒还带在身上吗?”王子纯转头问向苏妍语。

    “带着啊,你要用这个?”苏妍语不知从身上哪个地方掏出一根黑色的棒状物体,递了过去。

    王子纯接过电击棒,走上前,一脚,让丁伯翻了个身。

    然后,在一众男士惊诧的眼神,和苏妍语害羞的眼神下,将电击棒对准丁伯……

    “啊——”

    杀猪般的声音。

    嘶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感觉身体的某处一凉。

    这真的是

    菊花残~~满地伤~~

    “呀,子纯,你怎么能,怎么能电人家那个地方呢。”苏妍语害羞道。

    “管他哪里啊,效果好不就可以了吗”王子纯晃头道。

    没错,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这一下电下去,绝对酸爽到极点。

    这滋味,飞一般的感觉。

    丁伯已经醒了。

    双眼恍惚的看着周围。

    突然。

    “宝贝,宝贝,你在哪呢,快出来呀,爸爸要给你人肉吃呀,宝贝,宝贝……”

    丁伯突然手舞足蹈起来。口中流着着口水,表情献媚般的笑着,看得众人一阵恶心。

    “他这是,疯了?”贾洪川不确定道。

    众人也是一脸愕然。

    “他肯定在装疯,我在给他来一下。”王子纯绝对是电上瘾了,拿着电击棒就要上前。

    苏妍语赶紧抱着她:“我的大小姐,你就别来了,这个人眼神的焦点都没了,肯定是疯了。”

    “真的?”

    “我是专业的,我还看不出来吗?”

    “好吧。”王子纯一脸不满的放下电击器。

    “先把他关起来吧。”葛生是一脸无奈。

    好不容易找到个知情者,谁知道竟然直接疯了。找到的线索又断了。

    众人把丁伯送到二楼。

    期间,丁伯一直在喊“宝贝宝贝”要不是知道他的宝贝是一群蛇,还以为他在发春。

    “要不,用蛇给他灌个肠?”这是贾洪川突然想出的骚主意。

    “滚。”这是众人伴着拳脚的回答。

    将关丁伯的房间门锁好。

    众人忙了一天,这一天也发生了很多事,所有人都累了。

    草率的吃了一点晚餐,众人不约而同选择上楼去休息。

    葛生拉着慕心的手刚要走进房门,旁边传来:

    “葛生。”是王子纯的声音。

    葛生转身,看向王子纯。

    “那个。”王子纯扭捏着,道:“那个要不让慕心和我一起睡吧,你们一男一女的,终归是不方便,我替你照顾慕心吧。”

    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王子纯的内心独白。

    他会怎么看我,还没正式开始就会吃醋了?

    天啊,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慕心听到王子纯的话,也不言语,很干脆的抱住葛生的手臂。

    葛生苦笑着看了王子纯一眼。

    “那个,我就是说一声,反正慕心是小孩子,你们住在一起也无所谓啦。”红着脸解释一通,王子纯如同受惊的小鸟一般跑回自己的房间。

    …………

    …………

    夜里

    葛生睡在地板上。

    回想着。

    那千钧一发的瞬间。

    想着三番五次的魔术伎俩。

    以及,那一个动情的吻。情动的少女。身体不觉有些火热。

    突然。

    一阵香风。

    温热的身躯投入葛生的怀抱。

    哇,少女,你又来,真当我不是……

    “我不是小孩子。”头一次的葛生听到慕心带情绪的倔强的声音。

    葛生心头突然一片温热。

    小心的将柔软的身躯搂住。

    “嗯,我们家慕心是大人呢。”

    慕心的身躯突然一颤,然后,往葛生的怀中使劲钻了钻。

    ………………

    ………………

    深夜。

    “咔,咔”

    很轻微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也不会显的响亮。

    一扇门被打开。

    一个人影,从门中,轻手轻脚的走出。

    走上楼梯,在楼梯的墙壁上很熟悉的一按。

    一阵闷响,密室被打开。

    人影快速的窜入密室。

    沿着楼梯,直直往下,走到尽头。

    双手微颤着抚上尽头的墙壁。

    突然。

    密室的壁灯全部打开。

    “丁伯,晚上好啊。”

    原本的黑暗中,一行人显现出身形,所有人都在!

    丁伯缓缓转身,也没有该有的慌乱,沉声道:“你们是怎么识破我的。”

    “本来你的演技很好,我们是看不破的。”葛生解释道:“但你只有一个破绽,当子纯拿着电击棒要再次往你身上电时,你眼中的瞳孔明显的一缩,这是害怕的表现,一个疯子除了在睡梦中被电了一下,现实中又没见过电击棒,怎么会害怕呢?这多亏了苏妍语小姐的观察力,我们才能发现你的破绽。”

    末了,葛生小小的拍了一下苏妍语的马屁。

    丁伯沉吟一声,道:“小女娃子确实好手段。”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王子纯还是苏妍语,不过葛生估计是王子纯,毕竟——暴菊的酸爽,绝对深入骨髓。

    丁伯突然转过身,在墙壁上摸索着。

    “你逃不了,乖乖跟我们回去,我们会把你送到警方。”欧昀站出来道。

    “谁说我要逃了。”丁伯摸索着,突然按下墙上的一块砖头。

    “咔”

    墙体打开。

    一个物件从里面冲出,撞上丁伯。

    快,是真的快!

    从丁伯开门,到门内那黑色的巨物冲出,几乎不到一秒的时间。

    等反应过来时,丁伯已经被挂在那巨物上面。

    众人看清,那巨物竟然是一座鹿的俯首雕像。

    此刻,雕像顶端的鹿角,直直的插在丁伯身体中。

    “地宫开启,我就是祭品,你们不是来找那个东西吗,就在里面,厮杀吧,战斗吧,胜者才配拥有胜利的果实。”

    丁伯挂在鹿角上张狂的笑着,片刻后,歪了头。

    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