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丁伯死了!

    一行人面面相觑。

    他们原以为丁伯的装疯只是为了隐藏起来进行下一次谋杀,谁想到他逃到什么事没干,就为了开启地宫,还把命搭了进去。

    刚刚机关的速度众人也是见识到了,开门,鹿头冲出,时间不会超过05秒,以普通人的速度绝不可能躲开。

    地宫禁地,开者必死。丁伯肯定是知道这个机关的,不然,他不不可能死的这么坦然。谋杀者以死为代价做的事情,有什么目的?

    望着幽黑的地宫入口,莫名的葛生后背泛起寒意,或许,丁伯打开地宫,是为了让所有人……

    死在里面!

    “那,我们要进去吗?”贾洪川看向众人,开口道。

    苏妍语和欧昀脸色都有些意动,欲言又止。葛生知道他们上岛是为了寻找某物,那物很可能就在地宫中了。

    “这么晚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等明天休息好了,再考虑下去的事情。”葛生看了贾洪川一眼,开口道。

    这个理由很合理,现在本来就是半夜,苏妍语和欧昀为了防止自己的目的暴露,只得答应了葛生的提议。

    一行人走上楼梯,离开密室。

    离开前,葛生深深地看了丁伯一眼,这个人魔术般的伎俩代表了智慧的顶峰,但确是作为祭品来让地宫打开,说是幕后没有人葛生是不信的,但这个幕后的人到底想干什么,拥有这座城堡已经是富可敌国了,但这个人召集这些侦探到底有什么目的?

    葛生思考者,突然手心处一暖,低头,看到慕心将手放在葛生的大手中。

    葛生微微一笑,摸摸慕心柔顺的长发,拉着慕心的手往上走去。

    无论幕后有什么人,至少要把慕心活着带回去!

    …………

    …………

    一夜过后。

    “呯呯呯,葛生,快起来,出事了,呯呯。”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葛生迷糊的睁开睡眼,入目的,是慕心可爱的睡颜。

    平时冷着一张脸,睡着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嘛,葛生心想。

    一觉醒来,可口的萝莉睡在怀中,人生乐事如此,死而无憾。

    现在就应该抱着萝莉再睡一会才叫享受嘛。葛生说着就想闭上眼睛。

    咦,刚刚好像有人在敲门。

    嗯,错觉吧,睡觉事大。

    “呯呯呯,葛生快开门啊。”

    还真有敲门的,嗯~听这声音是……

    王子纯啊……

    真是的,这么早来敲门~

    等等,王子纯!

    葛生的睡意被活生生的吓散。

    王子纯来我我的房间,会看到……

    慕心睡在我的床铺上!

    完蛋了!

    葛生已经能想到王子纯看到卧室的情景之后,勃然大怒,马上报警,然后警察叔叔请自己喝茶,最后自己和一群黑白条的可爱伙伴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去,我踏马现在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现在最重要的是对策,对策!

    “葛生,快把门打开。”

    门口的王子纯敲得越发急促。

    葛生赶紧平复心情,道:“是子纯吗,我刚刚在厕所,没听见,对不起啊,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子纯”门口的王子纯被这一句亲近的称呼猛得心神一乱,回想一下,心里下进了蜜一样甜,先前的急乱也去了大半,道:“你把门开一下,很紧急的事。”

    怎么还要开门啊!

    葛生脸色一苦,一句话急上心头:“我正在换衣服,你要进来吗。”

    换衣服?

    王子纯面色一红,啐了一口道:“谁要看你换衣服啊,你快点,我到餐厅等你。”

    蹬蹬蹬

    离开的脚步声。

    呼。

    葛生松了一口气。终于走了。

    现在赶紧叫慕心起床。

    …………

    …………

    “吱呀”

    葛生推开餐厅的木门。

    王子纯正坐在沙发上,旁边的是贾洪川。

    “其他人呢?”这么晚了,餐厅里只有两个人,葛生有些奇怪的问。

    “他们今天早上都不见了。”王子纯道。

    不见了?

    下地宫了?

    葛生马上反应过来。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点说?”

    “我不是现在说的吗”

    葛生苦笑不得,少女,早上你磨磨蹭蹭的,谁知道是这么大的事?

    “算了,他们想下去就下去吧,随他们,不过,你怎么没下去,你昨天不是挺积极的吗?”葛生看向一旁的贾洪川。

    “我不是来跟你说一声再下去吗。要一起吗,这种地方,组个队是最好的”贾洪川笑着挠挠头,道。

    感成你也要下去啊。葛生白了他一眼,算他还有点意识,还能想着跟我们说一声。不过,组队?

    “我们不下去。等会我还是会去海边燃篝火”葛生肯定道。

    “你们不下去?”贾洪川很是意外,眼神一转,道:“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孤身探险了。”

    贾洪川起身离开。

    “他好像不太信。”贾洪川走了之后,王子纯小声的对葛生道。

    “信不信由他,人就是这样,想得到一个东西,就以为所有人都会觊觎所图之物。”葛生轻笑一声,又道:“他们想得到的东西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想的,是安全的离开这座岛,我不能拿你们冒险。”

    “拿你们?”

    我和慕心?

    说得好像我们是一家人一样。

    王子纯脸色一红,偷偷看了一下葛生,葛生好像没意识到自己话中的不对,王子纯恨恨的撇了撇嘴。

    几人随便的吃了些早餐,出了城堡。

    轻车熟路,走到岸边之前的篝火处。

    昨天的布置早已成为一地的灰烬,葛生也懒的清理,把木头覆盖在灰烬上面,附上青色的叶子点燃起来。

    袅袅白烟升起。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葛生一屁股坐在王子纯旁边。

    “不知道妍语姐怎么样了,地宫里会有危险吗?”王子纯突然担心道。

    “你很关心她?”

    “嗯,我们小时候是很好的朋友,只是中间一段时间突然断了联系,直到前一段时间才重新联系上。”王子纯回忆道。

    “放心吧,你妍语姐和你又不一样,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没那么容易遭到危险。”葛生安慰道。

    “你的意思是我很笨喽。”王子纯的语气变得危险起来,摩擦着拳头,跃跃欲试。

    “没有没有,哪跟哪呀。你不是笨,只是聪明的不明显。”

    “葛生!”

    “等一下,等一下,看,有船!”

    “你以为我会信?”

    “真的,真的,真的有船。”葛生指手画脚的指着海面。

    王子纯顺着葛生的手指方向一看。

    好像,真的有船!

    …………

    …………

    ps:很奇怪,早上收到消息说我发了什么整点红包,还多了几十个收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