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三章 地宫
    船!

    远远的海面上突然浮现出一面白帆。

    真的有船。

    葛生大喜过望,赶紧起身,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使劲的对着火堆扇风,火得风势,浓烟越发大了起来。

    “船过来了,过来了。”王子纯在一旁大呼小叫。

    那船确实是往小岛的方向行驶,不消片刻,整个船身都从海岸线上浮了出来。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葛生甚至能看清船上有人正拿着望远镜看着这边。

    那人放下望远镜,伸出一只手附在胸前执起的拳头上。

    这个姿势是?

    不好!

    葛生一个飞扑将慕心和王子纯两人扑在身下。

    几乎是同一时间,子弹的声音如炒豆子般瞬息而至。

    他们在开枪!

    葛生大骇,紧紧的把两人压在身下。林中的树叶想被割草一般被密集的子弹扫倒,落叶纷纷扬扬的在空中飞舞。

    “怎,怎,怎么了,怎么会有人开枪?”王子纯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鸵鸟一般把头缩在葛生怀中。

    “我也不知道。”葛生一声苦笑,方才他也是看到拿望远镜那人的动作才突发警觉。

    将手附在胸口部的拳头上,是特种兵的独有手势,意思是——攻击,清除前方!

    可是这鬼地方哪来的特种兵,甚至一言不合直接开枪?

    船上的火力还在继续倾泄。

    子弹犹如不要钱一般地毯式的射击着岸上的一切。

    葛生心中一紧,刚刚自己把两人扑到了一个逆斜坡上,第一波扫射自己可以躲掉,可是扫射完后,那些人肯定上岸搜索,自己那时再逃,肯定被打成筛子。

    不行,要赶紧走,趁现在!

    葛生一咬牙,对着两人道:“我们现在就逃,逃到林子里去。”

    “现在逃?”王子纯有些惊讶。现在枪声还没停呢?

    “你相信我吗?”葛生注视着王子纯的双眸,认真道。

    “我,相信。”王子纯没有犹豫,昨晚上要不是葛生,自己早就葬身蛇腹了,现在,葛生就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

    “那好,我数一二三,你们一起往林子里逃,记住,你们只有三秒,三秒一过,立刻趴倒,往前爬着走,至少要爬五米,再起身向前往死里跑,记住了吗?”

    怀中的两人点点头。

    “好”葛生拿起手中的衣服,口中道:“一二”,葛生突然扔出手中的衣服。

    一阵子弹划过,衣服瞬间在空中被打成碎片。

    “三,跑!”

    葛生一声大吼。

    三人想离弦的箭一般冲入林子。

    片刻后,子弹瞬息而至,葛生甚至能听到,耳边子弹划过空气的声音。

    “趴倒!”

    几乎是同一时间,三人像被割倒的的庄稼一般,齐齐的倒在地上。

    爬,赶紧爬。

    生死一线,三人都暴发了自身的潜能,快速的向前爬动。

    子弹就从几人的脑袋上经过,三人不管不过,现在活下去的希望只有一个,就是往前爬。

    五米瞬息而至,刚好越过了一片灌木,趁着地方的视线被遮挡,葛生一跳起身,拉起身边的两人,撒腿就往密林深处逃遁。

    三人不知道往密林中进了多远,才一屁股坐到地上。

    好累。

    经过一轮投入全身力气的奔跑,三人都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惊险,危急,劫后余生的喜悦,种种心情涌上心头。

    王子纯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葛生有气无力道。

    “好刺激呀,这辈子还没遇到过这么刺激的事情呢?”王子纯笑道。

    “你还乐?”葛生没好气的拍了一下王子纯的头,道:“刚刚不知道是谁吓得缩在我身上都不敢抬头。”

    “你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吗?”王子纯起身,也想回敬一下,谁想:“啊呀。”

    王子纯的身躯有跌了回去。

    “怎么了?”葛生关切的问。

    “有什么东西硌了我一下。”王子纯吃痛的揉着自己的手心,指着一处草丛。

    东西?

    葛生有些奇怪,上前把草丛分开。

    一块埋在地里的石板露了出来。

    直径大约二十厘米,没有花纹,没有刻字,放在地上仿佛是一块方砖。

    只是,这块“方砖”上有一块明显的可活动的凸起,像是一个按钮。

    “这种按钮千万不要按,很有可能是……额”

    在葛生惊讶的眼神下,王子纯浑然不觉的伸出手,讲那处按钮按了下去。

    “你看我干嘛?”看着葛生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王子纯奇怪道。

    “我说,这个可能是一个机关。”

    “啊,是吗”王子纯被吓得一颤,赶紧收回手。

    你都按进去了,现在还收什么手。葛生哭笑不得。

    等了一会,确实没什么动静。

    王子纯白了葛生一眼:“你骗我,哪来的什么机关嘛。”

    “或许是年份太久了,机关反应有点慢。”

    “得了吧,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石板,没机关的。”王子纯随意的往石板上一拍。

    这次,石板整块陷进土里。

    葛生和王子纯对视一眼。

    下一刻,地面突然裂开。

    三人只觉得身体一轻,掉了下去。

    “你有毒吧!”浓密的林子里,回荡着两人的对骂。

    …………

    …………

    痛,好痛。

    直直的跌下来,虽说不高,但葛生却像身子散了架般疼痛。

    “啊~~咦,好像不痛。”耳边传来王子纯欣喜的声音。

    “废话,你赶紧从我身上下去!”葛生没好气道,这货在空中竟然抓着自己垫在下面!

    “啊,对不起对不起。”王子纯赶紧从葛生身上溜了下来,至于那声“对不起”语气极其敷衍。

    葛生站起身,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转身,问向慕心:“怎么样,疼不疼,受伤了吗?”方才掉落时,葛生条件反射的把慕心抱入怀中。

    “没有。”慕心言简意赅的回答。

    得到慕心肯定的回答,心里松了一口气的葛生才站起身,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四周都是墙壁,用青砖围成,除了上方的大洞,只有一个幽深的门口。

    “这是哪啊?”王子纯有些好奇的东张西望。

    葛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墙壁上的砖。

    好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可是岛上没有类似的建筑物啊?这么老的青砖。

    等等,一个名词突然浮现在葛生的脑海。

    这里,难不成是……

    地宫!

    …………

    …………

    ps:谢谢毒神的打赏

    话说,最近写文的质量感觉好差。

    以后尽量多打磨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