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过渡章)
    救援终于到了。

    葛生等人并没有向外界求援的能力,消失的苏妍语任葛生如何寻找也像飘渺惊鸿般不现踪影。

    所以,这次来的救援反而是来自葛生的无心之举。

    葛生的编辑一个星期没接到葛生的稿件,打电话也没人接,于是跑到葛生的家里找。

    葛生家的钥匙这位编辑是知道的,就藏在门口的地毯底下。编辑打开门,看见家里一副久不开灶的样子,大为奇怪。眼尖的看见垃圾桶里被葛生故意扔掉的邀请函,感觉有些不对,于是赶紧报警。

    警方查询这个岛屿就是那个几年来失踪了好多人的岛屿,于是赶紧立案,用无线电公告了附近海域的船只前往救援。

    一艘观光游船恰好在附近,接到通知,来岛上救出了被困了好几天的葛生等人。

    小岛之行,来了八人,算上丁伯,九个人死了四个,上岸后少不了警方的一通调查。

    不过,现在葛生等人可以在这艘游轮上享受半日。

    张泽口中的那个女孩是他的妹妹,此刻大仇得报,开朗了许多,泡在泳池里很舒服的样子。

    王子纯自苏妍语走后有些沉闷,靠在栏杆上,静静的看着海面。旁边陪着正舔着冰淇淋的慕心。小萝莉好像很喜欢这东西,葛生就给她买了一些。

    “你真的不下去看看她吗,还是你选择永远消失在她的人生中?”

    耳边突然一句。

    二楼游船的观光台上,靠着栏杆的佳人身体一颤。

    “果然被你猜到我在这了。”微微一笑,苏妍语转过身来。

    葛生走上前,靠着栏杆,看向下方的王子纯。

    “我不是笨人,你也不是笨人,王子纯也不是。你这样做又是何必?”葛生淡淡道。

    苏妍语露出一丝苦笑:“我知道骗不了你们,我也没想过骗你们,但在这件事上,我们当个傻子,对大家都好。”

    “为什么,就因为你杀了人?”葛生一挑眉毛。

    “没错,就因为我杀了人,百人!”苏妍语伸出素手,将被风吹乱的青丝捋在一边。

    美女做这件动作本是极美的风景,但那两片朱唇却吐出令人胆寒的语句。

    百人,斩杀百人!

    除了古代的大将,谁人能夺**?

    放在现代,连杀百人更是耸人听闻。

    “可是,你杀的都是该杀之人,王子纯不会在意这些的,你知道她的性格。”葛生继续道。

    “在意?”苏妍语温柔一笑:“那个丫头确实不会在意,但不在意是什么状态?又不是忘记,消逝。有些事情发生了,就不可能抹去,她可以隐藏,可以不说,但也改变不了我是一个杀人魔头的事实。”

    “你这样会魔怔的,古代有好多战将就是杀了太多人,天天惦记,最后抑郁身亡。”

    “哦,那你说我会入魔吗,如果我说我没有杀人,你信吗?”苏妍语突然靠近葛生,温热的气息扑在葛生的脸上。

    好近。

    樱唇娇嫩,晶莹的魅目中,是一湖直叫人陷进去的春水。

    葛生突然面颊一红。

    “哈哈哈。你真的很有意思,难怪子纯会喜欢你。”

    佳人调笑着撤开,掀起一阵香风。

    葛生老脸又是一红,赶紧叉开话题:“程远和丁伯的死和你无关,我可以相信,但那个欧昀呢,还有那百人的武装队伍,你怎么解释?”

    “你怎么知道程远和丁伯的死和我无关,我可是很喜欢那个仪式呢?”苏妍语双目含笑。

    “很简单,丁伯的计划几乎是你一手破坏的,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根本不可能救下子纯,说明丁伯并不是你的人,那躺在丁伯餐车上的程远肯定不是你杀的。”葛生道。“但欧昀的死最大的嫌疑人还是你,这点你怎么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贾洪川是个很出色的演员。”苏妍语突然道。

    演员?

    葛生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口叹道:“这个人的忍耐力还真是可怕,那种痛苦都能忍。”

    “什么痛苦,你们对他做什么了?”苏妍语好奇道。

    葛生把之前对贾洪川的屁股做的事情说出来。

    苏妍语听了掩住嘴,咯咯直笑。

    “你怎么这么变态,喜欢用这种法子?”

    我,变态,这是机智好伐。

    葛生白了一眼笑得花枝乱颤的苏妍语。

    “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苏妍语收敛笑容,缓缓道。

    苏妍语和葛生讲了她和她的家族。

    并不是什么富豪世家。

    苏妍语的家族最初的族长,只是一个洋人的管家。

    上个世纪,列强来到中国,不紧来掠夺资源,还有掠夺人口为奴。

    在哪个动乱的年代,中国人事很乐意坐洋人的奴仆的。不为别的,在那个时局下,吃饱饭,保住命,就是天大的恩赐了。

    苏妍语的祖先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很和气的洋人,从小工做起,知道后来得到洋人全家的信任,成为洋人的管家。

    谁知,大祸突至。

    一日,洋人家里进来了一辆货车,车上装的,就是那口老缸。

    洋人很紧张的把那口缸放进地下室,藏了几日,还是觉得不保险,就差使苏妍语的祖先跑到这小岛上花费巨资建造了这个城堡和地宫。

    岛上的工程持续了将近十年,苏妍语也在这座岛上和一个劳工的女儿娶妻生子。

    期间,苏妍语的祖先也回去过几次汇报工作,看到府中一切如故,洋人的开始的紧张也似乎消散不见。

    知道有一天,苏妍语的祖宗照常回去,打开门,看到。府里的人,上到洋人的家人,下到府中的小仆,被杀的干干静静。

    几十个人,一夜间,被血洗。

    府里的每一寸地方都被翻的一片狼藉。

    苏妍语的祖先赶紧前往地下室,里面所有的钱财被搜刮一空,但幸好,那口老缸被遗忘在角落,无人搭理。

    苏妍语的祖先赶紧把这口老缸秘密送到海岛的地宫里,亲自开船带着所有的劳工在海上航行了几日,找了个地方靠岸并留下一些安置费。

    苏妍语的祖先满以为这样就能保全。

    谁知道,当他回来时,岛屿已经被占领了。

    一股不知名的国外势力,占据了海到,并且屠杀了这里留守的人。

    苏妍语的祖先看到城堡里活跃的陌生人,赶紧乘船逃往大陆藏匿。

    这一藏,就是近百年。

    苏家不敢回去,但他们的组训还是训导他们总有一天要回到海岛。

    百年间,那股势力消声匿迹,但苏家知道,他们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所以,传开了永生宝藏的消息,吸引了无数的人上岛寻宝。

    而那贾洪川,就是那股势力派来的人。

    估计他们也不知道,洋人得到的宝藏,紧紧是在传说中能长生的太岁。

    “你明白了吗?”苏妍语向问道。

    “有点。”葛生点点头。我说这女人怎么对地宫这么熟悉,还特地安排了一个房间助自己逃出生天。

    “那,再会了。”说完,苏妍语转身离开。

    “等一等。”葛生喊住苏妍语:“那百人真的不是你杀的?”

    “我只是把他们引到了一个能感应重量的地方,如果硬要说的话,我还是杀了百人。”

    苏妍语头也不回。

    葛生再一次望着她的背影。

    这一次,应该是永别了吧。

    “葛生。”一声呼喊。

    葛生闻言往下一看。

    王子纯正在下面招着手:“一起去吃饭吧。”

    “马上来。”葛生答了一句,转过头,倩影早已消失不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