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留宿
    买好了东西,在回咖啡馆的路上,葛生拨通了程月的电话。

    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通。

    一接通,程月劈头盖脸一句:“干什么,老娘现在忙着呢,有什么事赶紧说。”

    “那个,晚上能来我家睡吗?”葛生道。

    对面沉默了几秒。

    “你想来我这喝茶吗?我给你安排一个人多的房间。”程月闷声一句。

    喝茶,喝什么茶?

    葛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葛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就是个变态。”程月恨恨一句。

    葛生一声苦笑:“哪有啊,姑奶奶,你想歪了,我今晚要去调查,我想让你去我家照顾一下慕心,顺便买点晚饭,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你想哪去了?”

    慕心走哪死哪的特性,葛生是真的不放心,所以,尽量避免她独自外出。

    电话那边传来几声浓重的喘息,过了半响,程月才羞脑道:“你突然来这一句,我当然会想歪啊,再说了,你这个变态,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你让我调查这件事吗,我今晚当然去实地探查一下。”葛生一脸无辜。

    “你……不跟你说了,我忙完工作会去你家的。先挂了。”

    “等一下。”葛生急忙道。

    “还有什么事,赶紧说。”程月不耐烦道。

    “你帮忙查一下王建的学校和公司。”葛生赶紧道。

    “行,这简单,晚上发给你。”程月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葛生回到咖啡厅了。王建还等在原地。

    招呼了一声,两人打的去了最近的汽车站。

    王建的家在一个叫俞村的地方。这地方葛生没去过也没听说过。不过听王建介绍这个村上个世纪曾经靠煤矿一度挺繁华,后来煤矿枯竭了,村子也就荒落了。

    这个村虽说是在本市的地界,但快偏到郊区了,每天只有固定的几班车来这里,而且一路上水泥路太久没修,曾经的运矿车把路压的到处坑坑洼洼,坐在后面的葛生差点把喝下的咖啡给颠出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站,葛生扶着车门下了车。

    站点设在村口,葛生站在这里可以看清村子的全貌。

    很原始的村子。

    一片低矮的瓦房,墙体很多都是土墙,墙上面还长着草。村口的地方有一个光华的土墙,葛生记得小时候老家也有,是用来贴公告的地方。

    村子里很安静,倒不是毫无声息,而是一种毫无人气的安静。鸡鸭声伴着几声狗吠,唯独没有人的声音,甚至连孩子的声音都没有。

    “这是一座空心村?”葛生问道。

    “差不多吧,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因为靠城市近,大部分还带走了孩子,现在村子里的都是一些基本不出门的老人。”王建答道。

    这种空心村在国内并不少见,很多比较落后的地方都兴年轻人出去打工,留下了一堆老弱病残,没人管没人问。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种无声的村子。

    如果不是村子里还有一些炊烟,葛生都以为这是一个**。

    跟着王建在村子的小巷里拐了几个弯,王建在一扇崭新的铁门前停住,指着门内说,这就是他家了。

    扭开门把手,崭新的铁门发出很大声的摩擦声,在这种很静的环境中显的很刺耳。

    葛生好奇的问:“这铁门是你装的?”

    “嗯,之前的是一个很老的木门,我嫌太旧,虽然我爸念旧很反对,我还是给换了去。”王建答了一句。走进正中的堂屋,喊了一声:“爸妈,家里来客人了。”

    半响,从侧室慢吞吞走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半眯的双眼看了葛生一眼,警惕,排斥,葛生从老妇的眼神中很容易看到这些。

    老妇看来就是王建的母亲了,王母看了一眼后,又转头对着王建说:“儿啊,你怎又往家带人呢,这次还是警察吗,上次不是都调查过了吗?”

    “妈,这次不是,这是我一个朋友,来帮我来了。妈,水放哪了,我给人家倒点,赶了一小时路了。”王建回应道。

    “水?你老头还没来得及挑呢。”王母答道。

    “啊,家里没水了吗,那我去挑一桶。”王建闻言就要起身。

    “别听你妈这个抠门的。”侧室又走出来一个发须皆白但气色很好的老头:“头两天张书记不还送过来几**纯净水吗,你拿给人家喝,我这就去挑水。”

    “爸,我去就行了,你腰腿不好。”王建赶紧道。

    “去去去,你陪客人坐着,你这身板挑什么水。两桶就直接压倒了。”王父从门后摸出一条扁担,把院子里的两个桶系在了上面,挑着就出了门。

    王建一屁股坐在堂屋中间的小圆桌边的板凳上,招呼着葛生坐下。

    葛生跟着坐在王建对面,这时王母已经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了一**矿泉水,地给了葛生。

    葛生道了一声谢,接过矿泉水,眼神不注意间看到王母的手,虎口处满是老茧,显得皮肤都厚了一层。

    农村人家,干活太多,起个茧很正常,葛生没有在意。倒是王母递过来的水,让他有点犹豫。**身上什么包装都没有,光华透明。**盖也是很完好,没开过封。

    本着礼貌的原则,葛生打开盖喝了一口,没什么异味,就是一**普通矿泉水。

    又喝了几口,葛生将水放在桌上。对着王建说:“我们出去转一下把,我想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

    这个王建当然很乐意,跟王母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葛生出了门。

    一路上,小巷,瓦房,重复,相同,看得葛生直眼花。

    王建似乎很享受给人介绍家乡的感觉,一路上滔滔不绝。不过,他介绍时,都是这个亲戚,我亲戚什么的,都叫不出来什么辈分,只知道周围都是亲戚。年轻一代几乎都有这个毛病,对老一辈的辈分一头雾水,过年时,家长说叫什么就叫什么,其实转身就忘了。

    王建虽然叫不上来,但他主要讲的都是他小时候的是,什么戳蚂蜂窝掉人家里,炸人家粪坑之类的,一听小时候就是一个左邻右舍人人想打的好孩子。

    小巷一转,两人拐到一个大街上。

    道路平整开阔,街边都是清一色的砖房。

    小村里有一条这么整齐的街道。

    有点奇怪,葛生刚想问。

    一辆汽车突然向两人撞过来。

    危险!

    …………

    …………

    ps:你们猜,这一卷我想写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