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年轻的书记
    不知从哪开过来的一辆车,车头笔直的向两人撞过来。

    危险!

    葛生赶紧拉了一把王建。两人躲到街旁的一个店铺的门柱后。

    只听一声很难听的刹车声,车辆险而又险的擦着门柱而过。地面上,摩擦出长长的一条黑色的焦痕。

    好险!

    葛生长舒了一口气,要不是他反应快,这辆车已经double kill了。

    不过,这辆车撞完人停在这里干什么?

    车门突然打开,走下来一个头梳得油量的青年,指着王建笑道:“怎么样,建子,被吓到了吧。”

    王建居然好像和这人很熟,埋怨道:“吓死我了,张大哥,你干啥呢?”

    那位姓张的青年到没回答,而是很得意的拍拍自己的车前盖,得意扬扬的道:“怎么样,我新买的座驾,启动时间快,刹车性能贼稳。”

    看样子是来炫耀新车的。

    不过他跟王建熟,但跟葛生可没半毛钱关系啊,你凭什么贴脸刹啊。

    葛生冷声道:“要是你刹车性能不好,估计我们就直接死那了。”

    姓张的青年闻言脸色有些尴尬。

    旁边的王建看气氛不对,赶紧对葛生介绍道:“对不起,葛先生,这是我们村的村高官,平时和我玩的比较开,今天只是开个玩笑,他肯定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的葛生不能确定,但这个青年竟然是村高官?这么年轻?大学生村官吗?天天在新闻上见到的国宝级生物,没想到这里就有。

    张凯钊尴尬的挠挠头,向葛生伸出一只手,笑道:“我叫张凯钊,是这个村里的书记,刚刚只是跟建子开个玩笑,没想到你也在后面,对不住了。”

    “没事,没事。”伸手不打笑面人,在说自己也没受伤,葛生也伸出手和张凯钊握了一下。

    误会一场,现在已经解除,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众人的表情也都缓和了下来。

    张凯钊开口道:“你们这是要去哪?要不开车捎你们一段?”

    王建赶紧推迟到:“不用不用,就是随便串串巷子,葛先生来我这玩,想看看农村的一些稀罕东西,我带他去就行了,你工作忙,就不耽误了。”

    张凯钊见他推辞,也没有强求,打了个招呼,就开者车直往街道一头去。转了个弯,就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中。

    “你跟他关系不好?”葛生突然问到。

    本来看两人很熟悉,熟悉到可以开这样的玩笑,但是刚刚张凯钊问王建时,王建分明隐瞒了葛生来得目的,所以葛生才开口问。

    “还行,但只是认识了两个月,我毕业回家时就发现他已经当了一年的书记,平时村里只有我们两个年轻人,所以就玩在一起了,父母也很支持我和他搞好关系,老一辈嘛,总觉得当官的很了不起。不过,我俩的关系最多是普通朋友,他主动和我熟,我也这么回敬他。虽然,心底里,我挺讨厌这个人的。”

    王建居然讨厌那个张书记,看刚才那个架势,不像啊,还主动帮他解释误会。

    “你为什么讨厌他?”葛生好奇道。

    “他干过一件挺讨人闲的事。”王建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之前他刚来当官时,急着在村里搞创收。但俞村里全是些动起来都费事的老人,哪里还搞得了赚钱的活计。他新官上任又有些急,就打起了煤矿的主意,想着当年还能剩下点边矿,于是就去找人来勘探挖掘,但这里毕竟是废矿,没人愿意来挖,他就自己想了个法子,撺掇村里的老人去开挖新矿,他当时就想着只要挖出一点矿脉,就有了向外面找人开发的底气,没想到矿没挖着,老人就累倒了几个,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这件事嘛,确实挺缺德的。鼓动留守老人去开矿,看张凯钊衣着体面的样子,真亏他做的出来,这件事要是被媒体宣传出来,他能被十三亿人戳脊梁骨。

    “那你还保持什么表面关系?”葛生又问道。这件事,整村的人都应该把他孤立。

    “没办法,拿人家嘴短。”王建苦笑一声,道:“之前我上学的时候,据说家里就没少被他照顾,经常来送些上面批下来的援助物品什么的,家里收了那么多好处,我能对他摆脸色?”

    葛生漠然。王建说的没错,在这种偏远的地方,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当官的,即使心里p,脸上也得笑眯眯,当官的总有办法整人,不说别的,农村的政府援助都是经由人家的手。

    “行了,转也转完了,我们回去吧。”葛生和王建又在周围绕了一圈,葛生开口,两人回了家。

    周围的环境葛生算是清楚了,都是老人住的民宅,这些老人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谁都不知道里面出了些什么情况。

    葛生甚至猜想,里面就是死了个人,没一个星期也没人发现。

    这就很麻烦了,如果有人想暗害王建,大可以随便找个宅子,控制住老人,谁也不会发现。

    不过,费这么大力气,只是为了让王建睡不好?好像也没必要。

    葛生思考着和王建吃了一顿充满农村特色的饭菜。

    说不上好吃不好吃,只有一个很大的缺点,灶火味太重,闻着像是一堆柴火,不知道那些喜欢吃农家菜的人是怎么想的。

    吃完晚饭,葛生终于收到程月的消息。

    开头一句就让葛生吓了一跳。

    王建是搞传销的!

    这个消息有点重磅,葛生凝神往下看去。

    王建所在的业华公司是一个比较有名的公司。

    传销公司出了名还能运作,是不是很奇怪。

    但偏偏业华公司还出钱打广告来赚名气。这要是一般的洗脑传销早就被警方给清洗了,但偏偏这个公司的性质很暧昧。就像前一阵子在国内大火的龙爱量子,你说他是传销,也不像,人家只是虚假宣传什么量子可以使人保持健康。君不见,那些甩脂机,减肥药也都是虚假宣传,这东西还没什么坏处。

    王建所在的业华公司也是这样钻了法律空子,保持高调存在的公司。这个公司的主要业务只是吸收资金,来进行投资。和一般的传销一样,业华公司的运营也是发展下线,发展一个下线就有奖金,拿到一笔款项也有奖金。

    当然,既然是传销,里面肯定有料。警方已经收到多人对业华的投诉,都是投了钱,却没了回应。

    业华对外宣称是投资失败,警方还真拿他们没办法,人家投资的流向都是很正经,再加上钱都是自愿投进去的,法律上也没什么针对的办法。

    不过,既然王建是这种公司的员工,遭人报复那就不奇怪了,传销遭到受害者家属报复的例子并不少见。

    …………

    …………

    ps:昨晚看比赛拖更了今晚还有一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