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收养了死神 第四十二章 来源
    自己这是在哪?

    视线很模糊。

    周围的一切都是黑暗,没有光亮,但是周围有着乱糟糟的声音。

    仿佛,是一群人在念叨,或者,是在吟诵?

    脚下没有任何的实物,但却没有踩空的掉落感,葛生就这么孤独的浮在黑暗中,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

    乱糟糟的,脑袋在嗡嗡的想,葛生甚至能听到周围人走动谈笑的声音,有个人还蹭了他一下。

    很恐怖的一种感觉,葛生能感受到自己被人围在中间,遭受所有人的注视,但在自己的视线中,一片漆黑。

    到底怎么回事,自己这是在哪?

    嘿嘿嘿……

    周围的声音突然夹杂了一些讥笑的声音,就像传说中的小鬼一样,躲在黑暗中叽喳嘲笑。

    笑声渐渐变多,黑暗中的人围得越来越近,最后,葛生整个脑袋里都回荡着这种声音。

    吵死了,葛生很想这么喊。但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甚至不能移动。

    ……

    这是地狱!

    刑罚是声音!

    ……

    “葛先生,葛先生,你没事吧。”

    一个声音仿佛一道曙光,狠狠地刺了动弹不得的葛生一下。

    葛生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大口的喘着气。

    这里有点陌生,不是自己的家!葛生瞬间反应到。

    一旁的王建担心的问道:“葛先生,你没事吧。”

    闻言,葛生身躯一颤,刚睡醒的朦胧终于消散。

    刚刚那是梦吗?

    搞毛啊,自己居然被一个梦吓得失神了。葛生总算想起了自己的所在地。

    抬头看到王建关切的眼神,葛生冲他笑了一下,道:“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哦。”王建挠着头答了一句,继续道:“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我爸让我来叫你起床。”

    “行。”葛生答了一句,下了床。

    农家的早餐,肯定不是豆浆油条,白粥,自家腌的咸菜,煎了一个铲碎的鸡蛋就是一顿丰盛的早餐了。

    葛生觉得味道还不错,至少比城市里昨天的现炸油条,加工出来后就没添加过什么的现磨豆浆要好得多。

    王建的老爸早餐上倒是很热情,一直让招呼着葛生多吃些。倒是王母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甚至没怎么抬过头。

    葛生有些奇怪,好奇的问道:“伯母昨晚没睡好?”

    想想昨晚闹得动静,好像也没有多大声,除了葛生小吼了一句加上开门的声音,即使吵醒了老人,也只是一下,不至于整夜都睡不好吧。

    王父解释道:“人老了,就怎么也睡不够,早上起早了都是这样,中午睡一觉就好。”

    哦,葛生点点头。

    一旁的王建突然开口了:“葛先生,我们今天怎么查法?”

    葛生想了想,道:“很简单,你今天不动,我动。”

    “啊,什么意思?”王建没明白葛生的意思。

    “等会你就知道了。”葛生卖了个关子。

    吃完了饭,葛生把王建带回了之前车站的地方。

    找了棵树下的阴凉,对着那里一指:“你就坐那。”

    “啊?”

    “啊什么啊,叫你坐你就坐。”葛生瞪了王建一眼。后者立刻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坐在树下。

    “行。”葛生满意的点点头,对王建道:“你今天的任务是,观察任何开车或者来坐大巴的人,一但遇到陌生人,你就直接拦下来。”

    “平时这个村没什么人坐车吧。”

    “没有。”

    “那这个村里的所有人你都熟吧?”

    “那当然,从小在这长大的,这么小的一个村子。”

    “那就行。你就在这干吧。”葛生一拍掌,转身就走。

    “等一下,等一下,葛先生。”王建急忙道。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葛生转过身。

    “我我就在这呆一天?那你干啥去啊?”

    “我当然是去村子里调查发声器的来源了,不然呢?”葛生一脸的莫名其妙。

    “去村子调查,我行啊,我熟悉村子,要不咱俩换一下。”王建一听赶紧笑道。

    “我对这个村子熟吗?”葛生问道。

    “不熟啊?”王建赶紧点头,觉得这事有戏。

    “那我拦错人怎么办,听我的,你就在这呆着,哪里也不要去。”葛生干脆的转身,留给王建一个后脑勺。王建一脸郁闷的坐下原地。

    小样,还想和我斗,乖乖傻站一天吧。

    葛生憋着笑回了村。

    经过昨晚的事情,根据葛生的猜想,幕后者已经被两人发现,那他现在无非有两种选择,其一就是赶紧跑,趁着天还早逃之夭夭。那为什么昨晚上不跑呢?额,你见过晚上开车去越野的吗?没错,那条公路!水泥路!毫不夸张,单拎出来就是一条越野赛道。当然,要是人家连夜不行几十公里回市区,那葛生是真的服气。另一种可能,胆子极小或者胆子极大的人都有可能做,那就是猫着不出来,避风头也好再出来继续找事也好,伺机而逃也罢,葛生的任务就是把他找出来。

    找人,在这种小地方找人最省事的就是找这个地方的地头蛇。

    什么,你说这小村子都是老人,哪来的地头蛇?

    当官的不就是吗?

    天高皇远好做官,这么偏的地方,官员毫无疑问肯定是地头蛇一条。

    这种小村,一般官员都是在自己家里办公的而这位张书记的家倒是很好找,走上边缘的一个土坡,看向村子,那个装修最好看起来最新的房子肯定就是了。

    下了土坡,葛生估摸着方向,穿了几条巷子找到了那位张书记的家。

    狠狠地扣了几下门。

    没有回应。

    再敲几下。

    “谁啊?”里面传来一个吼声,听声音是张书记无疑了。

    过了片刻,门慢慢打开,探出来一张睡意朦胧的脸。迎面而对的,是葛生灿烂的笑脸。

    “你是?”

    “张书记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你昨天不还见过我吗?”葛生一脸笑意。

    “哦。”张凯钊仿佛现在才回想起来,开口道:“你不是昨天小建旁边那位葛先生吗,有什么事吗?”

    “你不请我进去吗,在门口说事多不方便?”

    张凯钊犹豫了一下,但看到葛生一脸真诚的笑意,还是把门让开。

    葛生赶紧溜进了门。

    “进客厅聊吧。”张凯钊把葛生带进堂屋的客厅。

    两人坐下,葛生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

    装修一般,摆着些朴素的家具,空调,冰箱是齐全的,这条件在农村算是挺好的了,但按城市的标准看,稀松平常。

    “你到底有什么是?”张凯钊看到葛生就来就是带着审视的眼神四处打量,不禁不耐烦道。

    “额,请问你的办公区域在哪?”葛生突然无厘头的问。

    这是什么问题?张凯钊一脸莫名其妙,下意识的往一个方向瞟了一眼。

    “啊,找到了。”葛生惊喜道。

    …………

    …………

    ps:没点关注的同学点个关注,点关注的同学刷一波礼……额,来点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