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唐震天的懊悔
    最后,等到唐可心疼的都已经快麻木了,金色的血液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消失在唐可心的血液里面。而之前断裂开来的经脉也重新组合,形成新的经脉。

    只是新的经脉比之之前的又拓宽了不少,而且体内的玄气更加的纯粹,透明,好几种玄气在流动,看起来很是漂亮。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唐可心这才站起身,发现之前被匕首吸走的鲜血之后的晕眩感全部消失不见,她顿时觉得,这一阵疼痛也算是值了,不仅如此,而且是太划算了。

    一抬头,却发现段逍遥局促的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眼神满是歉意,还有一丝懊悔和自责。

    唐可心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主动拉着他的手柔声道:“你不用自责,相反的我还要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恐怕我还得好长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

    唐可心的心里也是五味陈杂,段逍遥二话不就给了自己一滴精血,这对于自身的伤害是不言而喻,可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给自己了,这份情,让她怎么报答。

    段逍遥见唐可心忽然不话了,顿时慌了,拉着唐可心的袖道:“心儿,我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唐可心身体一震,心里顿时软的一塌糊涂,她定定的看着段逍遥,道:“你放心,我不会不理你的,你帮了我,我又怎么会怪你呢。”

    段逍遥低下头,仿佛是一个做错事地孩般:“可是就是因为我才让你受到了这么严重的痛苦。”

    唐可心刚准备开口什么,眼角忽然瞥到段逍遥的手臂,顿时两排清晰的牙印就印在了唐可心的眼中,还有那块面积很大的淤血。

    唐可心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鼻一酸,一股温热冲到眼眶,她一把抓住段逍遥的手臂,哽咽道:“你怎么这么傻,咬在手臂很痛的。”

    段逍遥看着唐可心眼里晶莹的液体,一下手足无措,手忙脚乱的安慰道:“心儿,没事没事,真的不痛的。”

    唐可心这一刻心底彻底软了,她一把抱住段逍遥,头埋在他的怀里,只是紧紧的抱着,没有话,任由泪水肆意的流淌。

    段逍遥身体一僵,随后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唐可心的后背,任凭她的泪水打湿他的衣服。

    良久唐可心才把头从段逍遥的怀里撤出来,哭的通红的鼻在白皙的皮肤的映衬下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唐可心不好意思的揉揉鼻,沙哑着嗓道:“以后不许这么傻了。”

    段逍遥忙不迭的点点头,两人这才相携靠在一起。

    “心儿,给我看看你的匕首。”段逍遥开口道。

    唐可心顺从的点点头,然后拿出匕首,其实她也还没有仔细的看过,现在才拿出来,唐可心不由得有些汗颜。

    唐可心手一挥,匕首就出现在她的手心,唐可心才注意到匕首的手柄处有五个字:“星炎龙涎匕。”

    唐可心将匕首递给段逍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见到这把匕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这把匕首会很合我的心意,果然,契约以后,我感觉到我们就是一体的那种感觉。”

    段逍遥打量着星炎龙涎匕,眼眸深了深,道:“你这把匕首目前的等级是灵器高级,具体是以你现在的实力再加上匕首的爆发力,只能够发挥到灵器高级,随着你的实力越来越高,它的爆发力也就越强。”

    段逍遥委婉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意思,其实还有一件事他没有出来,那就是这把匕首是一件低级神器。如果日后能够找到一位好的炼器师,完全可以将其等级提升到高级神器。

    而他没有出来也相信唐可心能够把握住分寸。

    “我知道了。”唐可心点点头,然后就把匕首收起来,道:“我们出去吧,估计水烟他们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总算可以出去历练了。”

    段逍遥摸了摸唐可心的长发,突然间来了一句:“你要是什么时候能够让我看一次你穿女装的样就好了。”

    唐可心怔了怔,低着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至少也得等到我找到我的父母以后了。”

    段逍遥笑着安慰道:“我也就而已,你一定会找到你的父母的,我相信你。而且你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凡事不要一个人扛?”

    唐可心心里划过一丝柔软,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长得人神共愤,冷酷强大却又唯独对自己温柔体贴的男人。她觉得,或许自己这次的决定没有错误。

    出了空间,外面的凤倾城几人已经收拾好东西了,正坐在院里等着唐可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