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靑灵门来人
    “哈哈,老大,看来以后一定不能犯在你手里啊,不然是为什么死的都不知道。”凤倾城看着满载而归的唐可心忍不住打趣道。

    唐可心白了他一眼,道:“那最后还不是便宜你了,有本事你不要吃。”

    凤倾城立马举双手投降:“老大,我错了,为了弥补我的失误,我来给你打下手吧。”完就还不待唐可心反应过来,就一把拿过唐可心手里的兔和狐狸转身就溜走了,开玩笑,再不机灵点恐怕就要被段老大的目光给凌迟了。

    沐水烟几人看着凤倾城消失不见的背影顿时一脸鄙视,见过狗腿的,没有见过这么狗腿的。

    这话如果被凤倾城听见了,肯定会不服的大喊道:“你们有本事在段老大刀般的目光下坚持个几分钟,我看你们谁能站得住。”

    段逍遥看着凤倾城远去的身影满意的勾起了唇,谁让这的名字天天被唐可心喊得那么亲热,他段大爷就是不爽了,就是要整你。

    凤倾城如果知道自己是因为这么个原因才被段逍遥用眼神凌迟的,那么他一定会哭着求唐可心不要再那么亲热的喊他的名字,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啊。

    但是这一切他都不知道,此时他正在一棵树的后面处理着兔肉和狐狸肉,等到快处理好的时候,突然,身后的一片树叶动弹了一下。

    凤倾城警觉的转过头,喝道:“什么东西?”没有反应,周围静悄悄地,一丝动静也没有。凤倾城见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摇摇头,转身继续处理着手中的东西,脚下的泥土松了一下,但是正在处理食物的凤倾城没有注意到。

    等到手里的东西都弄好了,凤倾城站起身来,正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间只觉得腿好像被针扎了一下,凤倾城脚下顿时一个踉跄,大惊,急忙低下头去看腿处。

    但是他只发现腿上多了一个细细的血洞,的,几乎看不见,但是整个腿的疼痛确实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凤倾城没在意,继续往那边走去,只是加快了脚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到心底一阵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好不容易走到唐可心几人的身边,凤倾城将东西递给唐可心,然后就准备到旁边休息一下,谁知道刚转身,突然间脑袋中传来一阵眩晕感,凤倾城一个失神,就脑袋朝下重重的栽了下去。

    唐可心几人被吓了一跳,拓跋琪刚好就在身边,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凤倾城,看见凤倾城双眼一阵紧闭,怎么喊都没有反应,而且渐渐地从嘴唇上漫过来一片黑色。

    “快把他放下来,平躺在地上。”唐可心急忙喊道,边一把扣住凤倾城的手腕,把起脉来。

    但是没有任何作用,凤倾城的脉象除了慢慢的在虚弱以外,没有其它的异常。

    把脉没有作用,唐可心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嘴唇上的青黑色已经开始蔓延到脸上了。沐水烟看到这情况记得都快哭了,急忙问道:“老大,我师兄他怎么样了?”

    唐可心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这是突然怎么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中毒了,就是在刚刚离开的一会时间中中的毒,但是具体是什么原因,怎么中毒的我现在还没有找出原因来。”

    “那怎么办呀,老大,我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师兄。”沐水烟一听这话顿时急了,一个劲的哀求唐可心。

    唐可心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先给他针灸,先组织毒素的扩散。”边边利索的拿出阴阳生死针中的阳针,找到凤倾城的穴位,直接就扎了下去,不多时,凤倾城的脸上手上就扎满了银针,只是脑门上的几根针针身是赤红的。

    其他人紧张的看着唐可心的手法,果然,当唐可心扎完所有的针以后,凤倾城脸上扩散的青黑色慢慢的止住了。

    “我试试看能不能给他逼毒,祺,离洛,你们把他扶起来,两边各一个,给我按住他,把他的衣服脱下来。”唐可心收起银针,然后对拓跋琪和苏离洛吩咐道。

    “好。”两人利索的扶起凤倾城,唐可心立刻坐在凤倾城的对面,凝聚出内力,调动内力顺着掌心jin ru到凤倾城的体*******力顺着手掌jin ru到风情城的体内,因为凤倾城的经脉不足以一下承受过多的内力,于是唐可心将内力控制成一条细细的丝线,但是让唐可心措手不及的是,内力刚jin ru凤倾城的体内,就被一股很霸道的力量弹了出来。

    唐可心猝不及防,被反弹回来的内力反噬,噗嗤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段逍遥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唐可心。

    唐可心的面色惨白,体内的玄气也有乱窜的迹象,不过幸亏是段逍遥的精血将她的经脉拓宽了不少,足够容纳更多的玄气,这才避免了经脉断裂、走火入魔的危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