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考核(四)
    原本准备往上冲的沐水烟几人见状立马停下来,期待到:“老大终于有机会展示她的音攻了,哈哈,我们也有机会见识见识传中的音攻的威力了。”

    不沐水烟几人站在旁边准备乖乖的看戏,唐可心将笛拿出来,就吹了当时她刚接受传承的时候那名女教给她的那首曲——美人泪。

    轻柔的音符飘了出来,对面的黑衣人见唐可心不但不准备战斗,反而还拿了一支笛在那里吹。纷纷嘲笑道:“这是被吓昏了头吧,这么重要的时刻居然在吹笛。”

    另一名黑衣人接口道:“他肯定是知道自己今天难逃一死了,所以才事先吹一曲笛为自己送行。”

    唐可心没有理会黑衣人的嘲笑,仍旧自顾自的吹着。但是为首的黑衣人却是皱起了眉头,她可不认为唐可心真的是被吓傻了才吹笛为自己送行。唐可心的狠辣就连她都有一些叹为观止,更不要是轻易就认输了。

    黑衣人的想法没有过多长时间便应验了。当笛音猛地一变时,那些黑衣人顿时就好像变得痴傻了一般,脸上挂着呆呆的笑容,收了里的武器也开始机械的挥动起来。

    看着音攻造成的效果,唐可心满意的勾起了嘴角,嘴角再次邪恶的一变,口里的曲又换了另外一种调,变得肃杀起来。

    当凌厉的音调开始回响之时,黑衣人顿时就好像受了刺激一样,开始提着手里的武器向着自己旁边的人砍去,很快,这一片天地几乎变成了人间炼狱,鲜血四处飞溅,断臂残肢满地都是,黑衣人在不断的倒下,不断的减少。

    那位为首的黑衣人看到这一幕之后彻底的傻掉了,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指着唐可心道:“你,你就是个魔鬼,到底用的是什么妖法?”

    唐可心冷嗤一声:“我用的当然是杀人的妖法了。”

    黑衣人黑斗篷下面的脸变得狰狞无比,但是她很不甘心,就这样错失了杀掉唐可心的机会。

    “你给我等着,今天算你好运,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然后就转身准备要逃。”

    唐可心见状急忙大声喊道:“金。”话间一支银针就已经飞出去了。金的身体也化成了一道金黄色的流光,飞快的朝着黑衣人射去。

    正准备要逃跑的的黑衣人突然觉得自己被什么刺了一下,但是她没有在意,拿出一个临时的型传送阵,刚打开,就觉得后背一阵剧痛,原来是金一口咬到了她的后背。

    “啊。”黑衣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刚好传送阵被打开,黑衣人一下就跌进了眼前的传送阵,然后就眼前散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黑衣人不见了。

    “该死的。”唐可心低咒一声,她跑了就意味着音攻的事情就有可能被泄露出去,应该一开始就杀了她的,可是现在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了。

    金耷拉着脑袋走过来道:“对不起姐姐,我没能将她杀死。”

    唐可心看着金自责的养珠安慰道:“乖,没事,只怪我太大意了。”

    安慰好金之后,唐可心叹了一口气:“算了吧,我们还是先赶紧回学院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然后几人就拼命往圣樱学院赶去,只留下一地的尸体和漫天的血腥味。

    经过几人连续两天的长途跋涉,终于在第三天的早上站在了圣樱学院的门口。

    唐可心打量着圣樱学院,发现还是跟走之前没有任何的异样,学员依旧在做自己的事,导师也跟他们走之前无异。但是唐可心一心记挂着卢毅成,稍微打量了一下确认无异之后就朝着院长办公室一路飞奔而去。

    跑到院长办公室的门前,唐可心伸手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唐可心心里咯噔一声,又伸手敲了敲门,这时候从里面传出一句:“进来。”

    唐可心仔细辨别了一下,就是卢毅成的声音。于是她就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卢毅成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干什么。

    唐可心看到这一幕才慢慢的放下心来,整个人仿佛轻松了很多,脚步轻快的走了过去,坐在卢毅成的对面问道:“师父,你在想什么?”

    卢毅成看了一眼唐可心,道:“也没有什么,就是在想你之前告诉我的事情,还有就是你师父的事情。”

    唐可心道:“对呀,起这个,师父。之前我刚告诉你的时候你不是你想好了就跟我联系的吗?为什么到后面就没有消息了,害得我以为你出事了,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

    卢毅成一愣:“联系你?”但是很快又反应过来道,“本来是打算跟你联系的,可是到后面事情太多了,就没有来得及联系你。”

    唐可心看到卢毅成在听到自己他准备她但又没有联系的时候眼里一瞬间闪过的怔愣。眼里划过一丝暗芒,岔开话题道:“师父,月师父她现在怎样了?有没有联系过你?”

    卢毅成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道:“没有,我也很担心她,担心她出事了,可是她就是不允许我去找她。”完还叹了一口气。

    唐可心又开口道:“师父,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月师父到底去了哪里,我现在实力也有长进,我想突破以后尽快去找她。”

    卢毅成道:“心儿,你现在要做的是应该尽快提升实力,而不是想着去找你月师父,你月师父实力不错,不会出事的,你应该对她有信心。”

    唐可心似乎是被噎了一下。悻悻地道:“好吧,既然师父你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卢毅成点点头,道:“好。”

    唐可心站起身,抬脚就往外面走去,后面的卢毅成仿佛是暗中松了一口气,然后准备转身坐下的时候,打算要走的唐可心猛然间一个回身闪到卢毅成的身边,一把掐住他的脖,眼神冷厉:“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师父,你把我师父弄到哪里去了?”

    卢毅成愕然,反应过来后大怒:“你个孽徒,是想谋杀师父吗?快点放开,不要逼我动手。”

    唐可心冷笑一声,泛着寒光的匕首紧紧地贴在他的大动脉上,凑近他的耳朵,冷笑一声道:“是吗?我只尊敬我的师父,就凭你一个冒牌货还不配得到我的尊敬,老实交代,你把我师父弄到哪里去了?”

    卢毅成还在嘴硬:“我过了,我就是你师父,你这么做难道是想弑师不成?”

    唐可心的语气漫不经心,但是从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是让卢毅成遍体发寒:“你以为我不敢是吗?那我就让你试试看我到底敢不敢。”

    然后就手腕一动,锋利的匕首在男的脖上轻轻一划,然后男就觉得脖上一阵刺痛,有温热的液体顺着脖颈流了下来,痒痒的,让男心里很是惊慌。

    “你个孽徒,快点住手,难道你真的想弑师不成,那样你以后就会被千人唾骂。”男在死亡面前,他的声音里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惊慌。

    唐可心笑着道:“别急啊,我们这个游戏还没有玩完呢,我还有好多种仿佛呢,比如凌迟。”

    “凌迟就是用刀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让你亲眼看着自己变成一堆森森白骨,而且我最不缺的就是丹药了,我可以让你浑身只剩下白骨,留下一个脑袋还让你不死,凌迟可是一种很美妙的享受呢。”唐可心轻柔的声音慢慢的叙述着血腥残忍的杀人手法,脸上带着绝美的笑容。

    本来看起来应该绝美的笑容在男看起来就好像是魔鬼的微笑,他顿时觉得浑身如坠冰窖,听得他毛骨悚然。

    唐可心却好像没有感觉般的继续道:“对了,还有一种剥皮技术呢,就是将你身上的皮完完整整的剥下来,可以做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呢。听手法娴熟的人做起来会然人感觉不道一丝疼痛。可是我的手法可是不太好哦,不过你放心,我会掉着你的命,让你不会死去,让你亲眼看到自己的皮被剥下来,你觉得怎么样?”

    唐可心含笑的目光望向男,男已经是浑身**,光是想象那场面就已经如此残忍,那么真正试在自己身上真的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你是要选哪个呢?不过我不逼你,你不愿意也可以,我会先剥了你的皮,然后再将你身上的肉一刀刀的割下来。”唐可心宛如魔鬼般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如同催命的恶鬼。

    男终于受不了心里的恐惧,大喊道:“我我。”

    唐可心满意的点点头,道:“早这样多好,非要逼我出那么残忍的话来。”

    男开口道:“我确实不是卢毅成,我是——”

    话还没有出来,男就猛地双眼瞪大,眼珠凸出,嘴角渗出一丝暗红色的血迹,很快便没了呼吸。

    “该死的。”唐可心急忙頒开男的嘴巴,但是并没有发现嘴里的血液有毒,这就明男根本就不是自杀的,可是到底是谁呢?为什么靠近之后她没有一点的察觉。

    唐可心慢慢的感到自己好像陷进了一个阴谋之中,可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得赶紧找到卢毅成,因为距离风云大陆学院大比已经不足一年半了,必须得找到卢毅成主持大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