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考核(七)
    唐可心忍住自己酸涩的眼眶道:“师父你放心,我这就救您出去。”然后就从空间里抱出白,道,“白,这里就交给你了,抓紧时间。”

    白点点头,二话没就跳到铁链旁边,那些在外人看来坚硬无比的铁链在白的牙齿下就好像是豆腐一般,不多时绑着卢毅成的铁链就全部被咬断了。

    唐可心看见铁链断了以后立刻就将卢毅成仍进了混沌空间,自己也就赶紧钻进了空间,然后控制着空间朝着出口处飞去,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位杨导师很快就会察觉到不对劲下来了。

    果然,就在唐可心刚到出口处的时候,只见密室的门就打开了,杨导师一脸阴沉的从上面走下来朝着密室里面奔去。

    抓住这个空当,唐可心快速的朝着外面冲了出去,刚到门口,就看见副院长从外面走了进来,唐可心见状眼睛一转,悄悄地甩出了几滴卢毅成的血沾在了副院长的衣袖上,然后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杨导师冲进暗室里,发现卢毅成已经不见了,而之前进来的副院长也消失不见了。

    “谁,到底是谁?”杨导师怒吼一声,一拳砸在墙壁上,整个密室都抖了几抖。

    副院长刚好走进来,就被突如其来的震动晃了一下身,稳定身形以后急忙走进密室,看到杨导师正怒气冲冲的,急忙心翼翼的问道:“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杨导师闻言猛地转过头来,刚要话,一下瞥见副院长衣袖上的血迹,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双眼猩红的可怕:“是不是你救走了卢毅成?”

    副院长一脸茫然:“大人,您在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明白?咦。卢毅成呢?”

    要到时听见副院长的话,呵呵的笑了一声:“跟我装傻是不是,难道不是你救走了卢毅成吗?还跟我你有什么事情要问卢毅成,让我回避。”

    副院长闻言脸色刷的变得惨白,急忙道:“大人冤枉啊,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是刚开始有人想要进来,结果触动了结界,我感觉到有人靠近就追了出去,可是那人的实力真的高出了我太多,我都没有追的上,最后就回来了。”

    杨导师闻言慢慢的松开了握着副院长衣领的手,半信半疑的问道:“既然如此,那你的衣袖上为什么会有卢毅成的血迹?”

    副院长听到杨导师的话,低头去看了一下自己的袖发现果真有几滴血迹,可是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就连什么时候沾上去的都不知道。

    “既然不是你那又是谁呢?”杨导师虽然还是半信半疑,但是心里几乎已经相信此时不是副院长干的,因为之前副院长对于卢毅成的恨真的不是假的。

    “大人,你会不会是唐可心干的?”副院长忽然想起了唐可心,因为现在能够救卢毅成的事恐怕就是唐可心最上心了吧。

    “不可能是他。”杨导师一口否决,道,“不要他现在去了亡灵森林历练,就算是他在也根本不可能逃脱我的手掌心,更不可能在我的眼皮底下救走人。”

    “可是大人,那人到底是怎么救走卢毅成的?”提起这个副院长的心里也是憋屈得很,心里对杨导师也有一些恨意,明明是对方在他的眼皮底下救走了人,不承认不,反而还怪哉在他的头上,可是对方他惹不起啊,只能憋屈的承受着。

    “刚开始是你进来的,然后对我你有一些事情想问卢毅成,让我先离开一下,然后我就出去了,可是我想着想着有点不对劲,你有什么问题要回避我,于是我感到有些不妙,就跑了下来,果然,卢毅成不见了,然后你也不见了。”杨导师阴冷的道。

    副院长闻言道:“大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人应该是易容成了我的样,然后就骗取了您的信任,这才趁机救走了人,可是我感到奇怪的是他是怎么样把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悄声无息的带走的。”

    杨导师听完副院长的话低头沉思了起来,按理一个实力比他低的人想要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走就已经很困难了,可是现在居然拖着一个身受重伤的人而没有任何动静。

    照此来的话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此人的实力比他高得多,所以才没有让他发觉;第二种就是他拥有能够存放活人的空间,可是这么贫瘠的大陆怎么会有如此逆天的神器。所以比起第二种可能,杨导师更加相信第一种。

    脑海里闪过唐可心的样,杨导师眯了眯眼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杨导师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唐可心绝对没有便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于是他就启动秘法联系始终在跟踪唐可心的黑衣人问道:“你那边情况如何?”

    黑衣人看了一眼伤痕累累却仍然在不断地历练的唐可心,道,“启禀大人,您让我跟踪的人一直在亡灵森林中历练,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杨导师闻言道:“看来此事跟唐可心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了。”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唐可心费彼唐可心,真正的唐可心还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并且成功的救走了卢毅成。

    空间里,唐可心将卢毅成救出来以后,就急忙进行了施救,一个约有棍粗的铁链无情的穿过卢毅成的琵琶骨,让他不能用力,不能使用玄气,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这些惨无人道的折磨所带来的痛苦,身上的伤口大大早已经数不尽,有些地方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看的唐可心心里直**。

    “师父,你坚持住,我这就给你治疗。过程会很痛苦,但是师父你一定要坚持住,月师父她还等着你呢。”唐可心俯下身,竭力使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

    卢毅成艰难的扯出一抹勉强的笑,轻声道:“心儿,你放心的治疗吧,师父没事,能够坚持得住的。”

    唐可心揉揉鼻,然后就背过身去,先给卢毅成喂了几口圣灵乳,点了卢毅成的麻穴和睡穴,卢毅成和快就不省人事了。唐可心,接着炼制了一些止血丸,以及一些辅助性的丹药和药材。

    回到院里发现萧敏芝还在,于是问道:“敏芝,你的那个暗卫回来了没有,没有受伤吧?”

    萧敏芝撇撇嘴,道:“那个什么副院长实在是太弱了,我的安慰道他几下就可以甩掉的,的那是想到你可能需要时间,所以就故意放慢速度拖了一会,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才回来的。”

    唐可心点点头,脸上没有一丝讶异,仿佛是早有预料似的,于是看着萧敏芝开口试探的问道:“敏芝,你们家族不是北大州的吧?”

    萧敏芝闻言脸色僵了僵,没有否认但是也没有承认,唐可心一看这情况心里已经明白了,摆摆手道:“没关系,不想就不了,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就是已经帮了我一个大忙,仍然是我的恩人。”

    萧敏芝好像是松了一口气,道:“我的家族起来恩施复杂,原谅我不能透露。”

    唐可心笑了笑,道:“没关系的,院长我已经救出来了,为了保险起见,敏芝,你今天先回去吧,等我过几天就过去找你,你看如何?”

    萧敏芝见唐可心如此,话语里已经有委婉地赶人之意,但是萧敏芝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摆摆手道:“没关系,记得你答应我的要教我隐匿之术啊,过几天我还会来找你的。”

    唐可心闻言笑着点点头,道:“这是自然,路上心。”

    萧敏芝摇了摇手,完后就转身出去了。等到萧敏芝出去以后,唐可心的脸色沉了下来,道:“走,去空间。”

    看到唐可心阴沉下来的脸色,凤倾城几人觉得事情不轻松,等到见到卢毅成的样之后,凤倾城几人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这是得有多大的深仇大恨才能够做得出来的事啊。

    唐可心道:“等会我就给院长治疗,你们在旁边给我打下手,记住,一定要将我所的牢牢记住,不要有丝毫的拖延,几乎可以院长的命就在我们的身上了。”

    “好。”凤倾城几人严肃地应道。唐可心开始有条不紊地安排到:“祺,倾城,你们两个一会给我将院长死死地按住,不要让他挣扎,水烟你负责包扎绷带,离洛你拿着这些止血丸,一会我将院长胸口的铁链拔出来之后你就赶紧将止血丸捏碎洒在伤口上,只要血液没停,你就不许停,直到伤口结痂为止,听到了吗?”

    “记住了。”四人异口同声的应道。唐可心深吸了一口气,面对着自己的师父,唐可心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可是当她握住那根铁链之后,觉得心情一下平静下来,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前世做医生时的那种感觉。

    旁边的凤倾城几人紧张的看着唐可心的动作,唐可心一只手握住铁链的一端,另一只手死死地压着卢毅成,道:“祺,倾城,准备好了,我要开始拔了。”

    “好。”凤倾城和拓跋琪急忙将卢毅成死死地压住,唐可心闭上眼,猛地将铁链一扯,只听见嗤的一声铁链就被扯了出来,一股温热的鲜血喷到了唐可心的脸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