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考核(九)
    刚进去,卢毅成一眼就看到了被绑在柱上的杨导师,他浑身鲜血,气息微弱,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比起卢毅成之前受的伤更为严重,可见他承受了多少非人的折磨。

    卢毅成一看心里涌起一股酸涩,杨导师之所以受这么重的伤,完全就是因为他。抬起脚步就要过去救他。这时候唐可心忽然道:“等一下师父。”

    而就在这时候杨导师突然抬起头来,看到了眼前站着的卢毅成,先睡眼里划过一丝欣喜,接着就拼命地摇头,示意卢毅成赶紧离开不要管他。

    卢毅成同时被两人阻止,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唐可心,因为在她的的潜意识里,唐可心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超出了她这个年龄,所以当唐可心阻止他的时候,他没有一丝怀疑的停住了脚步。

    唐可心叫住卢毅成之后,再次点住了副院长的定穴,然后交给卢毅成看着,她的脚步就开始慢慢的往杨导师跟前靠近,杨导师虽然不认识唐可心是谁,但是看着他和卢毅成之间的互动,明他们之间肯定关系匪浅,他不希望唐可心受伤。

    的那是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出话来,只能够拼命地摇头,示意唐可心不要靠近,这里很危险。

    唐可心朝着他安抚的笑了笑,道:“你放心吧,我没事。”按后就继续往前面走去,不过是慎重了许多。杨导师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反应,足以明这里有危险。

    一边的副院长虽然身体动不了,但是心思却是活跃的很,怨毒的目光看了一眼唐可心,卢毅成和杨导师三人,但是当他看到唐可心的脚步快到那个地方时,眼里划过一丝痛快和怨恨,心里疯狂的叫嚣着:“去死吧,去死吧。”

    唐可心的脚步快到了的时候,突然停住了。副院长眼里的笑意僵住了,心里不停地催促着:“快走,继续走。”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唐可心不答案没有继续前进,反而蹲下身来,仔细的查看着那一块地方,终于找到了一块里面空着的地板,唐可心低下头,敲了敲那里,发现只有那一块地板是空的,其他地板下面是实的。

    唐可心留了一个记号,然后就返了回来。副院长看到唐可心的动作,顿时就脸色变得灰白,严厉的神采也黯淡了下去,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但是唐可心却好像还嫌对于副院长的打击不够大似的,走到副院长的跟前道:“你知道吗?其实我并不知道那里有机关,要不是你太过于得意忘形,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我还真不一定就中招了呢,所以这次我还得谢谢你呢。”

    副院长听到唐可心的话,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心里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不过唐可心什么时候关注他的。

    其实唐可心也没有撒谎,之前她只是有点怀疑,副院长很是痛快的就将她带到了关押杨导师的地方,这本身就不合常理,进来之后师父想要过去救杨导师,副院长的眼里就流露出了快意的笑意,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自己过去的时候快走到那个机关的地方时,副院长就很是兴奋,所以才让自己确定了这附近有机关,果然被自己找到了人,如果自己直接自己早就怀疑了,那多不好玩啊,气死人不偿命才是最好玩的。

    如果被副院长知道唐可心心里的想法,肯定恨不得一口咬死唐可心,自己什么时候痛痛快快的将他们领进来了,分明就是他们的大刑逼供,割掉了一只耳朵,自己才迫于无奈的带他们进来的。

    副院长被唐可心的无耻气得牙根直痒痒,的那是身体又不能动,只能用愤恨的目光看着唐可心。

    唐可心对于副院长的目光却是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过去将杨导师放了下来,刚要准备给他治疗的时候,这时候,变故突生,原本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杨导师眼里闪过一丝寒光,手里蓦然间出现了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直直的朝着唐可心的心窝刺去。

    卢毅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一掌就朝着杨导师拍了过去,企图逼歪匕首。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匕首就要刺进唐可心的心窝,卢毅成目眦欲裂,追悔莫及的大喊一声:“不。”

    躺在地上的杨导师和副院长眼里闪过一丝得意。但是接下来形势却是急转直下,原本应该刺进唐可心的心窝的匕首直直的停在唐可心的胸口处,再也刺不进半分。

    杨导师和副院长脸上得意的笑容僵住了,充满了不可置信,这唐可心将晶石什么怪胎,这样都要不了她的命。

    这时候唐可心的嘴角浮起一抹残忍嗜血的笑容,冰冷的声音仿佛是来自于地狱的修罗:“想要我的命,你还不够那个资格。”

    然后闪电般的伸出两根手指,直接夹在杨导师的手腕处,只是轻轻的一夹,然后就听见杨导师的口中发出一声惨叫,手里的匕首也铛的一声掉在地上。

    卢毅成不可置信的看向杨导师,问道;“老杨,你怎么也会这样?”

    杨导师仿佛没有听见卢毅成的话,又或者是售完的疼痛让他不吃不出话来。唐可心俯身捡起匕首,对卢毅成道:“师父,他不是真正的杨导师。”

    卢毅成闻言身体一滞,但是心里却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毕竟唐可心是他拉着来救杨导师的,如果因此让唐可心遇险,他就真的是无言存活于世了。

    唐可心没有理会卢毅成的心理变化,只是对着躺在地上的杨导师道:“在匕首的祖宗面前玩匕首,你还太嫩了,就让本公来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匕首吧。”

    然后不待躺在地上的杀手反应过来,他身上的肉就一片一片的掉下来,杀手凄厉的惨叫声在狭的暗室里听起来格外的恐怖,使原本就阴森的暗室愈发显得气氛诡异。

    一分钟,就一分钟时间,躺在地上的杀手就已经只剩下一只胳膊,探唐可心仔细的端详着自己的杰作,眉头皱了起来:“奇怪,我的刀工怎么下降了,这可不行,我的好好练练。”

    然后就将目光投向了躺在地上快要晕死过去的杀手。杀手感受到唐可心的目光,心里的恐惧越发的扩大了,他身为杀手,不怕死,但是在硬气的人也忍受不了被一刀一刀活剐而死的折磨啊。

    一边的副院长看着唐可心的样,此时的唐可心在他眼里就仿佛是是从地狱里出来的复仇的修罗,让人直视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唐可心的目光专注,仿佛这杀人的事情对她来就好像是在雕刻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似的,本来万分血腥的杀人的动作从她身上看起来就仿佛是在做一件优雅的事情一般。

    没错,唐可心就是故意做给副院长来看的,因为做过杀手的她清楚的知道一般的杀手只是单纯的服从上级的命令,其他的核心的事情根本就接触不到。所以唐可心从一开始就认出了这种只不过是最普通,最底层的杀手,因此从他的身上根本就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用来杀鸡儆猴倒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果然,唐可心着血腥的一手的的确确的镇住了副院长,心里的恐惧无限的扩大,最终收不了心内的恐惧,大声喊道:“我,我,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杀手此时是真的只剩下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的那是偏偏唐可心总有办法不让他晕过去,而且每一刀都是恰到好处,所以切割下来的肉片就好像是切得很薄的黄片一样。

    唐可心听到副院长的喊声,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于是她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地上的血嫌恶的皱了皱眉,然后就将杀手一脚踢到那个机关所在的位置。

    然后唐可心和卢毅成就看到杀手在飞到那个位置后,身体竟然莫名的很诡异的消失了,不出五秒钟,就只剩下一堆森森白骨从空中掉落下来,这一切的发生只是在电光火石间,但是以唐可心和卢毅成的眼力自然看清了这一切,但是诡异的是全程之中,那个诡异的东西却始终没有出现。

    唐可心和卢毅成看和这一幕,绕是以他们的定力,看到这一幕仍然是感到后背发凉,浑身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之前还有血有肉的杀手只是在短短的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堆白骨,连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卢毅成和唐可心后怕的拍拍胸口,以后做事得更加心翼翼了,不然一不留神就翘辫了。

    副院长看知道这一幕也是吓得腿肚直**,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刚开始冒充杨导师的那位大人带他进来的时候只是这里有机关,让他提防着点,但是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快,杨导师到底在哪里,不然我就把你扔进去。”唐可心撇撇嘴道。早知道她就直接把那个杀手扔进去了,还浪费了半天的时间。

    “他,他就在旁边。”副院长听到唐可心问他,忙不迭的回答道,就生怕晚了唐可心会将他扔给那个可怕的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