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擂台(上)
    裘氏走到唐镇天的身边,双手攀上唐镇天的脖,刚受过滋润的她就好像一颗成熟的水蜜桃,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在唐镇天的耳边柔柔的道:“相爷不要生气嘛,姐姐可能是觉得刚开始自己错怪了心儿,所以后悔自己让相爷将唐可心赶出了相府,相爷就不要怪姐姐了。”

    听完裘氏的话,唐镇天只觉得自己心里的火烧得更旺了,一双眸如利剑般的刺向罗氏,感受到唐镇天的目光。罗氏只觉得自己原本已经死了的心更加的痛了,她捂住自己的胸口,惨然一笑:“相爷当初不也是怪那个女人给您戴了绿帽吗?所以讲自己对那个女人的恨加注到了唐可心的身上,若是相爷真的心疼唐可心,就凭妾身怎么可能让相爷将唐可心赶出家族。”

    “混账。”唐镇天面色铁青,还有着一丝被揭穿真相的狼狈,“罗氏,看来是我太放纵你了,所以导致你就以为自己可以骑到本相的头上来吗?”然后罗氏还没有反应过来,唐镇天就袍袖一挥,罗氏残破的身就仿佛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狠狠地撞穿房门,狠狠地跌到了门外的假山上。

    罗氏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好像被碾碎了一般,浑身传来的剧痛让她的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口里充斥着一股血腥味。但是身体上所受的疼痛怎么能够比得上心里的疼痛,她的双手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心里爆发出无穷无尽的恨意,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吞噬掉。

    唐镇天冷着脸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狼狈趴在地上的罗氏,冰冷的双眸里没有一丝的温度,看着罗氏的眼睛更是充满狠厉,贴到罗氏的耳边道:“罗氏,若是你还想要你这条命的话就给我乖乖地待在相府里,不要想着逃出去通风报信,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一下我的手段。”

    完之后就直起身来,朝外面喊了一声:“来人。”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厮和丫鬟跑了进来,看着躺在地上满身鲜血的罗氏,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战战兢兢的问道:“不知相爷有什么吩咐?”

    唐镇天冷声道:“将大夫人送到她的房间里去,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允许,不允许她踏出房门一步,否则你们就提头来见,你们从今天开始就跟在大夫人的身边吧,不要让她死了。”

    完之后就厌恶的转过头去,好像罗氏是什么可怕的瘟疫一般,多看一眼就觉得脏,等到唐镇天离开以后,厮和丫鬟才将罗氏扶了起来,准备将她带回罗氏的院。

    刚起步,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娇喝:“且慢。”丫鬟和厮闻言吓得一抖,心里更是懊悔自己怎么会不争气的撞进来,希望这位二姨娘不要再找自己的麻烦。

    话的正是裘氏,她倒不是来找丫鬟厮的麻烦,因为在她看来这些低贱的丫鬟厮还根本就不配让自己多看一眼,碰他们一下都觉得脏。裘氏迈着优雅的莲花步一步一步的走到罗氏的旁边,蹲下身在罗氏的耳边道:“姐姐,这滋味怎么样,你就算是有再大的后台又如何,你始终得不到相爷的爱,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从相府当家主母的位置上扯下来,所以你还是早点给自己想好退路吧,免得到时候很难看。”

    裘氏用尽一切的恶毒的语言刺激着罗氏,希望看到她愤怒,伤心不已,绝望的样,可是她却失望了,因为罗氏不管是心理的痛还是身体上的痛,早已经伤痕累累,痛到麻木没有一丝感觉了,只是睁着一双空洞的目光不知望向何方。

    裘氏一个人在那里了半天,但是罗氏却没有一点的反应,一边的丫鬟和厮更是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裘氏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意兴阑珊,无聊的挥了挥手,道:“没趣,把她弄回去吧。”

    然后就扭着水蛇腰去找唐镇天了。撇下罗氏不,此时的唐镇天坐在房中,今天被罗氏刺激的都已经失去了理智,现在冷静下来一想,不由得有些担心,罗氏的父亲是朝廷的一品大员,身为太太保,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那么事情的后果不堪设想。还有唐可心那个贱丫头,身为召唤师的弟,以她气的性自己以前那么对她,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怎么办?唐镇天的心里焦躁起来,再有一个时辰就是晚宴时间了,罗氏肯定是不能够带去的,只要找个借口将他留在家里就可以了,哪呢倒是可以带上岚儿,如果在宴会上岚儿能够觅得一位佳婿的话,那么就算是有一天事情败露了,自己也可以拥有和罗氏父亲抗衡的势力。

    想到这里之后,唐镇天抬头道:“来人。”然后就有一位丫鬟从门外走了进来,屈身行了一礼道:“相爷有何吩咐?”

    唐镇天摆了摆手道:“起来吧,你速去通知三姐,让她好好的洗漱打扮一番,一会我带她进宫赴宴。”

    丫鬟又行了毅力道:“是相爷,奴婢这就去传话给二姐。”然后就转身走了出去,这时候裘氏走了进来,钻进唐镇天的怀里,****,手指在唐镇天的胸膛上画着圈圈道:“相爷,妾身觉得五姐就算是被您逐出了族谱,但是她身上始终流淌着您的鲜血,所以妾身觉得只要相爷跟五姐陪个礼,五姐肯定会原谅相爷的。”

    唐镇天听完顿时脸色黑了一下,道:“你让本相去给那个贱丫头赔罪,这不可能。”

    裘氏一见唐镇天的反应这么大,讲解释道:“相爷您误会了,今天晚上不是有功宴吗?到时来参加的人肯定很多,相爷只要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五姐假装要赔罪,而五姐在那么多人的眼睛下肯定不会让相爷您真的赔罪吧,否则就是大逆不道。而这样一来,大家既可以看到您的真心,又可以挽回五姐,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呀。”

    听完裘氏的话,【唐镇天顿时眼前一亮,道:“哈哈哈,应儿,果然还是你得本相的心,这样吧,今天晚上就罗氏身体抱恙去不了,应儿你赶紧去梳妆打扮,今晚本相带着你出席宫宴。”

    裘氏一听顿时觉得眼前一亮,惊喜的问道:“相爷,真的吗?您真的要带妾身去参加宫宴吗?”

    唐镇天的双手在裘氏的细腰上面狠狠地捏了一把,道:“这是自然,应儿你赶紧去收拾,我们一会就出发。”

    裘氏一听顿时喜不自禁,匆忙跑了出去,吩咐丫鬟赶紧给她拿一套最为隆重的衣服,然后就开始打扮起来,一时之间闹的人仰马翻,大家都在为裘氏和三姐唐可岚要进宫的事情忙碌着。

    半个时辰后,唐可岚和裘氏盛装打扮走了出来,随着她们的脚步走过来,一阵很浓郁的脂粉味顿时就充斥着周围的一片空间,熏的人直皱眉,但是没有人敢什么。

    马车一路向着皇宫行驶过去,随着越来越接近皇宫的时候,周围的大臣家眷都从此赶了过来,一时之间嘈杂声盈满一片,到处都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千金姐和偏偏如玉的公,如果忽略掉周围刺鼻的味道,那么这一幕看起来将会很是赏心悦目。

    随着距离晚宴开始的时间越来越短,;来的大臣携带者他们的家眷纷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到所有的大臣都到齐了,然后就随着一声尖利的嗓音:“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太后娘娘驾到,公主驾到,大王爷驾到……”

    随着最后一声:“九王爷驾到。”那道尖利的嗓音才停了下来,众人也在第一声的时候就跪了下去,低着头看向地面,不敢看向前方,只看到一众明黄,红色的鞋从眼前掠过。

    就在众人跪的腿部发麻的时候,才听到从上方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众卿平身。”

    然后众大臣听见之后才揉了揉发麻的膝盖站了起来,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皇帝看着众位大臣都坐下之后,扫视了一眼场内所有人,但是并没有看到唐可心的身影,于是开口问道:“穆爱卿,那位召唤师的弟何在?”

    穆浩轩闻言出列,弯腰恭敬地回答道:“启禀陛下,女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要进宫的时候,突然间被人叫走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等着女去处理,还望陛下恕罪。”

    皇帝一听顿时脸色就难看了起来,大掌狠狠地一拍眼前的桌怒道:“朕倒是不知道她有什么事还比来见朕更为重要,不听圣意,难道是你们穆家想造反不成?”

    穆浩轩虽然听见自己被被扣上了早饭的帽,可是他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并没有多少慌张,不卑不亢的道:“启禀陛下,臣穆氏一族忠心天地可鉴,所以臣无愧于心,只是女确实是有事情,并非故意违抗圣旨,还望圣上见谅。”

    皇帝被穆浩轩一番话气得不出话来,只得狠狠地等着穆浩轩,因为穆浩轩却是的没错,穆氏一族作为朝廷的元老,想要造反他们恐怕真的会耗费很大的精力才能够对付,但是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想要通过扶持唐镇天来削弱武侯府的势力,但是唐镇天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居然将唐可心如此一个奇才拱手让给了穆浩轩,这样一来武侯府的势力更加的壮大,自己想要对付穆浩轩更难了一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