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擂台(下)
    “大妈?”大殿里的人顿时笑喷了,但是碍于皇帝在场,所以大家也只是使劲的憋着笑,不敢笑出声来,但是肩膀还是笑的一抖一抖的。仿佛是在嘲笑着裘氏的不自量力。

    裘氏听到唐可心的称呼,顿时脸色苍白,看着唐可心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泪水,身体摇摇欲坠,仿佛是被暴风雨摧残过的花朵,轻轻一碰就会倒下去。

    唐震天看到自己的爱妾被唐可心侮辱,顿时就愤怒了,站起来也不分场合就直接呵斥道:“唐可心,她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识好歹,你娘没有教过你要尊重长辈吗?”

    “我娘。”唐可心冷笑一声,似笑非笑的道:“我娘还真没教过我怎么尊重长辈,她在我很的时候就被你这个衣冠禽兽给害死了。”

    “你,你这个逆女。”唐震天身体气的直**,伸出手指指着唐可心骂道,“我好歹也是你的父亲,你竟然敢这么对我话,你这是大不孝。”

    “呵呵。”一声低笑从唐可心的唇齿间溢了出来,“唐震天,你这话脸红了吗,我跟你的父女关系如果从我娘死的那一刻变得很脆弱的话,那么在你将我逐出族谱的那一刻,我们的父女关系就已经彻底的断了,唐震天,你摸着你的良心问问自己,你有没有一刻是真心待我的,有没有一次对我好像对待唐可莹,唐可岚那般真心。”

    到这里,唐可心只觉得自己的胸口蓦地一痛,一股尖锐的疼痛自她的心底传了过来。

    唐可心面色苍白,一把捂住胸口。跌倒在椅上,她皱了皱眉,这是这具身体本能的疼痛,唐可心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和渴望能够让一个死了一年多的人还有反应。

    唐可心咄咄逼人的话将唐震天逼的面色苍白,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重重的跌倒在自己的座位上,张了张口,想要反驳唐可心的话,却发现自己理屈词穷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话语。

    下面的众人沉默了,一些不受宠的大臣的女儿和夫人看向唐可心的眼神里满是同情和怜悯,摊上这么一个绝情又狠心的父亲,也是她的命不好。

    唐可心慢慢的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看向站在自己跟前尴尬不已的裘氏,冷笑道:“我今天还真是涨了见识了,堂堂宰相大人出席召唤师大人弟的宴会,带家眷竟然不是带正妻,反而是上不得台面的妾,真不知道你是把我这个召唤师大人的弟不放在眼里呢,还是不把皇帝陛下放在眼里,又或者是不把太太保放在眼里,嗯,宰相大人?”

    下面顿时一片哗然,虽然一开始就看到唐震天没有带宰相夫人罗氏,反而是带了一个不认识的女来,不过应该也是哪家有势力的女儿吧,所以就没有人提出疑问,太太保估计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就打算在私下里问。

    唐震天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还没有来得及话,就听到唐可心又开口道,这句话简直就是将唐震天和裘氏直接打进了地狱:“唐宰相,如果本姐没有记错的话您的这位新欢是您两年前从大街上英雄救美,善心大发救回来的一位乞讨女吧,而且还是一位标准的白莲花呢,就叫我这位嫡系也在她的手里受了不少罪呢,而这一切,父亲你看见了也当没看见是吧。”

    听完唐可心的话,唐震天和裘氏同时脸色一白,唐震天隐隐觉得额头上上有冷汗渗出来,心里将唐可心诅咒了千万遍。

    这是皇帝的眼里快要喷出怒火来了,这个唐震天好大的胆,这么重要的场合竟然不带正妻,反而带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而太太保也就是罗氏的父亲听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比不得一个乞讨女,顿时就愤怒了。

    唐可心满意的看着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唐震天的额头冷汗直流,刚想要开口解释,这时候裘氏眼珠一转,顿时就哭诉起来:“五姐,您这是瞧不起奴婢的出身吗,也是,奴婢这么卑贱的出身自然是入不了吴姐的脸,奴婢也不求五姐看得起奴婢,只希望五姐能够体谅一下相爷的苦心,跟相爷回去吧。”然后就跪在地上拼命的磕起头来,很快鲜血就染红了整个额头。

    唐可心看着这一幕无动于衷,裘氏感到自己的眼前都一阵阵的发黑,这时候终于听到了唐可心凉凉的声音:“你的没错,本姐确实瞧不起你,你卑贱的出身也确实入不了我的眼。”

    裘氏的身体一正僵硬,围观的人嘲讽的看着裘氏,果然是一个没有脑的人,上不得台面的三,没看到唐可心对他们已经恨之入骨了,尤其是对唐震天,现在居然还在打着唐震天的温情牌,真是白瞎了这么一副好皮囊了。

    唐震天看着前面的裘氏,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这个裘氏平时看起来挺聪明的,怎么今天如此的不会看脸色,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皇帝的怒火也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唐震天,你好大的胆,当真以为朕拿你没办法是不是?”

    唐震天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拼命地磕着头道:“陛下饶命啊,臣也是迫于无奈,臣的正妻罗氏身体抱恙,没有办法前来参加,臣的女儿可岚因为年纪尚,臣怕她不懂事,所以才特意带着裘氏前来参加宴会,还望皇上恕罪啊。”

    皇帝听完唐震天的话,脸色稍微有点动容,这时候太太保罗洪天也是跑出来哭诉道:“陛下明鉴啊,臣的女儿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再和家里联系了,臣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所以希望皇上明查啊。”完也就拼命的磕起头来。

    唐可心戏谑的看着这一幕,没错,她就是故意的,从回来的时候她就吩咐白去暗中去监视着宰相府了,所以先前唐震天对罗氏动手的那一幕完全的映入了白的眼帘,所以自然而然的唐可心也就知道了。

    唐可心看着唐震天狼狈的样,眼里没有一丝的同情,冷笑一声道:“唐震天,这只是开胃菜,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我要将你欠我的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唐镇天感受着后背如芒刺般的视线,觉得坐立难安,浑身都僵硬了一瞬,自己就不应该将这个祸害留在世界上,如今给自己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朝堂上的两位一品大员众目睽睽之下互相僵持着,皇帝看了十分的头痛,于是疲惫的摆摆手道:“你们自己的家事自己去解决吧,好了,你们现在下去吧,不过唐镇天犯了两条重大的罪,第一条欺君之罪,第二条宠妾灭妻罪。但是念在你是朝廷一品大员,又为朝廷做过不少事情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将唐镇天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不得放水,不得使用玄气护体。”

    唐镇天一听这才缓缓的放下心来,连忙叩头道:“多谢陛下开恩。”然后就有两名身体强壮的兵士走上前来将唐镇天拖了下去,不多时外面就传来一阵惨叫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不一会,外面的惨叫声才停了下来,唐镇天此时已经奄奄一息,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而裘氏就更惨了,直接被贬为庶民,充当军妓。

    一顿宫宴就以这样的结局收场,皇帝本想单独留下唐可心,是有事情要吩咐,但是唐可心却是对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一点也不想呆,直接站起身了一声就转身走了,临走之前,唐可心看着皇帝落在自己的身上的灼热的视线,冷笑一声:“老色鬼,想打我的主意,那就要付出代价。”

    然后袖在空中不着痕迹的一划,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众人没有看见的是一条金黄色的光线在以闪电般的速度袭向了皇帝,然后就很快的又消失不见了。

    等到唐可心走了,皇帝也感到很是无聊,于是就早早的也走了,看到几位**oss陆陆续续的离场,剩下的大臣也纷纷离开了大殿,而此时的唐可心已经回到了穆浩轩和武侯夫人给她收拾好的房间。

    穆灵儿兄妹三个跟着穆浩轩和武侯夫人不紧不慢的赶了回来,穆浩轩幸灾乐祸的笑着:“这下看唐镇天那家伙还怎么蹦跶,居然跟太太保杠上了,那可是太的老师啊,不过我奇怪的是今天晚上唐镇天会落到如此境地,我总觉得此事好像是心儿有意往那个方向引导。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听了武侯的话,武侯夫人伸手推了一把穆浩轩,道:“其他的我不知道,也管不着,我只觉得心儿今天做的事情真的是让我大快人心,让我没想到的是皇帝那么一个老头竟然还好意思打心儿的主意,也不知道害臊。”

    听到武侯夫人的话,穆浩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夫人,心隔墙有耳。”

    武侯夫人闻言眼睛一瞪,道:“做了事害怕别人啊,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武侯苦笑一声道:“夫人误会了,我是这话心给心儿惹上麻烦,现在唐镇天那老匹夫出了事,心儿又是如此的强大,我担心皇上恐怕很快就会对付我们了,所以我觉得我得想一个合理的借口,然后我就辞官,咱们一家去隐居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