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拓跋子祺身世
    第十九章族谱除名

    看着突然闯出来的唐可心,唐震天的脸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滴下水来,她看了一眼宁双:不是让你去派人看着她吗,为什么她会跑出来?

    宁双自己也很委屈,她明明派人去守着了呀,这臭丫头不知道怎么会跑出来。想到这里,她抬起头,盯着唐可心的眸满是狠毒,都是这臭丫头,不但搅坏了莹儿的生日宴,更是害的自己丢尽了颜面,更重要的是若是因此惹怒了老爷,以后肯定会对自己生出嫌隙的。

    “嗤——,没想到一直以来以家风严谨的宰相府居然对着自己的女儿如此苛刻,啧啧,看着可怜的孩,肯定是一出生就没人管吧。”鸦雀无声的宴席上突然不知道是谁冒出了这么一句。

    唐震天恼羞成怒的看向话的人,发现是自己的死对头穆浩轩。他与穆浩轩不管是做什么都不对盘,这次请他过来本想是炫耀一下自己的女儿唐可莹的,没想到现在却被他看了笑话。都怪这臭丫头。这丫头留着也是个祸害,得尽快除掉。

    眼里闪过一道杀机,虽然转瞬即逝,但还是被暗暗注意着他的唐可心捕捉到了。她心里冷笑了一声,既然唐震天对自己动了杀心,拿自己也就不必再顾忌了。

    唐可心低着头,用抹了辣椒水的衣袖擦了擦眼睛,眼泪又涌了出来,哭的一抽一抽的:“父亲大人,女儿错了,女儿应该听母亲的话,藏在院不出来的。女儿这就回去。”完假装转身要回去。

    众人看着那抹瘦弱的身影均是动了恻隐之心。温逸尘在暗处看着唐可心痛哭的样,虽然明知道她是装的,但他的心仍然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地揪住,感到生疼,恨不得冲过去把那个人儿狠狠地搂在怀里,不让她再受一丝委屈。大手在轮椅上紧了紧,控制着没让自己冲出去。因为他知道唐可心的性,如果贸然插手,这只怕会起到反作用。不过并不代表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欺负。森冷的目光扫了一下唐震天。

    站在首位的唐震天忽然感觉到一股带着杀意的目光,他下意识地搓了搓手臂,疑惑的向周围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目光的来源。于是将目光落到假装要转身回去的唐可心身上。

    “哎,丫头,别走啊,今天是你大姐的生日,先把生日礼物拿出来吧,就算再不值钱,那也是你的一份心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