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考核(一)
    “我虽然身为北天王朝拓跋家族的少主,但是在此之前我只是家族里最不受宠的庶出少爷。”到这里,拓跋祺的嘴角浮起一丝苦笑。

    “因为是庶出,我的母亲是我父亲在一次醉酒之后被当错人,发生了关系,然后便有了我。

    我父亲酒醒之后不记得这事了,我母亲本想偷偷逃出去,但是未婚先孕这事不管是平民还是达官贵族,曝光以后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浸猪笼,无奈之下,我母亲只得去找我父亲。

    我父亲一开始并不承认,因为他不相信自己会认错人,我母亲赌咒发誓,我父亲才半信半疑的信了,但并不是完全的相信,他答应我母亲给她一个名分,但是要我生下来之后滴血验亲,如果是他就承认,不是的话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我母亲答应了,我父亲就给她生了姨娘,也因此遭到了我父亲的正室也就是他的原配夫人的记恨。

    她好几次派人暗害我和我母亲,但是都没有成功,因为我的母亲之前伺候过我那嫡母,所以深知她是什么品行。

    我母亲怀胎十月,千辛万苦的把我生下来,又含辛茹苦的把我养大,在我成长的期间,据我母亲,我那父亲除了在我刚生下来那天来滴血验亲来过,其他时间就再也没有来过。”

    拓跋祺**着手,声音也有些波动:“在他的心里,我就是他的耻辱,一个丫鬟不配给他生儿,但是毕竟他也毁了我母亲的清白,为了他的前途,他不得不给我母亲一个名分。

    我五岁之前就一直被其他人欺负,我那父亲明明看到我和我母亲是冤枉的,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向着他的嫡嫡女。

    他算上我母亲一共有一房正室,还有三个妾室,除了我母亲是一个穷苦人家出生的之外,其他两个妾室娘家均是有钱有势。

    我母亲也深知这一点,所以在他们欺负的时候,都是一声不吭,从来不跑去跟我父亲什么的,因为她知道就算她了也是于是无补,更有可能自取其辱,于是只能尽可能的护着我。

    我那时候听我母亲的话,总以为他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我想修炼,但是我母亲只能望着我默默地流泪,不话。

    我那时候不懂事,被其他人欺负,我一时冲动去找了我父亲,我跟他我要修炼,我不想再被欺负。”到这里,拓跋祺的语气有些悲凉,也有些伤痛,“可是我父亲听了这话没有支持我,反而辱骂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