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起冲突
    唐可心正在一边等待着看这件事情最后会怎么样,但是看着掌柜的一副势力的样唐可心只觉得自己的耐心都快被耗尽了,她正准备走上前去,忽然发现有一道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目光很是炽热,让唐可心感到很是不悦,但是现在还是解决眼前的事情要紧,于是她收回了视线,走到卢毅晨的身边。

    年轻公正是上次在拍卖行见到的自称是拍卖行的少主,在唐可心将视线投向他的时候他感到一阵讶异,没想到此人感知竟是如此灵敏,见唐可心收回视线,墨殇皱了皱眉头,但是并没有立即打开房门,而是饶有兴趣的望着这一幕,他想看看这位年纪如此的公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唐可心走到卢毅晨的身边站定,冷着脸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住不起。”

    掌柜的一听这话顿时鄙夷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唐可心众人,冷哼道:“一看你们就是一副穷鬼的样,我们华天酒楼的最高级的房间就算是一间一个月也要十万金币,你们这么多人一个月一百二十万金币,你确定你能住的起?”

    嘲讽的目光没有一丝掩饰,卢毅晨此刻也有些为难,因为他们出来的时候没想到南大州的人竟然会如此过分,最后沦落到住酒店的地步,而且还被一个的掌柜嘲讽,可是心里又明白,他们确实没有那么多钱,一时之间,卢毅晨倒是有些难堪。

    掌柜的一件顿时就更加相信自己的想法,脸上的嘲讽又浓重了几分,周围的人见状也是毫不掩饰的嘲讽,气的凤倾城上官寻等人面色通红,真想把这些可恶的家伙扔出去。

    偏偏在这时候,门外又传来一道嘲讽的声音:“哟,这不是北大洲的卢院长吗,怎么,现在居然沦落到住酒店的地步了?”

    卢毅晨听完直皱眉,转过头一看来人,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阴沉道:“苍松,你来这里做什么?”

    被称作苍松的人耸了耸肩道:“这里可是酒楼,怎么就你能来,而我们不能来不成?”

    掌柜的一见来人立刻笑容满面的朝着苍松迎了上去:“久仰久仰,原来是东大洲的苍松院长,今天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完之后立刻把苍松往楼上带领,边走边道:“苍松院长别理他们,只不过是几个来自驱逐之地的穷鬼而已,待会把他们赶出去就可以了。”

    苍松闻言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于是就转过头准备在掌柜的带领下上楼去,但就在这时候,变故突生,在他身边走着的掌柜的突然被一股大力扯了下去,然后就听到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就是掌柜的的惨叫声。

    众人都愣住了,错愕的看向地上的掌柜的,只见原本走在苍松身边的掌柜的已经躺在了地上,面色惨白,剧烈的疼痛使得他浑身抽搐,一只胳膊无力的垂着,显然是已经被卸了。

    唐可心脸色阴沉,一脚狠狠地踩在掌柜的的胸口,冷厉的声音就仿佛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一般:“我们再怎么不济,也轮不到你一个的掌柜在这里嘲讽,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出来嚣张,否则命怎么丢的都不知道。”完之后脚狠狠地在掌柜上踩了几脚。

    掌柜的疼的浑身冒冷汗,看着唐可心的目光里充满了恐惧,但是眼眸深处是深深地怨恨,苍松一愣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下来,目光不善的看着唐可心,道:“原来这就是北大洲人的教养,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动手。”

    唐可心冷笑一声,瞟了一眼苍松,漫不经心地道:“我们北大洲的人教养怎么样,不需要苍院长关心,我们只知道对人就应该有人的方式,对于畜生自然得需要用对付畜生的方法解决,您呢,苍院长,难不成你们东大洲对于人和畜生是一样的待遇?”

    唐可心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苍松,然而脚下却又是狠狠地踩了一下,这才撤开脚,对着掌柜的露出了诡异的一笑:“你不是我们没钱吗,那我就让你看看我们到底有没有钱。”

    完之后,唐可心意念一动,一大堆金灿灿的金币立刻当头砸了下来,很快就将掌柜的埋在了下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