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谋划
    袭月原本不想理这个女人的,以为她会跟前面几次一样羞辱玩自己之后就会离开的,但是听到这句话之后她都被气笑了,沙哑不堪的声音响了起来:“呵呵,袭柔,这个男人只不过是被我嫌弃丢开的东西,也就只有你才把他当个宝似的,你要嫁你就嫁去,少在这里恶心我了,一位我很稀罕不成。”

    袭月完之后就转过头不再吭声了,被关押了整整三年,身体各个部分都已经虚弱不已,再加上袭柔时不时的毒打折磨,自己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刚刚完这段话之后已经耗费了她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气,现在的她只想好好地休息一下。

    但是袭柔却是被这一段话给激怒了,她一个箭步跨上前去,狠狠的一巴掌直接打在了袭月的脸上,将月姑的脸打得偏向了一旁,尽管脸上伤疤密布,但是仍然能够看出来月姑的那一边脸颊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然后一丝血迹顺着月姑的嘴角流了出来。

    “贱人。”袭柔都快要被气疯了,十三年前月姑抛弃霍庆成离家出逃,本来按理霍都已经快要把月姑的亲事转移到她的身上来了,自从那一次偶然间跟在袭月后面远远地看见霍庆成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沦陷了,无法自拔,但是那时候的她只是一名的卑微的庶女,想霍二公那样高贵的身份根本就不是她能够肖想的。但是自己的母亲扳倒了袭月的母亲以后,又设计将袭月赶走,自己在袭家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眼看着就在自己能够和霍二公在一起的时候,没想到这个贱人又回来了,又夺走了霍二公的目光,真不知道这个贱人有什么好的,逃婚十几年都能够让霍二公念念不忘,一定是使了什么狐媚的手段,自己一定不能够让她的阴谋得逞。

    想到这里,袭柔的心里一阵气闷,啪的一声又打了月姑一个耳光,阴狠的道:“贱人,你给我记住了,如果你不乖乖地按照我的去做,你那短命鬼的娘亲就要一命呜呼了。”完之后就转身出去了。

    躺在地上狼狈不已的月姑在听到自己母亲的时候如死水一般的眸这才闪过一丝光彩,但是很快又沉寂了下去,苦笑一声:“现在自己都已经自身难保了,恐怕没有办法带娘亲安然的离开了。想到这里,月姑的思绪不禁又飘到了北大州,不知道成哥现在怎么样了,心儿有没有好好的学习炼药术,好好地修炼,恐怕就算是自己这次死在了这里都没有人知道吧。”

    幽幽的叹息一声,月姑闭上眸准备休息一下,跟袭柔废话了这么久,浑身的力气已经被抽光了,现在只想闭上眼睛好好地休息一下,就一下,眼皮越来越沉重,最终快要闭上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间耳朵旁边传来一道欣喜且心翼翼的呼声:“师父。”月姑一愣,使劲的眨了眨仿佛有千斤重的眼皮,看到眼前隐隐约约的人影,苦笑一声,自己恐怕真的是不行了,竟然出现了幻觉,不仅看到了心儿,反而连幻听都出现了。心儿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被囚禁在这里,要知道就连自己如果不是被关到这里来,恐怕也不会知道袭家竟然有这么隐秘的地牢。

    月姑心里叹息一声,准备又闭上眼睛,这时候那道声音又响起来了:“师父,您快醒醒啊,不能睡过去。”这次月姑是真的听清楚了,原本沉重的睡意顿时就被驱散了不少,她蓦地睁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慢慢变得清楚的人儿,终于,早已干枯的眼眶眼泪刷的一下涌了出来,她心翼翼的问道:“心儿,师父是不是快要死了所以才看见你了。”然后就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唐可心的脸。

    但是手一动就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手臂的地方爆发出来,疼的月姑差点晕过去,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但是尽管如此,月姑还是忍着剧痛,颤巍巍的想要伸出胳膊去摸唐可心的脸。

    将月姑的所有动作收入眼底的唐可心看的一阵心酸,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快步走到月姑身边,心翼翼的伸出手,拉住月姑已经看不出原样的手,哽咽着道:“师父,是我,是心儿来了,心儿来救你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