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白莲花
    袭月冷笑着看着袭柔,她倒要看看袭柔还要怎么遮掩,袭柔刚开始被月姑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下吓得有些慌神,但是现在她已经强自镇定了,就算这些贱民里面有知道她真正面目的,但是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的心里对自己还是有好印象的。

    这么一想,袭柔的心里大定,她看着月姑委屈的道:“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冤枉我呢,我怎么会有这么歹毒的心思,姐姐,我知道你一直很不喜欢我,从就是这样,你恨我的母亲夺走了父亲对于你母亲的宠爱,恨我分享了父亲对你的爱,但是这些我都不在意,毕竟是我和我娘对不起你,但是你也不能就是因为这个自己毁容来冤枉我啊,姐姐,要不我也毁容来陪你吧。”

    完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刀,就要照着自己的脸划下去,这时候袭良生急了,他一把拉住袭柔的胳膊,朝着月姑吼道:“你这个逆女,什么时候心肠变得如此的歹毒了,我袭家什么时候亏待过你,现在只不过是让你嫁给霍二公,你就要逼得你妹妹毁容,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了,我袭良生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心肠带毒的女儿。”

    朝着月姑吼完之后,袭良生就转过朝着袭柔心疼的道:“柔儿,你这个孩怎么心眼就这么老实,你姐姐都这么对你了,你还顾着她,要是以后嫁出去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你让为父如何放得下心啊。”

    袭良生话音落下之后,周围的人也是纷纷开口道:“就是袭二姐,你就是太善良了,不愧是我们心目中的女神啊。”

    还有人已经朝着月姑吐了一口口水,恶毒的道:“袭大姐,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这好歹是你的妹妹,你不能就因为自己的脸毁了而彼得你妹妹也毁容啊。”

    另一个人闻言也是附和道:“就是,还袭大姐呢,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你怎么不去死,还要留下来祸害你妹妹,真的是袭家的不幸。”

    几人的话音落下之后,周围立刻各种不善的,讽刺的,厌恶的,鄙夷的纷纷落在了月姑的身上,恨不得将月姑身上戳出一个洞来,而袭柔在一边垂头掩面哭泣,但是谁都没有看到被帕遮住的嘴角泛着一丝恶毒的笑容:“袭月,你不是很狂吗?那我就当着众人的面让你身败名裂。”

    月姑静静地站在原地,乌黑的发丝柔顺的垂在身后,大红色喜服的裙角随风轻轻的扬起,黑亮的眸里平静无波,看不出一丝情绪,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轻笑,不话,只是看着这一帮傻被袭柔玩弄于手掌心。

    主角不作回应,周围的众人着着也是无趣了,纷纷闭上了最嘴,这时候袭柔看见没人话了,于是就又站出来,望着月姑楚楚可怜的道:“姐姐,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吗?”柔弱的身晃了几晃,一双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好像是月姑如果不原谅她就会随时倒下去一样。

    看着袭柔惺惺作态的样,月姑忽然觉得一阵恶心,在今天袭良生对自己的那一吼之后心就已经彻底死了,自己报了母亲的仇之后,从今往后,袭家再怎么样根本就于自己无关了。

    月姑想通以后,嘴角忽然漫开一丝轻笑,伸出手鼓了鼓掌,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袭柔,我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好一朵楚楚可怜的白莲花,不过真的很让我作呕,幸亏我今天没有吃东西,不然非吐出来不可。”

    完之后嘲讽的目光扫了一眼周围的人,轻笑道:“也就只有这帮傻才会被你像猴一样耍的团团转,袭柔,你不去走戏真的是太可惜了。”

    月姑话音落下之后袭柔还没有话,周围就已经有人叫嚣起来了:“袭大姐,你这话太恶毒了吧,你谁是傻呢,果然袭家主不要你才是个正确的选择,像你这么恶毒的人,你娘想必……”

    话音未落,月姑眸光一寒,反手一个巴掌就甩了出去,人们只听到一道风声响了起来,然后一个人影就倒飞了出去,众人大惊,等到看清楚飞出去的人影之后顿时倒抽了一口气,此人正是刚刚出言不逊的人,此时他的半边脸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一丝血迹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男落下之后咳了一声,牙齿混合着鲜血吐了出来,男死死地盯着月姑,但是一句话也没有出来,然后人就晕了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