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雯水宣
    “哈哈!道术还真是万能啊!”尼轩胆战心惊道,他不知道自己的不死之身对这方面有没有用。

    小南娇媚一笑,柔声道:“放心,只要你不做奸犯科,我是不会这样对你的!”

    尼轩立刻态度端正,像保镖一样寸步不离跟在小南身后,“放心,我可是二十多年的优秀良好市民,怎么会干出那些事!”

    “我相信你!”小南没有丝毫迟疑道。

    “嘿嘿!”尼轩摸头傻笑。

    漫行良久,已至深夜。

    小南早已经使用道术隐藏在一旁跟随尼轩。有些头疼的揉揉洁白无瑕的额头,她再次卜算了一下,因为旧城区几乎都已经逛完了。

    “没错,还在这片方圆之地,他没出手吗?感受不到非自然力量波动啊!”小南自言自语。

    尼轩故意摇摇晃晃,不时的碰撞手上的两个酒**,发出引人注意的声响。偶有行人路过,皆都加快速度嫌弃的避开。

    突然,尼轩一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小南疑惑警惕道。

    “还有一个地方,是最脏乱差的地方,或许犯人可能会在那!”尼轩眼中意味复杂,有些不愿的说道。

    “在哪?”小南激动道。

    “我带你去!”尼轩回应一声,沉默前行。

    空气中时不时飘来一阵恶臭,河水死寂泛黑,即使今日的月光皎洁明亮,河水也反射不出多少光彩。河边小道垃圾,脏物成群,尼轩左摇右摆避开,不用伪装,反而更像醉汉了。

    “竟然还有这种地方?”小南惊讶又厌恶,“圣宫市难道没有管这里?”

    她准备以后和小叔说说这个问题。

    “没用的,这里是流浪汉,没钱的混混,类似这样的人聚集睡觉的地方。环境,靠的是人!”尼轩无奈道。

    “你以前来过这?”小南疑问。

    “呵呵!有幸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尼轩感慨道。“前面两三公里处是大桥桥洞,以前有段时间我和,我就住在那里!”

    “这里附近无论你做什么都行,没人会多管闲事,前提是他们没有兴趣!”尼轩有些冷漠道。

    有故事!不知隐藏在何处的小南深深看了尼轩一眼,不过既然尼轩不说,她也知趣的没问。

    有些失神的走在河边脏乱泥泞的小道上,尼轩又回忆起当时的事。

    那时,尼轩刚从孤儿院出来,身无分文尚未成年,又不能找到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饭吃,他只能混迹于这里一带。一次出去找食物捡破烂回来的路上,他看到一个长相可爱,浑身脏兮兮的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坐在河边枯草地上发呆。

    很常见,尼轩也懒得理睬。从前面经过,却是听到“咕噜咕噜!”的响声,他望向小姑娘,发现她只是双手紧捂肚子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那双眼瞳中,满是和河水一样的死寂。

    犹豫了一下,尼轩做了和生活在这里的人不同的事,他多管闲事了。拿出准备当晚饭的半个馒头,放在小姑娘面前。小姑娘似乎恢复了一点神采,拿起馒头狼吞虎咽,两三秒就吃光了。

    尼轩摇摇头,继续向桥洞走去,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走了一会,尼轩奇怪的回头,看了这个跟了他许久的小姑娘一会,“我没吃的了!”小姑娘也不说话,只是倔强的看着他。冷漠的回头,尼轩只当后面跟了条狗,反正饿极了就会离开吧!

    当晚,他的报纸枯草床就被占了一半。

    之后两天,小姑娘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尼轩。尼轩也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很好听,叫雯水宣,却是一个倔强刁蛮的小姑娘。

    。。。。。。

    “滚远点好吧!算我求你了,大姐!你一直看着我尿不出来啊!”尼轩无奈请求道。

    “谁要看你了,大笨蛋哥哥!”雯水宣捂住脸稍微远离了几步。

    尼轩痛快放水,故作凶恶道:“好你个丑丫头,敢说我笨,怕是皮痒了吧!”

    “哼!”雯水宣捡起石头对着尼轩屁股就是一砸。

    “诶呦!胆肥了是吧!你怕是不知道小爷的绰号叫痒痒侠吧!”尼轩提好裤子,朝雯水宣张牙舞爪的追去。

    两人一追一赶,好不热闹。

    “呯!”雯水宣撞到一名流里流气的瘦高青年身上,一屁股跌倒在地上。

    “呦,小美女,是要投怀送抱吗?”瘦高青年一把拉住雯水宣纤细的手臂,目露淫邪道。旁边两个同伴嘿嘿直笑。

    “放开我,王八蛋!”雯水宣极力挣扎。

    “有脾气,大爷就喜欢调教你这样的小烈马!”瘦高青年轻捏雯水宣光滑的下巴调戏道。

    “这位大哥,我妹妹不懂事,还请见谅!你也没什么事,不如放我们离开,下次我准备点好礼孝敬大哥!”尼轩努力挤出笑容,讨好道。

    “不用了,就你妹妹这个礼物,我很喜欢!”瘦高青年猖狂大笑。

    “靠,敢咬我?”瘦高青年一巴掌将咬他的雯水宣扇倒在地。

    “啊!干你老母!”尼轩急眼了,冲上前和瘦高青年扭打起来。

    不过双拳难敌六掌,尼轩被三人轻松围殴。雯水宣拼命上前咬人抓人,尼轩也趁机一口咬在瘦高青年脖子上。

    “痛痛,松口啊!小子!”瘦高青年奋力挣扎,在同伴帮助下将尼轩和雯水宣踹倒在地。

    捂着鲜血直流的脖子,瘦高青年和同伴害怕忌惮的看着口中满是鲜血的尼轩和雯水宣二人,“两只疯狗,神经病!算你狠,等着瞧!”说完落荒而逃。

    恶狠狠地看着他们离开,尼轩关心的将雯水宣扶起,替她擦去泥巴,血迹,两人互相搀扶着走向桥洞。

    之后,雯水宣笨手笨脚的替鼻青脸肿的尼轩敷脸,痛的尼轩嗷嗷乱叫。照顾他照顾的趴在他身上睡着了,压的他一晚上没睡着觉。但是他感觉很快乐!

    第二天,熟睡的尼轩被争吵声惊醒,雯水宣正和一对穿着是上层人士的夫妻争吵。

    “你竟然敢离家出走!我们是你父母,你什么都要听我们的,你人生的一切我们都会安排好!听到没有?快和我们走!”男人生气大吼。

    “只要把哥哥带上,你们要怎么做都行,我只想和哥哥在一起!”雯水宣哭喊。

    “不行!”男人无视尼轩,暴躁道。见雯水宣还想说话,男人不耐烦道:“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他弄进监狱关上十年!”

    雯水宣终于沉默,泪流满面的看着尼轩,被妇人连哄带骗的拉走。

    “他们这些人都是别有用心的,你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尼轩全程淡漠,只是在最后给了雯水宣一个大大的微笑。

    。。。。。。

    “小轩,小心!我感觉到波动了,他来了!”耳朵传来小南关心的提醒,尼轩终于回过神来。

    露出大大的微笑,尼轩调整好心态。

    终于,来了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