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女领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园园不仅吓了一跳,按照贾鱼这样划辅助线,还真能解了。

    “贾哥,你真行!你真的是初二就不念书的么?”张园园眼中带着钦佩的神色。

    “哈哈!其实我觉得学校里的那些东西太简单了,一点都不好玩,对了,还有哪道题不会,我都给你解开。”

    “嗯。”张园园又指了几道题。

    贾鱼不仅给解开了,而且还给她讲解,而且他讲解的特别恰当,就像是一根针,一下子就刺透了张园园那层懵懂的膜,一下子就通气明白了。

    “贾哥,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当个大学教授了。”张园园兴奋的拍了他肩膀一把。

    “嗯,我正在朝教授的方向努力。”

    张园园白了他一眼,心想说他胖他还就喘上了。

    忽然发现自己的领口低了一些,贾鱼的那双眼睛正好能看到自己深深的沟壑,而且他的眼睛就紧紧的盯着她的胸口。

    张园园脸红了,瞪了贾鱼一眼,忙跑进了屋里。

    贾鱼心里暗笑,被发现了。

    不过这妞儿十七八岁,本钱还真是足够啊。

    张才看这俩人聊太投机了,怕出事。

    “贾支书啊,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赶紧去村部吧!”

    听见贾鱼要走,张园园又出来了。

    “贾哥,你明天还来不?”

    “肯定来啊!我以后啊就在你家吃派饭了,对了,顺便辅导辅导你的功课,一定让你考一个好大学。”

    “那样太好了!”张园园有些小激动。

    贾鱼眼睛贼溜溜的转了转又道:“这样吧,你有手机吧,我把号码存在你的手机里,你要是有什么弄不懂的问题就问我,本支书不仅精通于数学、语文、英语啥的,对天文、地理、儿科、妇科、肛肠科也懂得的一二。”

    “去你的。”张园园嗔了他一句,但还是把手机递了过去。

    贾鱼把人家的手机鼓弄了一阵,然后递了过去。

    随后冲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张才老头子挥手说:“走了!”

    贾鱼说完先走,张才毕竟六十岁了,腿脚没他利落,被拉开挺远。

    张园园回到屋,不一会儿电话打了进来,她心跳的厉害,心想一定是贾鱼打过来的了。

    但一看,显示的是老公两个字。

    气的张园园挂掉了,随后把贾鱼的备注改成:大坏蛋,三个字。

    在村部瞎混了一下午,张才下班回家,贾鱼说晚上回镇里吃,但他并没走,而是继续在村部留守,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

    贾鱼躺在村部临时的床铺上,忽的,他诡谲一笑:还真来了。

    夜色漆黑,李闯带着两个本家兄弟悄悄的摸进了村部。

    一个本家兄弟小声问:“闯哥,你确定那个傻逼在里面吗?”

    “嗯,我一直在外面盯着哪,这姓贾的傻逼一直没走,咱们现在冲进去拿麻袋往他脑袋上一套,给他一顿棒子,然后扔进壕沟,没人知道。”

    另一个本家兄弟有些犹豫。

    “闯哥,不能出啥事儿吧?”

    “糙!怕出事儿你就别干!另外下手尽量往身上打,不打头打不死人。”李闯又嘱咐了一句。

    两个本家兄弟连连点头。

    把房门轻轻推开,三人鱼贯而入。

    见里面的床上还真有个模糊的人影,三人也没开灯,直接扑上去,两人按住胳膊腿,一人用麻袋直接套住那人的脑袋。

    随后三人开始噼噼啪啪的打了起来。

    这人被揍的大声惨叫,接着大骂起来:“傻逼!别打了!你们这两个傻逼,我是你闯哥!”

    “哈哈!”两个本家兄弟大声笑了起来:“闯哥,你要是我闯哥,我就是你爹!”

    两人骂完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打开手电照了照被揍的那小子,竟然还真是李闯。

    “怎么回事?”两人刚一愣神。

    旁边刚才跟他们一起打李闯的贾鱼手抓着砖头劈头盖脸的朝他们落了下去。

    “好小子!还敢夜里偷袭本支书?看砖头!看砖头!”

    “我靠!”三人反应过来,麻袋竟然套错了,稀里糊涂套在了李闯头上,三人抱着脑袋往外跑,后背又挨了不少砖头。

    “好小子!你他妈的给我们等着!”三人边跑边骂。

    “哈哈哈!本支书还能惧你们?”贾鱼把手里砖头扔了,朝政府走去。

    夜有些深了,贾鱼到了镇政府大门口,见这两层办公楼黑黢黢的,像是一个鬼宅似的。

    打开大门上了楼,到了二楼,贾鱼想了想先到里面1号和2号房间看一看。

    不过两个房间都黑着,没开灯。

    贾鱼挨个房间敲了敲,也没人回应。

    嘴上嘀咕:这俩大妞儿都不在?可惜啊,还以为能跟那个性冷淡的张宁聊一聊,沟通沟通呢。

    掏出钥匙,扭开他五号房间的门,里面一张床,一个衣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设施了,不过屋子倒还干净。

    贾鱼躺下没多久,外面轿车的灯光直射了进来。

    过了一阵,传来杂沓的高跟鞋和皮鞋的脚步声。

    寂静的走廊也传来个轻飘的磁性女人的声音。

    “李书记,不用了,我已经到宿舍了。”

    “哎,柳镇长,送人送到家啊,我得把你送到房间里才放心。”一个粗重的男生有些急哄哄的说。

    接着女人又推脱了几句,但还是被男人半推半就的带到了一号房间。

    接着传出扭动钥匙的声音,然后皮鞋和高跟鞋的声音消失,一号房间的灯光也亮了起来。

    一男一女,半夜三更的,任谁都会浮想联翩。

    贾鱼下了床,蹑手蹑脚的到了一号房间门口去听声。

    这时,里面的粗重男生说:“柳镇长,来,喝点解酒药,今天你喝了不少,不喝点解酒药会头疼的。”

    “好吧。”柳如眉已经感觉很头痛了。

    今天要不是有信用社的一些人,她才不会去跟他们喝酒了。

    她到夹皮沟镇当镇长没多久,发现整个镇子太穷了。

    但一下乡调研,又发现镇子周围的山脉上有许多野菜和药材,唯独是没有很好的交通,运输不方便,绕路就会增加成本,所以整个镇连同管辖的十几个村落一直落后和贫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