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亲戚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芳芳说大姨妈来了,疼的有些厉害。

    “啊哈!”

    朱芳芳哼道:“你啊哈个屁!幸灾乐祸是不?你有良心么?”

    “呷?芳芳姐,谁说我没有良心了啊?你忘了我是干啥的了?”

    “你是干啥的?你是村支书,送菜的,还是会拍马屁把戚薇的屁股拍的极为舒服,进了董事会的,我都打听了,戚薇根本没有你这个弟弟。”

    “嘿嘿,芳芳姐,那我进董事会是事实吧?这就是能力,另外呢,我不仅是村支书,而且还对药材、中医、针灸、儿科妇科肛肠科这些学科都有涉猎,你大姨妈来了,我几针下去就能给你缓解疼痛的。”

    “真的?”朱芳芳不信问。

    “切,骗你我都不是人的。”

    “那……现在天都黑了,你咋给我针灸啊?”

    “那还不容易啊,我去找你呗?”

    “这……”朱芳芳犹豫道:“天都黑了,你来我这里,好吗?”

    贾鱼无语了,这个娘们啊,真能聊骚啊,都要跟自己上床的人了,现在又装的这么清纯,你个骚蹄子,这是故意在撩拨老子啊!

    贾鱼是老司机了,顺着说了几句好话,把朱芳芳拍的舒舒服服的。

    随后告诉了贾鱼的地址,十分钟左右,贾鱼打车到了朱芳芳的小区,这小区是新建的,门口保安,也有保安巡逻,还算不错。

    到了朱芳芳的三号楼,这幢楼看样子至少都是百平以上了,朱芳芳这家伙没少划拉钱钱了。

    按动了可视对讲,朱芳芳随后打开门,贾鱼上了三楼。

    一进门,一股子温馨,香气弥漫在身遭。

    这女人极为的干净,而且很喜欢馨香,不是那种刺鼻的,而是淡然却又有位的。

    朱芳芳穿着天鹅绒拖鞋,身子披着一件轻薄的纱料,两只玉兔饱满挺翘。

    贾鱼忍不住一下子搂住她的细细蛮腰,在她脸上红唇上亲了几口,手也从她娇嫩的脖颈伸了进去,去挑逗她的玉兔凸起的地方。

    “别闹,都说了不行,不方便么。”

    “嘿嘿嘿,芳芳姐,我就摸摸,对了,我给你施针。”

    “你施针?”朱芳芳有些怀疑的盯着他,根本不相信这张还有些稚气的笑嘻嘻的脸。

    “试试你就知道了。”

    贾鱼说着手掌一翻,便多了几枚银针,朱芳芳不仅红唇倾吐出口气来,还真没发现贾鱼这针砭是从哪来的,难道这小子会魔术么?

    “好吧,那你就试试看吧,但别瞎扎针,万一把我扎残废了,可要赖上你了。”

    “嘿嘿,赖上我太好了,我天天把你关在房子里嘿咻。”

    “你……真无耻。”朱芳芳不知道咋说这小子好了,走进卧室,身子躺着。

    贾鱼把针砭进行消毒之后,随即开始在她光滑无比的大腿上落针,其实这只是前戏,管调养生理的那些穴位要在朱芳芳的小腹上下,但一落针就摸她小腹,怕这妞儿不干,所以贾鱼才先从大腿开始,而且还能摸摸这妞儿的大白腿。

    一点点的,针砭往上,随后掀开了朱芳芳的齐逼裙。

    朱芳芳被摸大腿有些接受了,现在掀开她的裙子,也没有刚开始的那么紧张了,心里又一想,早晚都是这小子的人,他摸就摸吧。

    慢慢的在朱芳芳的短裙四周刺入针砭,最后到了中间部分,贾鱼把她的齐逼裙往下拉了拉,看到了里面几根调皮的毛茸茸弹了出来。

    朱芳芳脸上腾地布满红霞,而贾鱼发现果然是她的亲戚来了,里面垫着护垫,但贾鱼的手还是在沟壑四周摸摸索索起来,最后朱芳芳身子滚烫,脸颊发烧,身子微微发抖,口中也发出慢慢的压抑的深呼吸声音。

    贾鱼这时抱住她的身子,亲吻了上去,朱芳芳呼吸急促的开始回应。

    片刻,朱芳芳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的脱落,她的身体弹性雪白,无暇的如同汉白玉,贾鱼摸着,攫取着,虽然来了亲戚,不能走到最后一步,但现在算是结算点利息了。

    贾鱼也脱了以上,朱芳芳见他棱角分明的肌肉,不仅更是脸红耳热起来了。

    贾鱼属于那种穿上衣服显瘦,但脱了衣裳,肌肉极为明显,尤其贾鱼蹬掉自己的大裤衩,压在她雪嫩身上磨蹭的时候,朱芳芳终于看到了那驴一样的东西。

    自己的怀疑果然不假,这家伙莫非是驴托生的么,那东西简直不是人的,还好自己来了亲戚,不然就那东西进入,她不得死过去才怪了。

    火热之中,贾鱼在朱芳芳的胸前磨蹭起来,朱芳芳有些疼痛,忙阻止说:“别这样,大不了我给你泻火吧。”

    “怎么泻?”贾鱼看着朱芳芳的红唇说。

    朱芳芳把头转到一边,深呼吸了口气,再次转过头来时,红唇一张,含了进去。

    ……

    一晚上,贾鱼被含出去三回,随后搂着光溜溜的朱芳芳睡了。

    朱芳芳感觉嘴都麻木的很,不过浓浓的幸福感却更为的强烈。

    第二天一早,朱芳芳早早的准备了早餐,贾鱼却抱着她的臻首又来了一度。

    朱芳芳羞的不要不要的,昨天晚上毕竟灯光有些暗淡,这大白天的她多少有些放不开了。

    “芳芳姐,真希望你的亲戚早点走,对了,还疼吗?”

    朱芳芳摇头道:“你的针砭还真有效,不疼了,不过嘴疼。”

    “那……咱们换个方法吧。”

    朱芳芳看着贾鱼不怀好意的笑,便打住道:“不行,我得上班呢,你也得回村当支书了,工作要紧。”

    “呷?小美人,你就躲着我吧。”

    朱芳芳还真是躲,心想这头驴,就算以后跟他在一起了,也不能独享,如果独享,就这头驴的劲头,自己可活不多久的,这头驴简直就是女性的幸福杀手。

    幸福是一定的,但幸福太多了会折寿的。

    朱芳芳简单的吃了一点点早点,便上班了,把家里的要是给了贾鱼一副,贾鱼明白,自己啥时候来解决生理问题都可以,这算是长期的炮友了。

    朱芳芳去上班,贾鱼在家里也没意思,便给李二狗打去电话。

    李二狗正在一个廉价的小旅店里趴窝着。

    贾鱼到的时候,他还一阵的埋怨说钱白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