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心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哼!贾鱼,你不用得意,希望你能够落实刚才的话,有了这辆车,刺激老百姓奋发向上,早点让夹皮沟村勤劳致富。”

    “嘿嘿,领导说的即是,我一定按照领导的指示办事,对了领导,怎么不见张宁秘书呢?”

    一提张宁,柳如眉忧虑起来。

    “不知道她怎么了,下午那一阵还好好的,但现在她反而非常的虚弱,晚饭也没吃,人非常的憔悴,我下午抽空带她去镇里的诊所看了看,但那医生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说注意休息多喝白开水这样没有营养的话。”

    “哦,看来是病了啊。”贾鱼摇头晃脑的说。

    “哼,贾鱼,你好像说自己是神医啊?对不对?”

    “呷?我说过吗?”

    “你小子,少否认!自己说过的话还没超过二十四小时呢,就不算数了?你那是嘴么?”

    贾鱼心里好笑,这个傻妞儿,老子是故意逗你呢,自己说东,她肯定说西,反正她就是和自己作对才开心。

    “领导啊,我这两下子还是算了吧,要不让张宁去大医院得了。”

    “别啊!白天的时候你不挺能吹的么,走吧,现在一起去看看张宁的病情去!”柳如眉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晃着手里的车钥匙。

    “额,那我就先去看看,看看再说。”

    贾鱼上了路虎车,柳如眉的车交给崔国锋跟邓嘉怡。

    车距恰到好处。

    到了乡政府,一行人上了宿舍楼,只见张宁无精打采的在房间床上躺着。

    这妞儿完全没了以前那种气焰,像是被人煮了是的。

    虽然如此,但美女始终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张宁这种中性美眉宇间透出的英气,还有那狭长的大眼睛,那种坚毅冷峻又带着淡淡忧伤的表情,当然,最吸引贾鱼的还是她躺在双上,那两条丰腴的大白腿。

    贾鱼甚至眼前都浮现出扛着这两条大白腿嘿咻嘿咻的画面了。

    “呀,张秘书,你这是咋的了?啥事儿想不开啊?天底下男人多得是,两条腿的蛤蟆没有,三条腿的男人有的是不是么?”

    柳如眉蹙眉起来:“贾鱼,你乱说什么?人家张秘书没失恋,根本没对象,再说了,啥叫这个世界上三条腿的男人多得是啊?你三条腿,还是谁三条腿啊?”

    “切!”贾鱼不屑道:“两条腿的那叫太监,三条腿的才叫男人。”

    柳如眉一下子反应过来,气的咬牙切齿,又中这小子的计了。

    “贾鱼,信不信我掐死你?”

    “饶命,饶命,嘿嘿。”贾鱼拱手投降说:“我能不能给张秘书把把脉啊?”

    “嗯,赶紧干点正事吧你!”柳如眉又埋怨

    张宁有气无力摇头:“如眉姐,我没事,也没有病,你不用管我,我自己躺一会儿就好,不用把脉。”

    她说着眼角竟然流下几滴眼泪。

    “呷?都哭了,咋还说自己没事儿呢,来,我给你把把脉。”贾鱼已经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一手抓过张宁嫩嫩的胳膊。

    张宁想反抗,但旁边柳如眉解劝着,她这才放弃挣扎,白了贾鱼一眼。

    贾鱼看她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眼神也太性感了。

    贾鱼摸到人家小手,抓住张宁的手心,感觉这妞儿身子一颤,麻酥酥的。

    好!

    贾鱼心里赞叹,好女孩儿都是这样式的,要是卖的小姐直捣黄龙都没感觉。

    旁边的柳如眉咳嗽道:“贾鱼,我记得中医号脉不是抓手心吧?你捏人家手干啥?”

    “哦,是这样的。”贾鱼脸不红不白的解释道:“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按照这四个步骤来诊断,我国伟大的瑰宝古典中医学……”

    “讲重点!”柳如眉两手抱胸道。

    “好滴,这就讲重点,这个……人体五脏,跟身体息息相关,息息相连,手心连同的是肝胆,如果肝胆有病,便常按摩手心就可以了,我见张秘书脸色惨白,应该是心病,心病又分心里有事儿和惊吓所致,所以我捏着她的手心,就是平复她的肝胆,她如果真是受到惊吓,便能起到缓解作用。”

    柳如眉看他摇头晃脑的说的头头是道的,好像有点像是真话,不过既然惊吓捏手心能缓解,今天自己也受到惊吓了,这货咋没捏自己手心呢。

    贾鱼继续道:“手心连接肝胆,脚下的涌泉穴连接的是肾脏,男人如果那方面不行,就多揉揉涌泉穴,还有脚里的凹处,这样能增强一下肾脏功能,女人也可以滋阴,男人那方面不行,也可以按摩小肚子下面的气海穴,或者可以按摩大腿根部的……”

    “行了!让你看病,你扯男人干什么……”柳如眉在他后背敲打一下。

    贾鱼嘿嘿笑:“这不你刚才插话给岔开了么。”

    柳如眉无语了,这个混球把责任竟推到自己身上了。

    贾鱼见不能摸张宁的手了,有些遗憾的一根手指横在张宁的寸关尺三处穴位上。

    这三处穴位都在手腕处,身后的崔国锋跟邓嘉怡见此,不仅眼神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互相对视一眼。

    柳如眉又忍不住打断道:“贾鱼,你到底是不是中医啊?我不是医生都明白把脉是三根手指放在患者手腕,你咋一根手指?是不是在这骗人?”

    “呷?大姐,你别妨碍本支书行医好不好?我这叫一指切脉术。”

    “一指切脉?”柳如眉有些不屑。

    贾鱼侃侃道:“一看你就无知,这手法是根据伏羲一画开天第而来,说多了你也不懂,打个比方,古代太医给娘娘看病是不能进房间的,更不能摸娘娘的玉体了,所以就用一根麻绳栓在娘娘的手腕上,根据麻绳的颤动,太医就能诊断病症,要不是这样,皇帝头上早就是一片绿油油的森林了,十个皇子九个都是太医的种……”

    “你……哼!”柳如眉又挫败了。

    但又不甘心的想扳回一局,这时崔国锋笑笑道:“柳乡长,贾书记说的有道理的,咱们到外面去等吧,在屋里呆着,影响诊断,而且对通风也不好。”

    “行吧,贾鱼,你给张秘书好好看看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