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衙内来镀金
    ,精彩无弹窗免费!

    “行行行,我跟你们走好吧,但我能不能先打个电话。”

    “到局子里你再打吧!”

    警察吧贾鱼押上车,本来想给他戴手铐的,但见贾鱼挺老实的,而且模样就是个十**岁的半大小子,有些偏瘦,这样他们也没太放在眼里,连这种小比崽子软柿子都捏不了,那四个警察不成了蠢猪了么。

    派出所离这里不远,过了一条街,转个弯子就到了。

    把贾鱼带入审讯室,胖警察咋胡道:“把他给我拷上,手铐给我拷上。”

    贾鱼呵呵笑道:“民警同志,你没查清楚之前,凭什么要给我带手铐?我根本就没有犯罪。”

    “哼!我何警官说你犯罪你就犯罪了,哦不对,我干警察这么多年了,一眼就看出你是罪犯了,拷上!”

    “何警官,拷住手铐容易,打开可就不容易了,你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靠!你还敢威胁我?”胖警察指了指其他两个警察:“还愣着干什么,拷住!”

    “是。”两个新来的警察过去给贾鱼戴上手铐,并且翻出他兜里的东西。

    胖警察看了看身份证:“靠,贾鱼?一看你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吧,你都偷了多少东西,抢了多少次?”

    “嗯,把你们所长叫来,我直接告诉他。”

    “哎呦,口气还不小!小子,你是不是想试试我的拳头?”

    这时,门口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就是所长,你找我干什么?犯罪了就交代问题,找谁没有用。”

    “呵呵,你们副市长兼任姚安市公安局长沈大康也是这么教你的么?”

    “你……”周广涛所长一愣,但又一想,认识沈大康很正常,因为经常上电视。

    贾鱼又道:“你给沈大康打个电话,不知道号码我告诉你,138……,问问他就是这么让你们办案的?”

    认识沈大康的人是有的,就像认识习大大,全国人民都认识。

    但能知道沈大康准确电话的却肯定是内部人了。

    周广涛脑袋翁了一声,忙拨通电话,开始是秘书接的,随后把情况说了,转接沈大康。

    周广涛所长战战兢兢的说了一遍,沈大康道:“让那个人接电话。”

    周广涛把电话递过来,放在贾鱼耳边。

    贾鱼撇撇嘴:“我说姓沈的,你几个意思啊?”

    一句话,周广涛和那个胖警察何警官身体就一忽悠。

    沈大康听清声音忙问:“你是……小贾?”

    “嗯,还行,你耳朵还不错,沈大康,你的人可把我抓起来了,说我偷了东西,就因为我的户口还是农村户口,买了一辆路虎车,他们就说农民是买不起路虎的,肯定是偷得钱,沈大康,你自己照亮办吧,要判我多少年随便。”

    “轰……”沈大康脑袋嗡了一声。

    前段时间,京城下派一个指标,姚安市上上下下忙坏了,这样的指标大家都懂,就是京城下来的人,在基层镀镀金,然后再回到京城升官。

    姚安市可不敢怠慢上面的衙内,正准备安排进市委市政府找个优先又体面的职位,还能有业绩,或者直接入大市公安局,不用他办案,但破了案件也把他的名字写上,算功绩。

    但上级指明了要把他安排到夹皮沟镇夹皮沟村当第一村书记。

    这些当官的蒙圈了,上面还真把衙内派到基层啊?

    但是一翻开这位衙内的档案,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村人,祖辈都是农民,但是档案这东西也是人写的,有些特殊部门的人,档案是可以……大家都懂。

    例如在单位有过什么处分啥的,花点钱是可以把处分卡片抽出来的。

    沈大康唉了一声:“小贾啊,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件事可能是个误会啊。”

    “啧啧啧,我说沈大康,你上嘴皮一碰小嘴皮说的可轻巧啊,一句误会就能随便判冤假错案?今天要是遇见个寻常百姓,案子没准就错下去了,你们这是什么?你们这叫草菅人命!”

    “这……唉……小贾你别激动,这件事情我处理,我一定处理好。”

    贾鱼把电话低了回去。

    接着周广涛耳边便传来了沈大康的咆哮。

    把周广涛骂的脸都绿了,周广涛只是闷不做声的听着,他明白,要是说一个不字,自己这个所长就别想当了,马上夹包滚蛋。

    周广涛被痛骂一顿,对方挂了电话,让他一定处理好,处理不好就哪来的回哪去。

    周广涛沉默两秒钟,接着冲胖警察开始臭骂起来,把胖警察骂的跟个孙子一样。

    最后周广涛满脸堆笑的看着贾鱼。

    贾鱼撇撇嘴:“给我捞点干的,苦肉计对老子不管用。”

    “嗯嗯,贾先生说得对,说得对,要不……我把这个姓何的给……开除了?”

    “呐,像这种败类警察开除一点都不可惜,这就是境界的一颗脓疮啊,有这货在境界,得鱼肉多少老百姓?”贾鱼哼哼道。

    “好!我现在就把他开除。”

    胖警察咧嘴道:“姐夫,周广涛,你可不能开除我啊,我以后改还行不行吗?”

    “你给我滚!”周广涛过去就抽了他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把胖警察抽的一歪脖子,半边脸都肿了。

    “何重来,就因为你,老子刚才都差点被副市长撸了,奶奶的,你还有脸留在这?信不信老子我打死你!赶紧给我滚蛋!再多呆一秒,老子把你按照渎职罪拷起来!”

    何重来挨了一巴掌,但见姐夫真急眼了,他也害怕,毕竟姐夫是派出所所长,灰溜溜的捂着脸退了出去,心里把霍佳明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

    骂了隔壁的霍佳明,老子跟你有仇吗?你他妈的这么暗害我?还跟我说一个小偷儿,一个农村人,一个穷酸的臭小子,麻痹的把副市长都惊动了这简直就是衙内,霍佳明,老子我曹尼玛,不行,尼玛太老了,老子我要糙你媳妇……

    何重来捂着脸退了,周广涛讨好的给贾鱼递烟沏茶,贾鱼摆摆手不接受他这一套。

    “贾先生,您消消气,消消气,办案警察我已经开了,另外那跟着的三个办案的实习生也给我滚蛋,只要您消消气,别为难我这基层的小警察了,我也是基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