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慢慢玩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哼!贾鱼,我应该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让你这个老农民进来了?”尹冬梅挥手要喊保安。

    霍佳华啧啧啧道:“冬梅,算了吧,他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人,就让他见见世面吧,不过你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刚进去就出来了?不会是派出所养的小白羊吧?”

    有的地方派出所是养小白羊的,便是小偷儿,如果被当事人抓到,扭送到派出所,只要当事人前脚走,这小偷儿后脚就放了,因为跟警察都是熟人了,每个月都给派出所上供,属于一家人。

    “呵呵……”贾鱼摊摊手,不置可否的笑笑,觉得这个大傻逼,老子慢慢收网,玩死你俩。

    玩人的最高境界如同放屁,不是看谁放的响算厉害,而是看谁放的臭,并且是那种无声无息润物细无声的臭屁,悄悄的来到你身边,那才是最高境界。

    玩人的手段便是慢慢的收网,就如同猫看着眼前流窜的老鼠。

    贾鱼不去回答,迈步要进入会议室。

    “等等!我问你话呢,还有,这会议室可不是你进的!”霍佳华直接伸手拦住,强势道:“告诉你,现在我是华南集团的股东,拥有一百五十万的股份,我便是这华南集团当家人之一,所以你要滚出去。”

    “如果我不滚呢?”贾鱼淡淡笑问。

    “保安!保安!”尹冬梅已经喊了起来。

    这一下,会议室里面的人也探头过来看热闹,几个捏着胶皮棍子的保安赶来,这时在拐角处,一个一脸阴沉的安保人员也赶过来。

    “马队长……”这些捏着胶皮棍子的保安都冲后过来的这人毕恭毕敬。

    “你好,我是这里的安保经理马华明,你们有什么事?”

    霍佳华见马华明气场很足,不是泛泛之辈。

    他整理了整理西装领口,客气道:“你好马经理,我是咱们华南集团驻姚安市的第四大股东,品胜商贸就是我家的,现在,我要求咱们华南集团的保安把这个无业闲散人员轰出去。”

    “无业闲散人员?”马华明看了看贾鱼:“你说的是他?”

    马华明一股正气道:“对,就是他!这家伙刚被关进派出所,不知道找了什么关系,又被放出来了,这人非奸即盗,素质及低,今天是华南集团驻姚安市第一次股东大会,要是让今天与会的第一股东,还有董事长戚薇女士看到这种人,会大失雅兴的。”

    “哦,这位先生,我觉得第一股东不会大失雅兴的,因为这位贾鱼先生就是第一股东。”马华明虽然讨厌贾鱼,但相比较而言,更讨厌这个叽叽喳喳的第四股东。

    “你说什么?”霍佳华脑袋忽悠一下,而旁边的尹冬梅心跳也突然加速,一手扶着前胸,另一手抓住霍佳华的胳膊,像是保持平衡。

    马华明微微一笑:“我说的您没听清楚么?您是第四股东,融资华南集团一百五十万,这位贾鱼先生是第一股东,融资华南集团一亿一千万,占整个华南集团股份将近百分之五,差不多是你的股份的一百倍,你确定要把他赶出去?不是他把你赶走?”

    “这……这怎么可能?”若果刚才的话让霍佳华失聪,那么现在的话足以让他傻掉。

    尹冬梅惊骇的长大着红唇,两只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盯着贾鱼,心里飘过一万个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几年前在初中这小子穷的鞋子都露脚趾头,脚脖子和大脖子都黢黑的主儿,现在怎么拥有一个多亿?比霍佳华有钱多了……

    这时,戚薇缓缓走了过来,刚才的情形她都瞧见了,一个是身价一个亿的股东,还能陪自己聊聊天,扯扯淡,用自己的土鳖性格逗的她嘻嘻哈哈很开心。

    一个是一百来万的小股东,并且品胜商贸是老商厦,跟不上时代,已经是外强中干,没什么价值和潜力,空壳子一个还在苟且活着,而且男女还是这样的市侩。

    “贾总,你是驻华南集团姚安市最大的股东,个人有权利裁决股东内部适宜的,也就是说,现在华南集团总共融资一亿三千万,你占了一亿一千万,占到股份百分之五十一你就可以通过决议排除其他股东,何况你占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姚安这边的股份……”

    一听这话,霍佳华有些傻眼了,老爹让他入股救活商厦的,没想到自己瞧不起的贾鱼竟然是最大的股东,这次真不是自己把他赶走,而是贾鱼随时随地都可以把自己开了。

    “贾先生,刚才是个误会,真的对不起你,我错了,我不是人,希望你能原谅我。”霍佳华连忙低头认错。

    “嗯,没什么,我跟尹冬梅是初中同学,况且不知者不怪,行吧,咱们进去开会,以后还要精诚合作,一起发展华南集团。”

    贾鱼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掩盖过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戚薇、孟舒舒、马华明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尤其是孟舒舒,贴着戚薇耳唇边说。

    “薇薇姐,不对啊,贾鱼这个小人一定会穷追猛打,把这个股东开除的,怎么会这么大方,这样心胸宽广?简直不像他的为人啊。”

    霍佳华干干的张了张嘴:“谢,谢谢贾总,冬梅,快点谢谢贾总啊!”

    尹冬梅凑过来,柔声说:“贾鱼,对不起,刚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不知道……不对,是我不好,咱们是同学,你不会记恨我吧?”

    “呵呵,怎么会呢,可能是我平时太低调了,穿衣戴帽没有什么考究,所以造成的误会,其实也是我的责任。”

    贾鱼表现的很大方,但孟舒舒却嘀咕:“不对,这小子今天有点反常啊,别人这么对他,他反而还以礼相待?整的都跟孔圣人是的。”

    贾鱼又冲其他探头探脑的股东道:“大家都进会议室吧,刚才是个小误会,以后大家还要精诚团结,既然都在华南这口大锅里吃大锅饭了,就别往这个锅里撒尿,大家说对不对?”

    “呵呵呵……贾总真是风趣啊,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