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小炮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些股东都赞叹贾鱼为人高风亮节,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气量,未来肯定不可限量。

    戚薇也觉得贾鱼这厮像是换了个人是的,进入会议室,戚薇先说了一番话,随后让贾鱼发言。

    贾鱼在会议上侃侃而谈,说了华南集团驻姚安市分公司的前景。

    最后他总结道:“我们这里虽然表面贫瘠,但我却不这样认同,我认为咱们这里到处是宝贝,只是我们没有真正的去发现而已,马云说过,越是难赚钱的地方越是充满机会和黄金,我们不要总以为十几年前互联网赚钱,股票赚钱,投资房地产赚钱,因为十几年前我们为何没发现这些赚钱的项目?

    现在也是如此,我们不要总以为这不赚钱,那不赚钱,我们要发现身边的人需要什么,或者,我们最不屑的地方就是最赚钱的地方,最后希望大家能拿出好的发展项目,我相信,在我们戚薇总裁的带领下,我们华南集团驻姚安分公司一定会创造惊世的辉煌……”

    贾鱼的发言像是演讲一样,很6,并且让这些股东都眼前一亮,觉得看到了希望,他们来到华南集团,本来是想赚一票就闪人了,即使华南集团倒了,但是别的公司来接盘,他们手里的股份也是一样赚钱的,但是贾鱼这样一通发言,似乎让他们看到了更多的黄金一样,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振奋。

    贾鱼坐下来,会议室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贾鱼注意到尹冬梅那双美丽勾魂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而霍佳华扯了扯她袖子,被她甩开了……

    会议结束,贾鱼跟戚薇告辞,说回村考察项目。

    戚薇笑道:“贾总,刚才你的发言极具鼓舞人心,对了,你回去开发啥项目?”

    “戚总,我继续开发人参如何?”

    “咳咳……”戚薇差点没站住,还开发人参?

    一株几千年的人参已经标识价值一个亿了,难道这货还能发现人参?这货究竟是在哪里发现的?夹皮沟村?

    “贾总,要不……我跟你一起去调研如何?”

    贾鱼哪能不明白戚薇的意思,不过就夹皮沟村那山脉,别说戚薇了,就是常年生活在当地的村民都不敢过去,即便是过去了,那山脉另一边极具危险,雾霭遮挡,能见度极低,上次连自己都是走运,赶上那头蛟产卵,这才碰巧弄到了千年人参,而那原始森林当中,除了那头蛟,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物种。

    这也是龙组大队长让他到夹皮沟村的原因,自己就充当一个马前卒,炮灰小步兵了。

    既然拿自己当小炮灰,那小炮灰就应该得到点补偿,也是理所应当的了,所以千年人参被贾鱼给密西了。再说,他只是一个编外人员而已,没必要遵守那些条条框框,至于为何不加入龙组编制,因为加入编制一切缴获要归公喽。

    “咯咯咯……贾总,你是不是怕我知道了地方,抢你的千年人参呢?”戚薇半开玩笑的说。

    “这倒不是,戚总,只是那个地方有天险,太危险了。”

    “天险?你莫非说夹皮沟村东西的山脉?”

    “对的,人参就在那里。”

    戚薇长睫毛眨了眨,微摇臻首道:“没想到传言还是真的,我在一本古书中了解到夹皮沟村位置有野生人参。”

    “所以戚总就把集团开发到了这里?”

    “算是吧,主要是我爸爸的病,需要野生人参当做药引,不过那边山脉有些奇怪,我曾经乘坐直升飞机飞跃山顶,从上往下看雾霭茫茫的,能见度太低,仿佛浮云就在脚下,但转着转着,竟然迷路了,好在直升飞机的飞行员经验丰富,我还准备了罗盘,旁边还有风水大师,转了一阵子终于出去了。

    事后,大师说这里的有古怪,便告辞了,我又找过地质专家看,地质专家说这里有磁场,影响了飞机导航,不是什么迷信之类的,对于迷信,建国后才有的词,几千年流传的风水八卦太极甚至巫术,我觉得不能一票否之的,总之那地方我就没有去过第二回。”

    “唉,富贵险中求。”贾鱼嘿嘿笑。

    戚薇哼哼说:“我看是自有黄金屋,自有颜如玉吧。”

    “呷?戚总啥意思?”

    戚薇往一边努努嘴。

    贾鱼见尹冬梅站在不远处,像是在等着他。

    贾鱼心里暗笑,尹冬梅这个势利眼,老子直接把你们这对狗男女赶走是太便宜你了,之所以把你们留下来,就是要慢慢的玩你们。

    “哦,戚总,那是我同学,家里以前条件不好,现在的女孩儿啊,可以理解的,毕竟年轻的时候都用来奋斗,等结出果实,自己也老了……”

    “切,贾鱼,你少装好人,我发现你很阴险呢。”戚薇转头迈着高跟鞋嘎达嘎达走了。

    “呵呵,女人太聪明了,真是可怕啊。”

    贾鱼揉着额头,朝着尹冬梅走来,嘴上挂着笑。

    尹冬梅忙一脸歉意扭捏说:“贾鱼,真是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原谅我……”

    “冬梅,咱们都是同学,再说我一个大男人,绝对不是小肚鸡肠那种人,再说你已经给我道过歉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贾鱼,太好了,你肯叫我冬梅了……你说过去了,但是在我心里还是没过去,你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嫌贫爱富的势利眼的女人吧?”

    贾鱼唉了一声:“冬梅,我怎么会那么想呢?再说,圣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咱们普通人又都不是圣人,真有错改了不就很好么。”

    “嗯,贾鱼,我改,我已经改了,其实……我跟霍佳华啥关系都没有,我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跟他嘴都没亲,真的,不骗你,我们顶多拉拉手,我毕业没有工作,他以帮我找工作为名,想和我处对象,但在我心里只把他当成我的大哥哥,我才十九岁,他都三十八了,我怎么可能跟他处男女朋友呢。”

    “嗯,冬梅,我相信你,你不用解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