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和尚带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哈哈哈,我啥时候同意了?我啥时候说这药是假的了?”贾鱼笑了。

    “那……贾总,我不明白了,我二百万已经花了呀……”

    贾鱼拍了拍他肩膀:“老李,你别着急,我不这样做,你是不会相信他们是假的,放心,你的二百万没不了,真没了,我赔你二百万好了。”

    贾鱼这么一说,李本山放心了,人家是华南集团第一股东,不会骗自己的。

    又过了一阵,贾鱼道:“你现在给吴欢哥哥打电话,就说你被他弟弟骗了。”

    “好,好的。”李本山照做不误,电话接通,李本山把事情说了一遍。

    而他同学气得嚷嚷道:“我弟弟的事情我不管!我现在还在找他哪!他还骗了我好几十万,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还骗了不少亲戚朋友呢,老同学,你咋那么笨,被骗了二百万?这钱你可别找我要啊……”

    李本山傻眼了,挂了电话冲贾鱼道:“要不……咱们报警吧?”

    贾鱼撇撇嘴:“如果报警真有用的话,这小子早就被抓起来了。”

    “贾总,您的意思是说……他跟警察是一伙的?或者说,他可能买通了警察?”

    “这个不能断定的,不过咱们这事儿不需要警察,你喝酒吃菜就好了,吃完饭你就明白了。”

    贾鱼倒是放心吃喝,李本山哪有心情吃喝了。

    吃喝了一个多小时,贾鱼又说要去ktv潇洒。

    李本山没办法,把酒菜钱结了,又领着他去ktv,贾鱼还挑选了两个公主,这俩妞儿长得不错,贾鱼又抱又摸的,李本山也想找两个摸摸玩玩,不过那玩意不行,找也是白花钱,只能眼睁睁的干看着眼馋。

    玩了两个小时,贾鱼心满意足,跟李本山出来又到了他的一处房产处,李本山空房子不少,这户房产上下楼也有二百多平,把灯光打开,里面算是半装修。

    贾鱼随后打了个电话,就倒在一个沙发上假寐。

    李本山急的团团转,但等了十多分钟,漆黑夜里,汽车灯光照射过来,随即一阵杂沓声,有人敲门。

    贾鱼让李本山去开门,不过他开门后便傻眼了。

    七八个小子架着两个被五花大绑的男的,这俩男的戴着黑色头套,而被直接押进客厅。

    随即被砰砰两脚踹倒在地。

    “妈的!给老子跪着!”这些人喊着,这两人听话的跪下了。

    随即头套被摘掉,正是吴欢跟那个和尚,只是两人现在的脑袋被揍得肿胀的如同猪头。

    “这……”李本山有些傻眼了。

    而这伙人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留着那种棍头,这年轻人一米八左右身高,脸皮得粉红粉红的,皮肤比女人都要好。

    并且五官也极为的俊美,尤其那一双丹凤眼,不知道要被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

    那身段窈窕的也是不要不要的,偏偏这样一个绝世佳人的胚子,却托生给了一个男人。

    这人嘻嘻哈哈道:“贾哥,人我带来了,钱也在这呢,你数数。”

    贾鱼嗯嗯点头:“小马,做得好。”随即把钱袋子扔给李本山:“老李啊,你数数,钱是你的,看看二百万少没少?”

    李本山明白了,一切都在贾鱼的掌握当中。

    这还数啥钱啊?

    李本山忙打开,掏出两大落钱,一摞十万,两摞便是二十万朝马晓宇递过去:“谢谢兄弟了,一点点小意思,小意思……”

    马晓宇摆摆手:“收回去吧,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再说我是要钱,但不是管你要。”

    “这……”李本山一愣。

    贾鱼道:“老李啊,你放心,他跑这趟绝对不止二十万的,但不会管你要一分钱。”

    相貌极为英俊的马晓宇摇头晃脑的指挥手下兄弟,开始折磨吴欢跟那个和尚。

    吴欢大喊大叫:“李本山!你什么意思?干啥抓我?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李本山咬牙切齿道:“报警?你骗我二百万!”

    “我曹尼玛!谁骗你二百万了?不是给你药了吗?再说我跟原定大师也没跑,你也没吃那药,你咋知道是假的?”

    贾鱼把药在手里颠了颠道:“我猜的不错,这药里面也就是淀粉加上胶原蛋白,吃是吃不死人的,但对男性功能屁作用没有,别说天山雪莲,这里面连一根壮阳草都没有,再说了,你们拿了钱,我兄弟就在后面跟着,你们竟然开车的路线是姚安市边陲的机场,又在你们身上发现了去香港的机票,你们这难道不是要跑么?而且还要跑到一个三不管的地方是不是?”

    香港和自治区还不同,很多人藏在自治区能被抓,但跑到香港的一些地方,就可以藏起来不被抓。

    不过吴欢和原定和尚一口咬定那药就是真的,吃完李本山的病肯定就好了。

    马晓宇撇撇嘴:“妈的,你们是属鸭子的,肉烂嘴不烂啊!给我教育教育他们两个!”

    手下兄弟开始动手,随后又搜身,在原定大师身上竟然搜出了避孕套,还有伟哥。

    马晓宇不仅笑了:“这和尚,看来伙食不错么?出门都带药啊,这给哪个女施主驱邪用的?给我打!”

    手下兄弟把这两人拉到一个空房间里,两人被走的狼哭柜号,又胖揍一顿之后,两人骨头软了,承认自己是骗人,只是请求放了他们,千万不要交给警察。

    至于善后,贾鱼就不去管了,这事儿交给马晓宇就行。

    马晓宇不在他们身上榨出百十来万肯定会交给警察的。

    马晓宇随后把两人押到了车上闪人了。

    李本山对贾鱼千恩万谢。

    贾鱼摆摆手:“老李,你这人还挺实在的,这样吧,我给你把把脉,看看你啥毛病?”

    李本山又谢了半天,坐下让贾鱼把脉。

    过了一阵,贾鱼点头说:“你这应该是穴位封堵造成的,跟你年轻的时候靠双做那种事有关系,而且你还有心理上的阴影对不对?”

    李本山脸红了,说他以前家里穷,长得也不行,喜欢的姑娘都不理他,还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心里比较自卑,解决需要的时候就靠双手,而且还有一次自己撸的时候被同学发现,并且那同学把他就揪出来羞臊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