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心理辅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宁回头,见是贾鱼,正错愕之时,贾鱼电光火石般的冲到了跟前,接着一手抓着她的衣服,另只手在她细腰上一搂,接着往后用力一甩。

    张宁直接离开了臭水沟旁边,倒飞了出去,在空中飞出三四米远,接着重重落地。

    “我滴妈呀……”张宁落地后又被余力作用下在地上滚了几滚,好在地上都是厚重的落叶,她的大白腿没有擦伤,但也摔的够呛,尤其是屁股,落地那一下,屁股根摔的升腾,两个臀瓣现在火辣辣的,仿佛不是自己的,已经脱离了身体一样的疼痛。

    张宁怒视贾鱼大声叫道:“贾鱼,你要干吗?”

    “张秘书,你可不能死啊!幸好我赶来的即使,你想一想,你还有大把大把的未来,你怎么可以因为一点点小挫折就自寻短见呢,况且你还这么漂亮,你知道有多少人在偷偷的喜欢你。”

    “放屁你,谁说我要死了?谁说我要自杀了?”张宁揉着大屁股站起来,这一下摔的太疼了,眼泪都摔出来了。

    “呀,张秘书,你咋哭了?是不是摔疼的?”

    “废话!”张宁掏出纸巾擦着眼睛。

    贾鱼凑到跟前道:“我给你揉揉屁股。”

    “滚!你离我远点!坏小子,我每次遇见你都没有好事,你给我滚,我去哪里不用你管!”

    张宁揉着屁股一撅一撅往前走。

    贾鱼咳咳道:“张秘书,这里很危险啊,万一你遇见坏人咋办?”

    “哼!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就是你了,遇见谁也比遇见你强!”

    张宁虽然往前走,但屁股摔的太疼,大腿根都有些阵痛,应该是摔青了,走路也慢下来。

    贾鱼慢吞吞的在后面跟着,被警告好几次不要跟着她,但贾鱼还是像苍蝇一样在她旁边嗡嗡嗡的说。

    “张宁,你来的这地方在我小时候就存在了,是姚安市政府的一个烂尾的工程,投资了好几个亿,那时候好几个亿的钱差不多等于现在几十个亿差不多了,因为那时人工和地皮都很便宜。

    几个亿建造森林公园,最后成了个大笑话,大烂尾工程,后来有一段时间听说那公园闹鬼,说以前全是坟地,阴魂不散的,在那一段丢了不少小孩子,一到天黑下来,有的出租车司机在西郊还能看到半米高左右的小孩儿。”

    “啊。”张宁停了下来,身子一哆嗦,她虽然像是个假小子的性格,但毕竟女孩儿胆子都小,都是怕鬼的,心里怨恨贾鱼太损,竟然在编造鬼故事吓唬自己。

    贾鱼继续说:“司机停下来问小朋友你大晚上的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那小孩儿就回答说:“叔叔我在找东西。”

    “你在找啥?”司机好心问。

    小孩儿回头恶狠狠说:“叔叔,我的心没了,我在找我的心,我的心被人挖了。”

    “啊……”司机看到小孩儿两只眼睛是空的,吓得连滚带爬的回到车里,都不知道怎么把车开到派出所报案的。

    后来听说派出所民警不信,出警后啥都没有,但还有人晚上报案,民警再出几次警,竟然真发现小孩儿了,民警也没敢妄动,报到了市公安局,最后公安局出警……

    后来解决的方法是在这片又建造了医院,说医院能够辟邪,不过每两年听说医院也闹鬼,半夜总有个穿着黑棉袄的老太太,挨着病房门敲门,谁开门后却不见人,半夜被老太太把病房的人掐死。

    医院闹鬼,总死人,医院破产黄掉,市长便在这处建立了一座寺院,取名:佛严浩。

    这名字可见严苛至极。

    而且每逢周末,这里总有盛大的庙会,朝拜者数以万计,邪性的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让人淡忘。

    贾鱼说完,张宁身子不仅微微的抖了抖,再看眼前的老槐树林子,竟然感觉是那么的阴森可怕。

    贾鱼趁机道:“这个槐树林还有个说法呢。”

    “啥说法?”张宁慢慢回头问。

    “嗯,说以前啊,就是几十年前,那时候刚改革开放,婚姻更自由,恋爱更自由,所以大姑娘怀孕的较多了,怀孕了也不好意思声张,那个年头打胎技术也不像现在,所以农村的接生婆就成了打胎婆婆,生意特别好。

    他们打下来的小孩儿就埋在这片槐树林啊,时间长了,怨气深重,这里一到晚上就会出现两尺高左右的小孩儿,在这槐树林里面哭……”

    “啊。”张宁吓得一哆嗦,这时,两手的手心被抓住,随后被人搂紧在怀里,随后一只手松开她的手掌心,在她的后背后心位置慢慢的往下来回的抚摸着,嘴里说着:“别怕,别怕,有我呢。”

    “贾鱼,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嗯,当然是真的,传说为啥叫传说,而且还能流传这么多年?里面或多或少是有真实的成分的,现在你明白生命的珍贵了吧?不要轻易的对自己不好,让自己来到这样危险的地方,这里要是窜出一伙歹徒,你个女孩儿,咋办啊?万一发生不好的事情,你以后漫长的人生是不是会很痛苦?”

    张宁闷不做声。

    贾鱼趁机说道:“张秘书,我不知道为啥你对我总有成见?你难道真的觉得我是一个坏人么?为啥觉得我坏呢?”

    “因为……你总是说那样让人讨厌的话,还整天嬉皮笑脸的。”张宁撅着小嘴说。

    “嗯嗯,就这样啊,那我每天都和你正经说话好不好?那样我就在你心里是好人了对不对?”

    “那也不是。”张宁摇头说:“你好像,给人的感觉总是坏坏的。”

    “哦,原来是这样,张宁,其实我这样表现就是为了随和一些而已,你难道喜欢那些整天板着个脸,张嘴闭嘴大道理,愿意给人扣大帽子的干部?他们开会官话套话说的冠冕堂皇,但真正给老百姓办事却一点也做不到。

    我如果真的讨厌,夹皮沟的百姓为啥都拥护我?为啥他们现在的收入比以前提升了好几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