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不能逃避劳动
    ,精彩无弹窗免费!

    “1993年深冬的一个深夜,辰蒙家中失火,一套三室一厅的简陋低保房,家里的全部财产,就这样化为灰烬了。经历火灾,对辰蒙产生了心灵上的影响。辰蒙也因在救火慌乱中踩上铁钉而染上破伤风,乡下缺医少药,当父母将他送到村里的医院时,医生表示无奈。最终辰蒙竟奇迹般活了过来。但从此,辰蒙变了,性格开始异常暴躁。。

    1994年盛夏的一个黄昏,喝得酩酊大醉的辰蒙,与2个河南的捉鳖人打架,将其中一人打成重伤。几天后,被警察带走,不久,他被判刑3年零6个月,投入辽宁法库监狱,如今辰蒙出狱,曾经身为劳改犯的她,知耻而后勇,开了‘天晶’连锁火锅店……。”

    这次不仅有广播,而且还有宣传单。

    辰梦一大早舒舒服服的抻了个懒腰,其实她断贾鱼的货源,挖贾鱼的服务员等手段就可以了,但是让她气氛的是,那些服务员像是铁了心跟贾鱼是的,自己开出白领价格,竟然也没能挖走。

    断贾鱼货源,但只断了几家,其他家老百姓把菜价给他们提到了肉价他们都不卖,还说卖了就等于害了贾书记,打死也不卖。

    辰梦咬牙切齿,暗想这个贾鱼,这个小学本科没毕业的家伙,究竟给老百姓洗了什么脑?难道这家伙是传销组织么?

    把贾鱼底细完全调查了一遍,既然挖人不成,断货源不成,贾鱼的配方也连夜没调配出来,辰梦就让人出此下策,含沙射影的写了一段文字,进行舆论攻击。

    而昨天夜里,她接到总部的电话,让她回去签署一份两个亿的合同,辰梦却推给助理去签了,她觉得把贾鱼这只乌龟斗趴下,比签约更重要,就不信了,自己堂堂大总裁,干不倒这个小学生?

    刚起床,辰梦就听到隐隐约约的喇叭声,让人去查查,回来的人手里捏着两张宣传单,辰梦拿过来看。

    这下,她见识到什么叫做骂人不吐脏字了,谁吐脏字谁就输了,这种有时间有地点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污蔑词语,辰梦看了几遍,胸前起伏几下,脑中一片眩晕。

    “辰总,您怎么了?”女秘书忙过来搀扶。

    “没,没事,这……这宣传单是……”

    “哦,听说是那个贾鱼,一早上写的,还在喇叭说,还在给路人发……”

    辰梦摇晃两下,到了窗前,看见路人看着宣传单,指指点点,一阵阵发笑。

    “你……你……”辰梦再次手捂着额头,秘书忙喊来服务人员,把辰梦扶着放到了床上,而且驱散了指指点点的路人。

    并且楼层经理直接去找贾鱼。

    一上午,贾鱼火锅店的生意极好,这时,来了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生意太忙了,贾鱼时而也客串一下服务员。

    “两位,里面坐,后院还有地方哪。”

    “不了,你就是贾鱼贾先生吧?我们看过你的照片。”

    “哦?你们是天京火锅店的?”

    “贾先生真是聪明人,我们能借一步说话吗?”

    “唉,不行啊,你看见了,时间就是金钱啊,你看我这里一分钟得多少钱钱?”

    “那好,我们点菜。”两人找了里面位置,要了火锅,并且点了不少菜,一沓钱放在桌子上说:“贾先生了,现在请您耽误几分钟时间,这些钱都是你的。”

    目测桌子上差不多一万块。

    张小星见状过来帮腔道:“你们给我出去,我们贾经理绝对不会要你们这种钱的!”

    贾鱼咳咳道:“星姐,你说得对,你去帮吧,我来撵他们走。”

    张小星刚走,贾鱼一把将桌面上的钱抓过来踹进怀里,笑嘻嘻坐在对面:“二位别误会,刚才开个小小的玩笑,你们有啥事儿就问吧,几分钟一万块,这样的好事儿我哪能不干呢。”

    “呵呵,贾经理您真是明白人,是这样的,我们总裁病了。”

    “哦?你是说辰梦总裁?哎呀,怎么会这样呢?”

    “贾总,不瞒你,我们总裁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但是这几年一直没有发作,没想到今天突然犯了,贾总,希望您能把广告词撤了,我们承认,是我们不对,先对您不敬,在这里给您道歉,这里有十万块的赔礼金,刚才您拿走了一万,还有九万。”

    “靠!”贾鱼啧啧啧道:“这账算的真细,剩下九万呢,给我吧,广告词马上撤。”

    “嗯,贾总是痛快人。另外,我们也不会断贾总货源,也不会再挖贾总的人了,更不会再有污蔑贾总的事情,我们公平光明的用产品说话,用产品竞争。”

    贾鱼撇撇嘴,心想你们用邪门歪道竞争不过我,就又光明正大了?就像不讲道理开始耍流氓,发现耍流氓不是对手,就又讲道理?好吧,老子跟你们讲。

    “嗯,本应该这样,对了,辰总在哪家医院?我想去看望看望。”

    “这个……”两个楼层经理有些为难。

    贾鱼啧啧道:“你们既然来休战的,我去探望探望并且总没错吧?”

    “哦,是这样的,辰总在第一人民医院,特护病房,而且我们大总裁已经从京城坐直升飞机赶往这里了……”

    贾鱼没去问大总裁是谁,既然辰梦是总裁,那大总裁肯定不是她爹,就是她老娘喽。

    楼层经理把一个大信封推了过来,贾鱼打开,里面还有九叠钱,贾鱼抽出一打开始数起来。

    两个楼层经理一阵莞尔,心想就这样的一个土鳖,竟然把总裁气住院了?

    不过一想也对,正经人不可能是总裁商业对手的,也就这种蛮不讲理的土鳖气死人不偿命。

    贾鱼这边中午生意火爆,过了饭时,人渐渐地稀疏下来,等着晚上那一波客人了。

    “喂,贾鱼,来后厨帮忙。”张小星见贾鱼要走,掐着小蛮腰哼哼起来。

    “呷,小星姐,去后厨帮啥忙啊?”

    “哎呦喂,贾鱼,你不知道晚上吃火锅的客人会更多吗?现在得抓紧时间备料呢,现在的服务员都过去后厨帮忙切肉片,洗菜,准备晚上的食材,本来这都不属于她们的工作呢,这是你的饭店,你好意思不干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