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有反应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刚走,在隔壁房间便闪进来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人,眉宇间的坚毅与辰梦极为相似。

    “爸,你怎么进来都没个声啊?吓了我一跳。”

    “呵呵,其实爸爸刚才一直趴在门口听声的。”表情坚毅的辰四海突然露出顽皮的样子哄女儿开心,让冷冰冰的辰梦不仅莞尔。

    “老头儿,这么大人了,还像是小孩儿是的。”

    “唉,没办法啊!”辰四海叹气道:“我都五十岁了,连个外孙,外孙女都看不见,没有孩子让我哄,只能自己把自己当孩子了,我女儿二十五了,还不知道找对象,早晚烂到手里,没人要了。”

    “切,我这不帮你打理企业么。”辰梦歪了一下头,又瞥到了贾鱼那个很丑很小的水果篮。

    尤其里面装着的那五个黑黢黢的冻秋梨,小不说了,而且个顶个的畸形,这应该是一块钱一堆的产物啊。

    摆摆手气道:“护士,麻烦把那个玩意扔了!”

    “好的辰小姐。”护士乖巧的拿起水果篮就要扔掉。

    辰四海忙拦阻说:“等等……”

    随后他拿过水果篮,打开。

    辰梦噘嘴道:“爸,你要干啥?”

    “这就是那个叫贾鱼送来的水果?”辰四海问。

    “是啊爸,你看,那个坏蛋一直在欺负你女儿,你女儿都是欺负被人的主儿,现在竟然被人欺负了……”

    “唉……”辰四海叹了口气,拿出一只冻秋梨摇头道:“这东西勾起了我小时候满满的回忆啊,贾鱼还真是个有心的人啊……”

    “不会吧……爸你是哪头的啊?怎么胳膊肘往外拐?”辰梦做出一副委屈样,辰四海倒是吃的很开心。

    ……

    贾鱼正往楼下走车上,便接到了尹冬梅的电话,他故意把声音调小。

    “贾鱼,你在哪呢?”尹冬梅问。

    “哦哦,在车上。”

    “你……有时间吗今天?”尹冬梅弱弱的说。

    贾鱼暗想,这个小骚牌,这是在明目张胆的勾汉子呢,你竟然敢撅屁股对着我,我就敢把你一下子给撅翻了!

    “嗯,现在我在开车。”

    “哦,那我晚一些给你打电话好吗?其实……好几天没见你了,有些想念老同学了。”

    贾鱼嗯嗯点头,心里明白,这个娘们,你想个茄子老同学啊?还不是想我那一个多亿的股份么?

    “好的,好的,我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对了贾鱼……听说你今天火锅店开业?”尹冬梅忽然问。

    “嗯,是开业了,太忙太乱了,没给你打电话。”

    “哼!你火锅店开业都不通知我,你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老同学,我生气啦……”

    贾鱼心里暗笑,你个尹冬梅,早就被大jj出溜过了,还在这里玩嗲,真是瘆得慌。

    “贾鱼,你要补偿我,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额……这个啊,好像是说反了吧。”

    “对啊!我的补偿方法就是我请你吃饭,嘻嘻嘻……”尹冬梅调皮的笑起来。

    “那好吧,到时候电话联系,我在开车呢。”

    “好好好,你好好开车,乖乖开车,我等你哦。”尹冬梅说完不挂电话,等着贾鱼先挂,这也算礼貌,一般男生总是等很久,让女生先挂的。

    其实,这都是惯得脾气,贾鱼直接挂断了,只要自己有实力,这些都不是事。

    “贾鱼,你明明没在车上,谁打的电话啊?”张小星说。

    “唉,一个贫困的孤儿,儿童。”

    “他……贫困还给你打电话?电话是哪来的?”

    “哦,是这样的,其实……其实我不想说的,对我影响不好。”贾鱼摇摇头。

    “说,必须说!”张小星像是一只好奇的随时都要准备参加战斗的小母鸡一样。

    贾鱼看她那样子,要是自己不说,她就要冲上来咬人是的。

    又叹了口气说:“好吧,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其实我资助了几十个失学的儿童,有的是大山里面的留守儿童……”

    贾鱼说着把路虎车停靠在了路边,揉了揉眼睛,硬是强硬的挤压出了一点眼泪说:“他们真是太可怜了,连日常喝的水都是脏的,我第一次见到,还以为到了非洲了呢。

    我根本不相信,咱们国家gtp全世界第二,竟然还有这么穷的地方,路也没有,孩子都爬山走十几里甚至更远的山路去上学,他们没有好看的鞋子和书包,并且连廉价的学费都交不起。

    那里的老师也可怜,赚不什么钱,但也不愿意走出大山,因为他们走了,孩子就连唯一的老师也没了,老师留下来,学生也就留了下来,我给他们买了书包,手机,电脑,让他们不要忘记,他们活在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里,不要忘记他们并不孤独,还有我这样的好心人,行了,不说了,再说你该说我标榜自己了……

    这种事我不想多说,谁愿意做好事儿留名啊,这年头做好事留名会遭人骂的,会说炒作狗的,刚才就是其中的一个孩子,给我打来的感谢电话……”

    “贾鱼,你真是太好了,你心太好了,其实这种事,你应该说出来啊,大家一起献爱心呢。”张小星眼里攒着泪水,像是时刻都爆发。

    贾鱼眼中动了动:“小星姐,其实我小时候也是一个可怜的小孩儿,我冬天也没棉鞋穿,穿人造革的假棉鞋,脚都冻得肿了,很疼,很疼,一捏都流浓……”

    两人走到楼梯拐角处,贾鱼见没人,说着慢慢靠近张小星,在她眼泪要出来的时候,一下子头朝前滚进张小星的怀里。

    装作情感爆发,实际上脸部和头部在张小星鼓鼓的胸前蹭啊蹭的。

    心里爽歪了,自己终于和张小星拥抱在一起了,哎呀,她的胸好大,好挺,好弹性,而且身体还有一种奶香味道。

    这种奶香味一般只有处女才有的,被开过的女人就没了,张小星还是一个好女孩儿。

    张小星也动容的两手抱着贾鱼的头,忽然,她脸红了,因为贾鱼的脸蹭到了她的两颗相思豆。

    贾鱼也感觉到了,张小星的胸前大馒头的相思豆一下子硬了起来,也就是说,这妞儿有反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