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醒悟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佛爷倒是睡的很快,几分钟就呼呼睡了,那个女人在鼓弄着手机,但不知不觉间,她打气了哈欠,瞌睡了一下。

    不过当她不久醒过来,发现眼前竟然放着一缕头发,而且眼前的手机打出了一行字。

    “告诉佛爷,多行不义必自毙,小心老子取了他的狗头……”

    “啊!”女生吓得脸色发白,惨叫一声,连忙把身边癞蛤蟆一样的佛爷给推醒了。

    “小洁,你干啥?”佛爷揉了揉蛤蟆一样的胖眼皮生气问。

    “大哥,你看啊,这是我的头发,刚才不知道咋被剪的,手机又有这行字……我刚才就打个瞌睡啊,你看是不是闹鬼了?”

    佛爷看了看那字,又看了看女人的头发:“不会是你自己剪的吧?”

    “哎呀,你可不能误会我啊?我啥时候骗过你啊?”

    “没事儿,不用管!”佛爷翻了个身,继续睡。

    女孩儿却不敢睡了,背对着佛爷,她的屁股对着佛爷那大黑屁股,以前这么睡觉,她总是很有安全感。

    因为自从当了这个佛爷的小三,在学校班级,根本没人敢欺负她了,都知道她认识社会人,都知道她小洁在班级很牛比。

    但今天晚上却不一样。

    小洁虽然打了瞌睡,但她不想睡,她也奇怪,平时都嗨到晚上一两点钟经常事儿的,今天怎么这么想睡觉呢?

    不知不觉,她还是合上了眼皮。

    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又醒过来,这次她感到身边都是碎发,下意识的一摸头发,惊叫起来,这次的声音更是恐怖。

    佛爷直接被喊醒了,回头一看,佛爷吓了一跳,身边啥时候躺着个光屁股的光头女人,过了几秒才相信这个女人就是小洁,本来她是一头秀眉的长发,现在成了秃瓢了,头发被刮的这个干净。

    “你……你怎么你……”

    两人随即发现床上用她的口红写的红字:“武德彪,不要打柳如眉的主意,不然死……”

    “你……”佛爷摸了摸秃头,一阵汗颜。

    这时,已经是秃瓢的小洁撒泼说:“这个柳如眉是谁?柳如眉是谁?你不是说只爱我一个吗?”

    佛爷开始的时候还恭维几句这个小祖宗,心想这个小嫩妞儿自己还没玩够呢。

    但是毕竟小洁才二十岁,比较任性,又撒泼了几句,佛爷直接一大嘴巴子抽了过去,直接把光屁股小洁从床上抽到了床下。

    “麻痹的!你真以为自己跟我睡觉就牛逼了?柳如眉是谁?人家比你干净的恨,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小骚逼跟别人都打过两次胎了,二十岁打过两次胎,还跟我装个屁纯?你真以为自己是处女哪?不满意给老子滚!老子还他妈的不要你了哪!”

    小洁哭泣几声,见武德彪过来还要打她,吓得不敢哭了,唯唯诺诺,反倒给武德彪道歉。

    武德彪不耐烦的挥挥手,以前觉得她长得漂亮,现在看这个小秃瓢没以前美了,让她把床上收拾了,随后武德彪穿了个大裤衩,开始给手下人打电话,又给午夜小区打电话,大骂他们是什么狗屁保安。

    随后,武德彪穿好衣服,带着手下人去了另外一个小三那,这个妞儿是个高中生……

    夜里,高中女生大叫了一声,武德彪醒来一看,女生头发全被剃光了,而且她下面的毛也被刮了一半,看着那么恶心。

    这次只有一个字‘死。’

    “我擦!”佛爷武德彪这次傻了,忙去找手下保镖,又去查询监控录像,却没发现一点点痕迹。

    武德彪忙把保镖签退,对着夜空拱手:“对不住,对不住了,请大哥放心,柳如眉以后我会像对亲妈一样的尊重,我再不怀好心,我就横死街头……”

    发了重誓,武德彪回到大老婆那里,大老婆自然是糟糠之妻了,刚回家,媳妇就问他饿不饿,要给他热饭。

    以前他总是觉得太烦,再说凭现在自己的条件,还热饭?开玩笑么,当然吃新鲜的。

    但现在,他却觉得特别温暖。

    “小芝啊,还是你好,我还真饿了,你给我热点饭吧,咱们一起吃饭。”他随后又抓住结发妻子的手,一愣,看见这双手粗糙,而那张脸也不少的褶皱,当然没有小姑娘的皮肤好,但他现在却觉得这双手最温暖。

    “小芝,这些年你辛苦了,伺候爹妈,忙里忙外的,我不是东西啊。”

    武德彪说完,媳妇眼里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流淌下来,她不明白武德彪今天是怎么了,但是她却抑制不住的想哭,武德彪给她反复擦泪,跟媳妇一起进厨房热饭……

    ……

    贾鱼没有利用地遁功能,只是施展身法,加上暗器银针刺中了女人的昏穴而已,没想到武德彪还有一个这样好的结发媳妇,而这货如果能改正从善,或许也是好事。

    但武德彪并不是真正要加害柳如眉的人,而是他上面组织的那个女人。

    贾鱼回到朱芳芳那里,朱芳芳睡得昏昏沉沉的,打开门埋怨:“死人,这都几点了?告诉你,去洗澡睡觉,不许动我……啊呀……”

    朱芳芳刚说完,身体就一飘,被贾鱼扛在了肩膀上,直接扒光走进浴室洗鸳鸯浴。

    朱芳芳挣扎两下无果,只能顺从了,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出男人沉重的呼吸还有女人一一阵阵的**。

    朱芳芳毕竟不是十**岁的小姑娘了,自然放得开,骚得很。

    而她一劲儿求饶说:“小混蛋啊,你几天究竟是咋了?受到什么刺激了?怎么这么用力啊!哎呀,你要干死我了……”

    她越是这么说,贾鱼就越是疯狂,今天晚上看了两遍武德彪的鸳鸯戏水,自己也得释放释放了。

    一晚上,要了朱芳芳**次,直到天明,朱芳芳实在受不了了,说自己要睡觉,并且给戚薇发过去个短信说她生病了,请假一天。

    其实她的那个超市经理的位置已经架空了,超市经理又增加了两个副经理来接手管理,她只是个牌子而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