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合同到期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主要她已经跟了贾鱼,进入了董事会,既然高升了,再负责繁重一些的超市经理的工作便没必要了,让手下人处理便好。

    发短信请完假,朱芳芳就睡得跟一只小母猪一样,贾鱼下面又挺直的顶住了她的屁屁,但还是忍住了,再弄,别把她弄出病来。

    迷迷糊糊的睡了两个小时,贾鱼起身,他修炼的身体,只要稍微休息一下便好,或者打坐一个小时,这样能顶睡眠七八个小时的质量。

    洗漱了一翻,贾鱼翻看冰箱,发现朱芳芳这妞儿东西放的极为有条理,贾鱼做了早餐,自己吃了,也给朱芳芳留了一份。

    要走的时候,贾鱼掀开被单,拍了拍朱芳芳的大白屁股。

    朱芳芳迷迷糊糊道:“呀,早上了啊?我给你做早饭……”

    “不用了,我做好了,给你留了一份,我先走了。”

    “别啊,不用你给我做饭的……”朱芳芳还有些小感动:“男人怎么能做饭呢?”

    贾鱼出了门,心里有些起伏,同样是女人,如果朱芳芳再小几岁就好了,这样的老婆还真是体贴啊,相比之下,那个尹冬梅,简直就是个蛇蝎心肠!你奶奶腿的,下次再找老子,主动求干,老子就准备一瓶酒精,好好把你下面洗一洗,杀杀细菌毒素……

    贾鱼开车准备回村,刚走一半路,马晓宇便打来电话说:“贾哥,发现佛爷去了迪吧,这人好像蔫吧了许多,没有以前的狂劲儿了,另外窃听他的消息,一会儿他要见那个组长。”

    “嗯,他蔫吧是正常的。”

    “贾哥,他为啥蔫吧?不会……昨天晚上你爆了他的菊花吧……”

    “我靠!”贾鱼一拍脑袋:“小马,你可真会想啊,我宁愿暴猪,也不暴佛爷这货。”

    “哈哈,贾哥你口味才重,连猪都不放过,还是公猪……”

    贾鱼把车开到佛爷的迪吧,想先把车找个位置停下,但却见佛爷出来了,冲一辆黑色车点点头,随后走上车内,而手下保镖一个也没带。

    那辆黑车则绕了个几个弯子,驶出了市区。

    等贾鱼把车藏好,地遁赶到那辆黑车的地方,只见三个黑衣人站在那,而佛爷却跪在他们跟前,那三个黑衣人当中便是上次那个妖娆的女人,佛爷的组长。

    这个女人的身材太好了,贾鱼上次地遁只遗憾的看到了这个女人两腿间的黑色内裤,没看到其他。

    这次,这个女人的把黑衣都衬托出凸凹s型,是个男人都想摸几把。

    但佛爷却十分虔诚,在她跟前跪着,像是在苦苦哀求什么。

    贾鱼地遁到了近处,听见佛爷低声下气说:“组长,您把一起收回去都好,怎么都好,我只想过一些平平淡淡的小日子……”

    “武德彪?你想好了?不帮我完成任务,你什么都没有了,漂亮的女大学生也没有了,手下的兄弟也没了,只有家里面那个丑八怪的媳妇。”

    武德彪点头虔诚道:“是,我就想陪着我媳妇过完这辈子,年轻女学生,还有手下兄弟,还有场子,我都可以舍弃。”

    “呵呵呵,武德彪,你是不是中邪了?说这样不现实的话?现在你把话收回去还来得及,不然你真的一切都没了,你舍得?”

    “我舍得。”武德彪坚定说:“我忽然明白,我媳妇才是最好,我也明白这辈子我白活了,我做了太多不是人的事,我让我媳妇受了那么多苦,我不是人。”

    “嗯,那你以后准备干什么?”组织问。

    “我……我把一切都还给组织,我回家,乡下有个房子,卖掉买辆出租车够了,我以后开出租养活一家人……”

    “好,很好!哎,普普通通,平平淡淡才是真啊!”妖娆女组长走到武德彪身后,伸出细长手指,那指甲长长,似乎在虚空轻轻一划,丝毫不漏痕迹。

    而下一秒,武德彪双眼鼓处,两手捂着脖颈,一条血箭已经崩出,接着他粗大的脖子血流如注,如同喷泉,武德彪双手想堵住,已然一头栽倒。

    “唉,路是你自己选的,你就要走完,世界上哪有回头路,男人啊,都是这样的贱货,还要美女,还要立贞节牌坊,无耻之徒。”妖娆女人说着,眼神忽然一顿。

    细细眉头皱起,似乎发现了什么。

    贾鱼忙又往下地遁几米,更加隐蔽起来。

    “组长,您怎么了?”身边一黑衣人问。

    “呵呵,我好像太敏感了,小桃,再派一个人接替武德彪位置,再把这头蠢猪埋了。”

    “是,组长。”那黑衣人应了一声。

    贾鱼悄悄地遁退出。

    心里松了口气,暗忖这个女人没以前想的那么容易对付,地遁她竟然能感应出来,死娘们,老子更想把你抓住,裤子脱了,然后……打你的屁屁。

    贾鱼也更加担心起柳如眉这大妞儿来,竟然有这样高手要搞她,她究竟得罪了什么人啊?

    不放心的打去电话。

    “喂,如眉,你最近多加小心。”

    “切!”柳如眉扒了个荔枝吃:“贾鱼,今天太阳升起来了吗?”

    “唔,升起来了?还挺大呢!这都早上九点了,能不升起来吗?如眉你逗我呢!”

    “是你逗我呢!”柳如眉哼哼道:“一大早上的就这么关心我?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太阳没升起来?你不气我就不错了,说,哪天回请我吃饭啊?”

    “咳咳,如眉镇长啊,你昨天刚请的我,我今天就回请你啊!这也太快了吧?”

    “嗯嗯嗯,我怕你小子赖账啊,通知你一下哈,明天就是你跟辰梦签合同的期限了,你要是弄不出二百五十吨海鲜,你小子在华南集团的股份一个亿就没了,而且夹皮沟火锅店也没了,到时候你就一个穷光蛋呢,我要你回请,你肯定会耍无赖的……”

    “切!如眉镇长,你就对我那么没有信心?”

    柳如眉嘿嘿笑道:“不是对你没信心,是对你非常非常非常地没信心,你个小滑头,这次算是碰到钉子上了!活该啊你!我可解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