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偏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好的。”

    朱国强点头跟贾鱼往前走,贾鱼走的很快,而张宁本来就是假小子的性格,小的时候就淘气,走的也快。

    那些警察都散开去寻找,在花圃、树林,被翻开的稻田时而都能看到警察的身影。

    但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寻找的范围扩大,并且怀疑凶手是绑票之类的,市委书记下令封城,进行地毯式排查。

    贾鱼心里冷笑,这会儿您知道排查了,怎么别人的的孩子丢了你不上心呢?你不理解别人的父母骨肉失联的悲痛呢,你个垃圾。

    朱国强也接到了上级的命令,问他在哪里,马上去封城。

    朱国强看了看贾鱼。

    贾鱼撇撇嘴:“你不要相信上级那些傻逼,他们要真是有用这案子早就破了,都不会失联那么多儿童了,要想救那个小屁孩儿的命,你就听我的,救了市委书记的孙子,你也会高升的。”

    “唉……”朱国强摇头道:“小同志,你最好不要骗我,还有,我朱国强从十八岁穿了这身警服,干了正正三十年了,绝对没想过讨好过谁,去升职,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救人要紧吧还是。”

    贾鱼皱皱眉笑道:“我信。”

    “唉……”朱国强摇头:“你这么小年纪,应该不信我。”

    “真信,你现在还只是个片警,三十年升不上去,你也是个奇葩了。”

    “啊?唉……”朱国强继续跟贾鱼往前走,再往前出了稻田,而再往前是一个村子,村子四周都是几十年的参天白杨树,风一吹,白杨树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贾鱼继续向前,朱国强眼中带着不解之色,但还是跟着,张宁走的有点腿发软,贾鱼伸手,她犹豫一下,还是拉着了,随即感到一股力量扯着自己,快步向前。

    张宁眼中闪出一丝奇怪神色,这个家伙,明明十**岁,偏瘦,怎么会这么有力气?

    进了村子,贾鱼四处扫了一眼,鼻子又嗅了嗅,随后朝一个胡同走去,拐了几拐,在一户破败的土房子前面停下。

    土房子旁边还停着一辆破旧的二八自行车。

    贾鱼敲了敲院门:“有人吗?”

    里面传出个小女孩儿的声音:“爷爷,有人来了。”

    “哦。”一声苍老声音随即传出,一个伛偻着后背的老头儿走了出来,看到贾鱼和朱国强,老头儿一愣。

    而贾鱼满脸堆笑:“老爷子,我们又见面了哈。”

    “呵呵,呵呵。”这老头儿笑着,正是之前碰见的那个园丁。

    “贾鱼,你怎么到这来了?你不是说要找……”张宁刚说一半就被贾鱼打断了。

    “哦,累了,找口水喝。”

    “欢迎,欢迎。”老头儿顿了一下,打开了木头的院门。

    一般院门都是铁的,很结实,但这是用一些破木头钉子随意钉上的,有的地方用铁丝八号线拧在一起的。

    打开简易院门,三人鱼贯而入。

    那个**岁的小女孩儿正在吃一条干巴巴的肉干,在嘴里嚼着。

    贾鱼过去摸了摸女孩儿脸:“小姑娘,你好啊,诺,叔叔给你带来了玩具,你的糖龙被抢了不要紧,叔叔给你真的龙。”

    贾鱼说着手掌一番,多了一条龙型的玩具枪,递给小女孩儿,小女孩儿把肉干全填进嘴里用力嚼着,两手接过玩具枪,笑的特别开心。

    “谢谢叔叔。”

    “对了,你叫什么呀?”贾鱼蹲下问,这样跟小女孩儿高度差不多了。

    “我叫欢欢。”小女孩儿说。

    “嗯,欢欢真乖。”贾鱼摸摸她小脑袋,这时,老头儿端过来水碗:“来,喝点水吧。”

    贾鱼端起碗,走了很久了,三人都渴了,朱国强说了声谢谢,端着碗喝水,张宁看了看碗,虽然有破口,但碗洗的很干净,就是水质不太好,微微有点混,但是再看这家真是穷啊,也不好意思不喝,喝了两口。

    贾鱼端起碗,随后笑呵呵的放下了。

    “贾鱼,你怎么不喝啊?”张宁好奇问了一句,随后感觉一阵发晕,下一秒要倒下,贾鱼一手拉过她胳膊,另一手抓过也要倒地的朱国强,把两人慢慢扶在地上。

    老头儿震惊的看着贾鱼,随后呵呵呵笑了。

    “唉……”贾鱼站起身,往屋里走去,见屋里破破烂烂的,门窗都露着窟窿,在院子里阳光很强烈的地方,放着一扇木门,嗮着一些肉干。

    贾鱼拿起一枚,对着阳光照着。

    老头儿把孙女拉着进了屋子,随后出来,搬了两把马架凳递给贾鱼一只。

    “坐下说吧,我一个老头子,不能把你年轻人咋样的。”

    “嗯。”贾鱼坐下了。

    老头儿好奇问:“你刚才怎么不喝?”

    “呵呵,水有点混,有点中药味儿,应该是蒙汗药,你是园丁,常年鼓弄花草,应该自己种点特殊品种吧?”贾鱼笑眯眯说。

    “你是个高人。”老头唉了一声,擦了擦老眼:“我也没办法。”

    “嗯,你这种情况,没给你低保么?”贾鱼问。

    “唉,低保都给村长的亲戚了,村长还有低保呢,我也没有。”

    “孩子的父母呢?”

    老头儿擦了擦眼睛,哭噎几声:“孩子父亲**了,占地,强拆,**了上面说是我儿子精神不好,我……后来孩子母亲真的疯了,疯疯癫癫的跳河了,我这么大岁数了,也想到死,但是我死了我是孙女怎么办?她还有先天性心脏病……本来以为稻田被占,分几十万给孩子治病,可是……”

    “然后呢?”贾鱼依旧平静问。

    “孩子七岁了,营养不良,心脏需要搭桥,几十万我一个老头子也拿不出来,我还不能去死,活着更遭罪,我得到了个偏方,说孩子吃六十六个小孩儿心脏嗮成的肉干就能治好先天性心脏病,我就……”

    “霍……”贾鱼站起身:“你……你杀了多少个了?”

    “四十四个了,还差二十二个,今天杀了一个。”

    “那个胖小子?”贾鱼问。

    “是的,他抢我孙女的糖龙,他就该死!”老头儿说着字字用力,咬牙切齿。

    “嗯,你怎么杀的?对了,你上午抓了个孩子,让我救了,你怎么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