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坦白从宽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头儿说:“用蒙汗药蒙住他口鼻,放在装花的推车里,推到地窖。”

    “市委书记的孙子,你也是这么做的?”

    “是,没有人怀疑我一个花匠,我看见他们玩藏猫猫,我就趁他们不注意,用沾了蒙汗药的抹布蒙住那个小胖子的嘴,然后放进麻袋,上面放了一些花草,就从他们身边经过。”

    “现在人呢?”贾鱼问。

    “呵呵,呵呵……”老者阴惨惨的笑。

    “我问你人呢?”

    “死了,我挖了他的心。”

    “哎……”贾鱼摇摇头:“谁告诉你的偏方?这是在害人,这根本就不是偏方。”

    “我没有别的办法,没有钱给我的孙女看病……”老头儿哭了,身体颤抖:“我知道早晚有人知道,你是警察吧,抓我吧,不过……我孙女是无辜的,她不做手术,也没钱做手术,医生说后不过半年了。”

    “爷爷,爷爷。”小女孩儿探头出来说:“咱们中午吃啥啊?我想吃菜汤冒饭了,可香了。”

    “行,行,爷爷给你做。”老头儿擦擦眼睛,看了看贾鱼:“能不能,等我给我孙女做完饭,再抓我,求你了。”

    老头儿说着要跪下去,贾鱼手轻轻一抬,把他抬了起来,他想过很多种情况,但没想到会这种。

    一枚很短银针抽出,贾鱼默念几句,随即刺入老者皮肤,银针消失不见。

    “这……这是……”老者擦擦眼睛问。

    “什么都别说了,我送你们走,屋里东西收拾一下。”

    “去,去哪?”老头儿蹒跚说。

    “带你们离开这儿,孩子手术的钱我出了,不过你要保证以后不要再害人,你要是敢害人,我就会知道,在你体内的银针就会在你害人之前刺入你心脏先结果了你。”

    “我……我杀了那么多人……”老头颤颤巍巍。

    “别说了!”贾鱼挥了下手:“以后不要提这件事,不然我会改变主意。”

    “好,好。”老头儿很快收拾了东西,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至于那些所谓的肉干,老头儿包了一包,准备扔进河里。

    出门的时候,老头已经不见了张宁跟那个警察。

    忙问:“刚才那俩人……”

    “没事,咱们先走吧。”

    “对了。”老头说:“蒙汗药解也非常好解,弄点凉水在脸上就行了。”

    “嗯。”贾鱼点头,老头儿牵着小孙女,拎着破皮包出来了。

    老头儿又找亲戚嘱咐一下,说贾鱼是个大老板,愿意带他们去大医院看病,这房子就留个他了,亲戚一阵感动,平时也没少接济这两人,但他们生活都不容易,几十万真拿不出来了,剩下的也只有可怜了。

    老头儿别看岁数不小了,但这条路走的太多了,身体也不错,贾鱼抱着张欢欢,这样速度更快些。

    到了路虎车,贾鱼想了想,拨出个电话。

    那边娇滴滴喂了一句。

    贾鱼笑道:“姐姐,帮个忙……”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那边点头说:“行。”

    “那好,钱我马上给你转过去。”

    “不用了,人先到京城在说。”女人很干脆。

    “那好姐姐,我就不客气了。”

    “嗯,贾鱼,这次我帮了你,你是不是把那个通灵芝给我一颗呀?”

    “唉,狐姐啊,你还真不吃亏呢,放心吧,到时候我给你更好的东西。”

    “切,是不是好几亿的那东西?你小子还是甩在墙上吧,老娘可不要!”

    “真不是,那好,就通灵芝,看你到时候后悔不后悔。”

    见贾鱼答应了,对方还有些犹豫了:“那……到时候再说吧,我看看是啥东西,有没有通灵芝好。”

    贾鱼还真是服了,这女人还真是不吃亏呢。

    贾鱼到车站,给他们买了卧铺票,随后塞过去一沓钱。

    张本善见两万块,推脱说:“太多了,太多了。”

    “不多,你拿着,下车站就会有人接你,给你孙女治病。”见贾鱼要离开。

    老者忽然咬了咬牙道:“我说,还有事。”

    “什么事?”

    贾鱼把张本善又带回车里,给小女孩儿张欢欢买了肯德基,小女孩儿吃着。

    张本善道:“就是给我偏方的那人,他只要我摘心,剩下的她要,那人长得有点瘆得慌,是个老太太,还威胁说我走漏风声,她就活活扒了我孙女的皮,也扒我的……”

    贾鱼双眼微眯道:“那你现在怎么说了?”

    “我……小伙子,你人太好了,我不说对不住你。”

    “嗯,这不是你的错,要死也应该是那个老太婆去死。”贾鱼想了想,只杀儿童,而且不要心……

    贾鱼神色一凛,想到以前西郊公园有传说半夜司机看见小孩儿管他们要心……

    莫非……这是一种邪术,要练傀儡娃娃么?

    “老张,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说,到了京城你放心,你就安全了,车快开了,你快些上车吧。”

    “好,好。”张本善连连点头,贾鱼买了站台票,把两人送上了车,才放心回到车上。

    随即,捏住通灵戒,神识一动,把张宁和朱国强拉了出来,张宁在副驾驶,朱国强在后座。

    贾鱼拧开冰镇矿泉水,撒在两人脸上,不久,两人清醒了过来。

    张宁清醒后第一时间检查自己的屁股,看是不是有五爪印。

    贾鱼莞尔笑道:“宁宁,你不会这么不相信我吧?”

    “哼,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后座的朱国强也质问:“怎么回事?”

    贾鱼作为老司机,骗小妞儿一套一套的,骗这俩人自然也不在话下。

    “哎呀,刚才我也晕了,不过我喝的少,先醒了过来,怎么叫你们俩也不醒,那老头儿吓坏了,后来我明白了,凶手下毒的,都怨你啊朱警官~!”

    朱国强蒙圈了,心想臭小子老子还要问你,甚至要逮捕你呢,你怎么怨起我来了?

    “贾鱼,你说清楚,不然你可有刑事责任!”

    “哼!”贾鱼一边快速开车一边冷哼道:“刑事责任?好!朱警官,我问你,我带你抓犯罪凶手,你知道不知道犯罪凶手极为狡猾,极为残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