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床位之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怎么能行?孤男寡女的一晚上在一起?”张小圆捏着衣服襟不同意。

    “唉,还不是为了你高考么?我就吃点亏没啥,你要实在觉得影响不好,我带着手电,多待几节电池,咱们俩去小树林晚上补课。”

    “不行。”张小圆摇头:“那里蚊子太多了,咬人。”

    “没关系,到时候我把衣服全脱了,吸引蚊子,咬我不咬你。”

    “切!张小圆在贾鱼脑门点了一下:“你以为我真傻啊?真把衣服脱了,你该对我……动手动脚的了。”

    “不会的,要不咱们俩去市里开房,都是为了给你补课啊,你咋不相信我呢?我觉得你应该感动才是。”

    “呸呸呸,不要脸。”张小圆不理他,去做饭了。

    贾鱼准备再去逗逗她,占占便宜,张宁打来电话。

    “喂,贾鱼,有个事儿……”

    “啥事儿?”贾鱼问。

    “是这样的,我大姨现在第一人民医院,但是没有床位,我就想到你不认识公安局长沈大康么,看看能不能托托关系,花点钱也行,帮我大姨弄个床位……”

    贾鱼明白了,这妞儿为啥让自己当侦查科的科长了,那样这种七大姑八大姨的事儿就找自己了,到时候她会非常有面子的,自己男朋友这么有本事,在七大姑八大姨亲戚面前多威风啊,也可以把同辈的表哥表弟表妹乱糟糟的都比下去。

    “哦,这件事儿啊,放心哈,我现在过去,你吃早饭了么?”

    “哦,吃了,你没吃吗?我给你去买。”

    “不用不用,我吃过了。”贾鱼跟张小圆打了个招呼,上车走了,到市里路过小摊,买了几个包子吃了。

    把路虎车停在医院停车场,贾鱼走进医院,并给张宁打了过去。

    张宁说在三楼,去接了一下贾鱼。

    张宁最近头发长了一些了,她把鸟尾巴辫打开了,像是直板烫那样披散在后面,但不算长,有点刀削发的那种自然。

    胸口在她简单的那件浅蓝色t恤凸起着,下面牛仔短裤,两条大腿性感的不要不要的,张宁眉宇间透出一股坚强和倔强,但她丰腴的大腿和英气的脸蛋儿让贾鱼一下子就硬邦邦的了。

    张宁焦急问:“给沈副市长打电话了么?”

    “哦,没有,我给他打电话干什么,我和他也不熟。”

    “你怎么不给他打啊?现在打,要不然我大姨的床铺怎么办?”

    贾鱼心里暗想:这妞儿,老子该你欠你的?你又没答应当老子的女朋友,凭啥这样命令我捏?

    要不是看在你这么性感的面上,我才不管你呢。

    “放心吧,先让我去看看再说。”

    这栋三楼是骨科,张宁的大姨出车祸了,腿被撞了,肇事者也伏法,但床位实在有些紧张,看样子只能排队。

    至于转院……第一人民医院是姚安市地区医术最好的医院了,最好还是等一等床位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张宁急的直跺脚。

    贾鱼见她脚丫也是那么性感,不属于那种小脚的,她的脚丫有39号了,贾鱼倒更想把她的脚丫抱在怀里摸摸,在不亲亲。

    “贾鱼,就怨你,不给沈副市长打电话,要不现在打……”

    正这时,一个小护士搀扶着一个胖女人走来。

    那个胖女人至少二百多斤了,手破损了一些,缠着纱布。

    “这边,这边。”小护士拨弄开前面的人,直接带着伤者挤了过来。

    “小丽,我没啥事儿,就摔了一跤。”

    “不行,必须给你弄个床位,一会儿我再给你挂号,找个专家好好看看。”

    “唉,小丽,有你这个高中同学在这里工作真好。”胖女人呵呵笑。

    “唉,都是同学,客气啥?”小护士带着胖女人直接插队到了张宁大姨前面,又挤到前面问:“啥时候有床位?”

    里面的医生眼睛转了转:“过一会儿吧!”

    “好,那麻烦先给我同学安排,这是我的人。”

    “奥,行。”里面的男医生点点头。

    后面的老百姓互相对视了几眼,眼中带着愤怒,但也有种有苦难言,这里是人家的地盘,真讲道理可能会得不到床位的,不如让她加个塞算了,出门看病,忍一忍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张宁眼睛都气红了,像是下一秒都要哭出来一样。

    看着自己大姨出车祸而得不到床位,而其他人手指受了伤就抢在她前面,忍不住过去道:“你们第一人民医院到底讲不讲道理?”

    “怎么了?”那个叫做小丽的护士掐着腰气势汹汹的抢不过来,那意思像是要挠人是的。

    “你说怎么了?什么叫做这是你的人?你以为第一人民医院是你家开的?”张宁不甘示弱。

    “哎呦,阿姨,是我家开的怎么了?不是我家开的怎么了?就加塞了,而且告诉你,你别想排到队,有本事转院啊?别在这看病!”

    “你……你……”张宁气的都哆嗦了,这小护士不仅管她叫阿姨,而且加塞还理直气壮。

    “怎么着?不服是不是?”小护士敲了敲排队窗口说:“李哥,记住这个女的,就不给她床位,看她能怎么的?”

    那个窗口医生真探头出来瞅了瞅,说了声:“好。”

    这下张宁气的眼泪出来了:“你们……你们……”她哆嗦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贾鱼看看时候差不多了,是该自己出手了。

    正所谓:好逼不在褶上,装逼也要装在刀刃上。

    “咳咳,这么说,第一人民医院,你是老大了?”贾鱼笑眯眯问。

    这个小护士口气是不小,一般阎王好见小鬼难搪的,这小妞儿应该在这里认识几个医生乱糟糟的,不然不敢这么嘚瑟。

    但也没多大能耐,真那么牛逼是不会在这当个破护士的。

    “你谁?”小护士继而冲贾鱼横眉立目问。

    “我是谁你不用管了,你就说床位给不给吧?”

    “不给,也没有!”小护士瞪着眼。

    “行,那我打个电话。”贾鱼掏出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