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不想当坏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宁、张芳加上王果果出来,贾鱼也开着宝马车到了。

    贾鱼瞄了瞄张芳,发现她就是一个微微成熟一些的张宁,两姐妹长得很像,唯独不同的便是性格了,张宁眉宇间是一股英气,而张芳是一股内在的贤惠,或者说张芳就是一种贤惠起来的张宁。

    大夏天的,张芳穿着黑色连衣裙,搂着胳膊和两条大腿,她的大腿比张宁微微细一些,显得有点优伶。

    黑色连衣裙胸间处,一条凹陷的沟壑,贾鱼心里痒痒,想往里面看看。

    “贾鱼,想吃什么?”张芳微笑问。

    张宁抱着胳膊说:“他当然想吃王八了。”

    “唉,宁宁,你别开玩笑。”

    贾鱼笑说:“什么都行,要不咱别去外面吃了,在家里吃吧,自己做饭,我最爱吃饺子了。”

    张芳一想也好,在家包饺子热闹,然后吧大姨夫那两千块也顺利退回去。

    “贾鱼,在家里吃太寒酸了。”

    “不寒酸,不寒酸,其实家里才是真正的味道。”

    贾鱼都这么说了,张芳叹了口气:“那好吧,这次在家里吃,下次在外面吃。”

    张芳和张宁随后在菜市场买菜,贾鱼要付钱,她们拒绝了。

    随后几人上了宝马车,往张芳家去。

    这时贾鱼才发现,原来张芳住的挺远,算是郊区的一个镇子边上。

    这镇子人口不多,张芳家在边缘处,孤零零的四五家房子,倒显得她家像是别墅了。

    众人下车,贾鱼陪着王果果玩儿,张芳和张宁准备包饺子,又要炒菜。

    贾鱼没见到张芳男人,想了想也没问。

    等菜炒好了,饺子也上来了,张芳还启开了一瓶红酒,而王果果也张罗着要喝酒,起初不让,但后来想想红酒没啥事儿。

    张芳随后又买了一些啤酒,张芳和张宁都不太能喝,喝点就有些晕了,尤其是张宁,喝了不到两瓶就晕晕乎乎趴在桌子上了,王果果是小孩儿,喝点就回去睡了。

    几瓶啤酒对贾鱼什么问题都没有,再说他是修炼身体,本来就能抵御酒精之类,酒精过多影响甚至,便会被通灵戒吸收干净。

    贾鱼倒是极为清醒的,张芳有些迷糊,笑着说自己失礼了,然后把儿子王果果抱回房间,把张宁也扶着回到房间,这丫头还在比比划划的说喝喝喝,但人已经东倒西歪的了。

    “贾鱼,实在是不好意思,来,我陪你喝。”张芳已经有些醉意了,醉意一些的张芳,更有诱惑。

    又跟贾鱼喝了几杯,张芳醉意更浓,贾鱼偶然问一句:“芳姐,果果的父亲呢?”

    “啊?”张芳闻言,竟然神色暗淡下去,随后眼圈发红,像是要哭了。

    贾鱼不仅安慰道:“是不是他父亲去世了?”

    “没,没有,唉……”

    张芳说着又喝了一杯酒,失落的简单说了几句。

    原来张芳在大学期间就认识了帅气的王刚,那时候很多有钱有势人追求张芳,但最后还是选择了这个踏踏实实的小伙子。

    后来王刚也不错,进入了一家不错的公司,也买了这套镇里的房子,两人有了孩子,本来以为可以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张芳却没料到,王刚竟然出轨了他的女上司,女上司趾高气昂的给她钱,让他们离婚,张芳冷笑几声,把钱甩过去。

    虽然没要钱,但还是同意离婚,王刚心里有愧,净身出户,跟女上司过去了。

    张芳说着悲恸起来,贾鱼扶着她香肩,安慰几句。

    “芳姐,你不用太难过,其实天底下好男人多得是,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好:天涯何处无芳草,天下到处都有**,不至于难过的。”

    “你……你说的轻松,我可是一个离婚,带着孩子的女人。”

    “那怎么了?”贾鱼附身说:“芳姐,你现在更迷人了,那个王刚不选择你,是他的愚蠢,你看看你现在跟张宁差不多,也像是二十二三岁的女人,皮肤这么白,身材这么好,这么有气质,多少男人都被你吸引呢。”

    “瞎说。”张芳摇摇头。

    “没有,我可没有瞎说,芳姐,你真的不了解自己么?你愿意,多少男人会排着队喜欢你哪。”

    “不行,我现在还有果果。”张芳摇头。

    “那又怎么了?国人有些时候就是被传统的束缚,你看人家老外,人家根本不在乎孩子什么的,就国人女方要彩礼,南方又嫌弃女方有孩子什么的,其实人活一辈子,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去束缚不累么?活着就是活着,就是不要压抑,压抑情感,压抑身体,压抑本性,我说的是压抑性,咳咳咳,那样不难受么?”

    “你……你瞎说什么啊?”张芳两眼迷离的看过去。

    她双目是那样的大而柔长,眼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唉,芳姐,我真的挺可怜你的,你多久没有……男女生活了?”贾鱼问。

    “你……你怎么问这个?”张芳呼出口粗气问。

    “芳姐,你是个女人啊,而且青春就这么几年而已,你多久没有经历男人了?”

    “唉……离婚之后就没……那时候孩子才满月,也是因为我怀孕期间到生孩子这段时间需要安胎,没法男女生活,所以这时候王刚才……果果今年六周岁,我应该从二十一岁怀孕就没有,现在二十七……六七年,我都不知道摸摸的感觉了,啊……”

    张芳说完,感觉胸前被抓了一下。

    她看着贾鱼,忙脸红说:“你干嘛?不要这样……”

    “芳姐,我帮帮你吧。”贾鱼说着把她抱在怀里,一手扶着她脸颊,在她脸上轻轻蹭了一下,手顺势摸着她的玉颈和耳根。

    “别这样,这样不好,你是我妹妹的男朋友……”张芳脸红推脱,但身子却一阵阵发软。

    “芳姐,你何必这样压抑压制呢,人活一辈子不容易,你不说,我不说,谁又知道咱们两个呢?”

    “那也不行,我良心上过不去。”张芳摇头道:“再说,我也不想耽误你,我那样变成了坏女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