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井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刚没想到贾鱼腿劲这么勇猛,贾鱼这还是收住内劲,一脚踢在他胸口,把他踢出三四米远落地,手里的花也散了,礼盒也飞了,里面散开,竟然是一套婚纱。

    贾鱼忙上去一脚吧礼盒踢飞,女人心总是软的,见不得玫瑰和婚纱啥的,别让张芳再回心转意。

    随后扯着王刚往他奔驰车那里走。

    贾鱼扯着王刚拳头便贴身打在他身上,这样近身的拳头在一般人打出去是没多少力道的,但贾鱼修炼的身体,这样打出的拳头也是力道十足,只是打王刚这样的普通人,还是收拢一些劲头的,不然能把他打死。

    贾鱼边打王刚自己边叫唤:“哎呀,好小子,你竟然敢打我,哎呀,真疼啊,哎呀疼死我了……”

    王刚气坏了,自己被挨揍,这打人的还叫疼,但贾鱼这样的拳头属于暗劲,表面上看不到伤,受的全是内伤,把王刚塞回奔驰车内,这小子已经浑身酸痛,也明白自己不是眼前这个半大小子的对手了。

    “好,好小子,你有种,你敢不敢给我留个姓名?”

    “哈哈,电话留给你多好啊,我叫贾鱼,电话是……”

    贾鱼说完,王刚狠狠点头:“行,行,你小子有种,有种,给我等着……”

    贾鱼根本不鸟这货。

    甩上车门去安慰张芳了,王刚启动奔驰车开向医院方向,这浑身疼痛不已,但表面却看不出什么伤来。

    王刚想到报警,但随后想想报警是便宜这小子了,自己会有更狠的手段制服他,反正这小子留下电话和姓名,自己就不怕报复不着人。

    ……

    贾鱼回到张芳处,张芳正在擦着眼泪,贾鱼安慰她,把她扶回家,在家门口的时候,张芳扑进贾鱼怀里哭了起来。

    贾鱼美人在怀安慰道:“芳姐,别哭,别哭,这就是个人渣,你不要相信他,他再敢来,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收拾他。”

    “贾鱼,太谢谢你了,我知道他是个人渣,这样的人靠不住,也不会是个好父亲。”

    “嗯嗯。”贾鱼点头道:“芳姐,你是个明白人啊,女人啊,有的时候心不能软,尤其对这种人渣,你心软了,他还会玩弄你,拿你当傻子,玩弄够了,他又跟有钱的女人跑了,这就是个臭不要脸的小白脸,芳姐,以后有我照顾你,你别怕。”

    “你……别这样,很不好。”

    张芳说着抬起头,贾鱼一下亲到了她的红唇上。

    她的嘴唇那样甘甜,贾鱼一时间有些迷失,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捕捉那逃避的香舌。

    张芳忙激动的推开。

    脸红道:“别这样,都在门口了,别让宁宁看到。”

    “好,好,芳姐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先走了,你把门锁好。”

    “嗯嗯,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吧。”张芳低着头回了房间。

    贾鱼感觉刚才那一亲,有种进入天堂的感觉,自己喜欢羞答答的少女,当然,羞答答的少妇自己也是好喜欢……

    贾鱼晚上到朱芳芳那里过夜,虽然朱芳芳极力挣扎,但还是两只小手被贾鱼抓到了。

    “哎呀,弟弟,你别闹了,这样不好,真的很不好……”朱芳芳摇头说。

    “怎么了?”贾鱼笑问。

    “你……你那方面太强了,我真是伺候不了你了,要不……我给你钱,你出去找女人吧……”朱芳芳说着还真掏出两千块钱。

    贾鱼差点笑了。

    “别的芳芳姐,有你了,我咋还去找小姐呢?那些人哪有你漂亮啊?”

    “切!这么说你小子找过喽?”朱芳芳狭长美眸问。

    贾鱼作为老司机,这种问题当然不会犯傻了。

    “哈哈芳芳姐,我怎么会找呢?我心里只有你哈。”贾鱼说着搂着朱芳芳玉颈亲了几口。

    “切,我就是考验考验你,你如果刚才承认真找,看我不把你给切了的,家里面有免费的,你还敢去外面乱扯……”

    贾鱼笑嘻嘻的把她拦腰抱起。

    朱芳芳脸红扑扑的,显然是潮红发情了。

    点着贾鱼鼻尖说:“你一会儿轻点,别像以前那样干我干的那么狠,我屁股瓣都让你给干肿了……”

    “嘿嘿,那行,那行……”

    贾鱼笑笑,抱着美人往浴室里走,朱芳芳现在算是她的一个解决生理问题的女人,加上这女人够骚够浪,也是贾鱼喜欢的那种类型。

    但是肉吃多了也就不香了,总是一个女人贾鱼也有些不满足。

    吧朱芳芳抱着进入浴室,把她身子脱光,在她身上每一寸的肌肤游走,最后直接从她的背后插了进去。

    朱芳芳叮咛一声,里面已经春潮泛滥了,但是想到每次进入天堂之后,贾鱼是系上裤带走了,自己却遭罪的疼了好久。

    忙感受着体内的东西搅动,随即还是娇嗔的说:“别……别那么用力干我,你轻点好不好?我也是肉做的,就你那力道,铁板都能撞断了。”

    “好,好,我轻点,我轻点。”贾鱼嘴上答应着,但是朱芳芳这么一说,他还是压制不住情绪的激动了。

    两手抱着朱芳芳蜜桃一样的翘臀,下面开始加快着速度。

    朱芳芳开始叫成了一窜,身子也在不断的抖动。

    过了半个小时,贾鱼还没有喷出去的**,便闭上眼睛,想象这身下干着的不是朱芳芳,而是张宁的姐姐张芳。

    贾鱼意识中在不断的重复和默念着:“张芳,张芳,我在干你,我在干你……”

    这样一来,果然更坚硬无比。

    在朱芳芳下面不断泛滥发出咕叽声音之时,贾鱼终于发出一连串的冲击力量,力量拍击在朱芳芳的臀部上,就像是巨浪拍击着礁石,就像是两辆汽车在不断追尾,发出巨大的啪啪声。

    最后在贾鱼一百多下的冲刺之下,朱芳芳终于抑制不住的井喷了。

    一股黏黏的液体喷了出来,也喷到了贾鱼身下,贾鱼一摸黏糊糊的,而朱芳芳的身子也随之软的不能再软了。

    贾鱼兴奋到了顶点,跟她这么多回,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井喷的状态了。

    这种状态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有的,贾鱼最后发出几十下的强烈的撞击,随后跨步用力往前一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