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联袂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全部力量顶在朱芳芳的尾椎位置。

    一股滚烫的液体窜入朱芳芳的身子当中。

    朱芳芳整个人抖动的如同筛糠,而贾鱼闭着眼睛,还在幻想着身下的女人是张芳。

    “张芳,我真的好喜欢你,好喜欢你……”贾鱼在喷出去爽的竟然低念出声。

    幸好身下的朱芳芳已经软的不成样子,甚至爽的意识都已经涣散,正在回味着刚才的那段强烈冲击带来的无限的快感。

    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做女人的幸福,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欲仙欲死了。

    贾鱼把东西从她的身下抽出来,张芳芳还是闭着眼睛在回味无穷当中。

    调好水温,贾鱼给自己冲洗了一番,随后要给朱芳芳进行冲洗,但见她那副回味发骚的样子,微微摇头。

    把她抱起来,温水冲击着她的酮体,过了一阵子冲洗好了,贾鱼把她再像是女圣体一样的抱到了床上,慢慢的品尝。

    朱芳芳过了好久,才感应过来,这次贾鱼直上直下的进入,这种直接的方式,还有有节奏的噗嗤声,让她再次慢慢进入了顶峰状态。

    一晚上,朱芳芳被弄了三次,第四次的时候她声音虚弱的摆手拒绝,只躺在贾鱼怀里进行着无限的回味了。

    而在睡梦当中,朱芳芳还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咪一样,轻轻的冲贾鱼呢喃低吟,说做他的女人真是幸福,愿意一辈子都做他的女人之类的话。

    贾鱼在她的额头亲了亲,觉得朱芳芳是个好妞儿,而且更重要是这妞儿下面很紧的。

    第二天一早,朱芳芳算是起不来了。

    贾鱼穿好了衣服,在她白嫩嫩的大屁股上拍了拍说:“宝贝,我上班去了哈。”

    “哦。”朱芳芳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

    贾鱼哈哈笑说:“怎么了?这么没精神啊?你看我昨天晚上赐予了你那么多的力量,你怎么还是无精打采的?要不……咱们再来一次?”

    “不行……不行……”朱芳芳连连摇头。

    随后气息轻轻说:“你是去公司不?如果去公司,还得给我请个假呢!”

    “请假?大宝贝,你现在可是我的助理啊,请啥假啊还?”

    “那不行的……”朱芳芳弱弱说:“哪个大公司的规矩都是很严,都是很多的,比如华南集团吧,是要必须请假的,你给我请个病假也行啊……”

    “那行,我就请一个。”贾鱼要走了,但还是回头看了一眼那白嫩嫩的大屁股。

    最后还是忍不住拉开拉链,掏出东西,随便把朱芳芳的大白腿一条扛在肩膀上,下面直接进去了。

    朱芳芳感觉有大东西进入,仰起脸,看到贾鱼,忙说:“不行,不行,你这个混球,你是不是要糙死我啊?绝对不行……”

    朱芳芳越是这么说,贾鱼便越是兴奋的不要不要的,已经开始快速的动了起来。

    一边亲吻着她雪嫩的大白腿,下面一边快速的进行。

    男人一大早上都是要勃起的,这一次速度也快,贾鱼也不想磨蹭时间,在**了几百下,近十分钟之后,终于一股岩浆喷射而出。

    最后呼哧呼哧的压在了朱芳芳雪白柔嫩的身体上。

    “混蛋,混蛋……”朱芳芳小嘴嗔怪着,但还是嗯嗯出声,细长莲藕一样的雪臂爱抚着贾鱼的头,感觉贾鱼在咬着她的奶。

    朱芳芳怕他一早上的再来一次,忙用力推了推说:“我真不行了,真不行了,放我一马好不好?求求你了……”

    “好吧,好吧。”贾鱼起身亲了亲她的红唇,拔出东西,甩了甩,几滴液体甩在她的大屁屁上,随后塞进了裤子里。

    贾鱼出了门,朱芳芳懒洋洋的,不禁摸出了电话,想了想给自己的好闺蜜唐笑笑打了过去。

    嘟嘟几声,那边接听。

    “喂,芳芳,听说你最近进入华南集团董事会了?真是恭喜恭喜哈?”电话那边的淌血一阵报喜说。

    “呵呵呵,那不不全是你这个大妞儿的功劳啊?哪天我得请你吃饭呢,好好的请你吃呢!”

    朱芳芳这么说,唐笑笑却是有些蒙圈的。

    不禁一阵的不明所以问:“怎么回事?你进入公司董事会,跟我有啥关系啊?那董事长又不是我的二大爷,我也没帮你忙什么的……”

    “哎呀,你这个妮子,都帮我大忙了,难道你真不知道吗?还是跟我俩装糊涂?”

    唐笑笑蒙圈问道:“我装啥糊涂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好不好啊!到底咋回事?”

    “哦,呵呵,那我就提示你一下吧,因为贾鱼。”

    “贾鱼?”唐笑笑愣了下,想到那个十**岁的少年,手里还握着自己的一段果体视频呢,但最近自己这边有几笔款子没有跑下来,准备跑完这几个任务之后就去找贾鱼,让他把关于自己的视频删掉,都欣赏这么长时间了,也应该欣赏够了的……

    “贾鱼?怎么了?”唐笑笑眨眨眼问。

    她的头发略短,但更显个性。

    “呵呵呵……你啊,没被那个小子给弄过?弄的你舒服不舒服?”朱芳芳咯咯咯笑问。

    “你……哎呀,老同学,你怎么能瞎说呢?我跟他根本就没什么的。”

    “哦?真的没什么?”

    “嗯嗯,很纯洁的,不信我都和你交代……”唐笑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朱芳芳这才信了。

    不禁幽幽的喟叹说:“哎呀,原来一切都是天意,都是天意啊……”

    “怎么了?”

    朱芳芳呼出口气说:“笑笑,你知道驴的那根东西么?贾鱼就是一头驴啊,那东西真狠,真跟驴的一样,我现在都不行了,幸福的不行不行的了,早上又干了我一次,把我舒服死了……”

    “哎呀,你这个小骚蹄子,还真是浪的不行了!”唐笑笑虽然也不是雏儿了,二十六七这年头哪有几个是雏儿了……

    但是老同学这么直接,她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朱芳芳闲着也是闲着,便幽幽的显摆了一遍经过。

    听的唐笑笑下面都泛滥了,恨不得用手伸进去抠一抠自己的两腿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