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们的闺女现在贾书记的火锅店一个月工资两三千块,村里的男劳力也在贾鱼书记的工程队,再不就在现在的冷库工作,现在贾鱼书记又弄了酱菜厂,咱们的老人也能来这里干点力所能及的活赚点钱,现在咱们村的集市也要回来了,通往县里的路也快修成了,咱们村的生活越来越好了,但是现在,

    那些曾经不帮助我们的贪官又来了!那些曾经欺负我们的官僚又来欺负我们了,我们夹皮沟村有难他们不帮,现在我们要过上好日子了,他们来拆台,他们看不得咱们过得好啊!说荒山影响环境,咱们这荒山都多少年了没人承包,他们那个时候怎么不来说说环境?他们那些炼钢厂,造纸厂,化工厂怎么他妈的不说影响环境?咱们一个冷库,一个酱菜厂还是手工酱菜就影响他们的环境了?老少爷们,你们信吗?忍吗?”

    “不忍了!”李二狗一直被他媳妇拉着,听说酱菜厂出事了,开着翻斗车,拉着一车工人就赶到了。

    这时他甩开媳妇的手,第一次把媳妇甩了个跟头不去管,大声喝道:“村里的老爷们们!大家听我李二狗的,这帮工商局的孙子要是敢动咱们酱菜厂一手指头,咱们就把他们的狗车掀翻,把他们都抓住扔到后山悬崖里面去!大家敢不敢?”

    “敢!好!”

    “妈的!出了事儿我李二狗第一个偿命!这群狗东西,现在都给我乖乖的!敢动一下,咱们就揍死这帮狗娘养的!”

    带队的环保局的另一个副局长见民情激动,帽子都掉了,身体也一阵的哆嗦起来,嘴里反复重复着:“刁民,这夹皮沟村纯粹是一群刁民啊……”

    平时他们欺负个体单体老百姓都欺负关惯了,已经认定老百姓都是软柿子,随便捏。

    如同柔弱的水滴一样,但是这些水滴真汇聚起来,那就是巨浪滔天凶残无比的黄河了。

    他忙打电话给公安局,公安局都由沈大康说的算,根本不鸟他,给派出所打也没用,沈大康已经下来命令。

    他随后打到了乡里,乡里的秘书张宁撅着小嘴儿嘟嘟道:“对不起,柳镇长已经下乡去做民意调查去了……嗯?她的电话?告诉你也没用啊,她没带电话……”

    ……

    最后,还是沈大康亲自带人到场,当着老百姓的面,把环保局的人一通臭骂,老百姓才放车放人。

    公安局把环保局这些人带走,老百姓一阵欢喜鼓舞。

    张才摇头哭笑不得,这种人心鼓舞的场面,或许在当年粉碎xx帮的时候才有的。

    贾鱼见事情都摆平了,到场维持一下民情激愤,不然这情绪真如同山洪不可控制了,贾鱼一道,就如同沸锅里加了一瓢凉水一样的消停了。

    村民开始个忙个的,李本山又给贾鱼弄了一套机械包装食品的设备。

    其实包装这玩意也简单,就是真空包装,那种机械贵的需要几万,但是便宜的一百多块钱就能搞到。

    贾鱼的酱菜厂走正规化套路,自然不在乎几万块钱,至于咸菜本来就保鲜,防腐剂贾鱼不建议放。

    商品标识也简单,印刷商品包装袋也就几分钱一个,这些琐事李本山找人处理了,贾鱼这时发现,不知不觉间,夹皮沟的企业似乎要做大起来,这样一来,不得不需要一个管理的团队,他想让戚薇那边派一个团队过来,但又怕这段时间给戚薇接触对她不利。

    贾鱼始终有一股危机意识,降头师的阴影一直在他身边笼罩没有消退,如果降头师早早的出现,贾鱼还不怕这个了,担心就是这本来瑕疵必报的降头师如今迟迟不露面,似乎就在酝酿着更大的危机,就像是波澜平静的海面,蕴藏着惊天骇浪一样。

    降头师算是一种巫术,练到一定境界,人的头便可以飞出人体去进行攻击,属于一种邪术。

    贾鱼琢磨着,要不要主动出击,那样呢不会这样的被动。

    到晚上的时候,马晓宇发来信息,说万春红已经出现了。

    贾鱼也有些小兴奋,开着宝马去看戏。

    万春红极度的无聊,她的家势不错,父亲是厅级干部,早年出国留学,那时候岁数小不懂事,长得也漂亮,没抵御住诱惑,跟外国老黑搞了,后来怀孕了老黑还搞她,她就被搞流产了。

    导致以后也生不出孩子了,国外老黑家庭观念不像华人这么重,老黑也喜欢玩,也不在乎她生不生孩子,但是后来万春红发现老黑跟个日本女人在一起啪啪啪,愤怒的万春红发飙,但被老黑抓住两只胳膊,万春红这点小力量,在老黑面前如同小蚂蚁一样了。

    万春红一气之下回国,进了政府部门,期间也谈了几个朋友,但是人家嫌她不能生孩子,同居几年也不要她了,后来跟个男的结婚,那男的家庭一般,说不在乎她能不能生孩子,后来那男的借助她的力量也当了官,跟她离婚了。

    三十几岁的万春红万念俱灰,在事业上她是可以的,但是感情上是个失败者,后来家里撮合二婚的她跟比她大十几岁带着两个孩子的王叶璞结婚,那时候王叶璞只是个副处级。

    当时万春红的父亲在是常务副省长,王叶璞虽然比她大十几岁,但长得娃娃脸,看着也像三十几岁的样子,而且为人特别的细心,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的呵护她,照顾她,把她这块坚冰慢慢的融化了。

    两人结婚十几年,王叶璞本人奋发,加上踩着他父亲的关系一路飙升,当了市长之后就不跟她睡了,等成了市委书记,就更不理她了,万春红也想开了,那就各玩个的。

    她现在有些思念小白脸王刚了,那家伙器大活好。

    正琢磨着,一个貌美的男人过来搭讪,男人文质彬彬,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白衬衫内可以看到他凸显分明的肌肉。

    “美女……认识一下好吗?”

    “你谁?”万春红眯缝着醉眼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