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去要钱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何丽娜白了他一眼,随后娇羞说:“讨厌呢,一会儿的。”

    贾鱼嘿嘿笑了,两人心照不宣,何丽娜麻利的放了小炕桌,把四个菜摆好,随后倒了白酒。

    贾鱼本身修炼身体,喝酒没啥事儿,两人刚喝了两杯,吃了两口菜,不料大门声响了。

    何丽娜趴着窗户一看,吓了一跳:“坏了,我家死鬼回来了……”

    贾鱼咳咳道:“你不是说他常年不回来吗?”

    “是啊!一走大半年,有的时候年底回来,咋今天就回来了!这……”

    “没事儿,我躲一躲。”贾鱼情急之下差点捏住灵水戒地盾逃跑,但想想不行,那样跑太惊世骇俗了,何丽娜得昏过去了。

    何丽娜焦急中拉着贾鱼到厢房,厢房作为小仓库的,有后窗户,随即推开后窗户,贾鱼跳窗户跑了。

    何丽娜关上窗户,这时,她男人已经进了屋,嚷嚷说:“人哪?何丽娜,人哪!”

    “这那,这那!你嚷嚷啥!”何丽娜腰上还系着围裙,擦了擦手到了正房。

    贾鱼跳出后窗户觉得有意思,没着急走,接着黑暗夜色捏着通灵戒地盾看看笑话。

    通过通灵戒窥探口,可以从下往上看两人在房间争吵着,贾鱼撇着嘴,觉得何丽娜穿裙子多好,这样直接就能看见里面穿的是啥色的,没穿裙子给个差评。

    何丽娜的男人长得还不错,瘦高的个,五官端正的,指着炕桌上的四菜一汤质问:“何丽娜!好啊你,给我戴绿帽子!”

    何丽娜当然不承认:“谁戴了?你少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那你这四菜一汤咋回事?”

    何丽娜两手抱胸哼哼道:“你许你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在家吃个四菜一汤咋了?”

    “扯淡!你吃的了么?”

    “废话!吃不了我下顿吃,也有冰箱,我省着老做饭了!”

    “那……这怎么两双筷子?”他男人指着问。

    何丽娜脸色微微一变哼道:“八双筷子怎么了?我乐意摆几双就摆几双!抓尖爪双,你真往我头上扣屎喷子,那你找到奸夫再说!”

    他男人还真找了,厢房,正房,大衣柜,连抽屉都抽出来抓了两把。

    何丽娜不禁靠着炕头冷笑。

    “现在你搜完我了,那我搜搜你,不搜你别的,把你的手机给我,我看看。”

    “啊?”何丽娜男人一下子木了,呵呵讪笑:“对了丽娜,我这次回来就是给你送钱来了,那个……这是两万块钱,够你下半年花对了……”他男人还真掏出两万块钱放在炕头。

    “哎呦!徐小明,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都一年没碰老娘的身体了,这里面肯定有事儿!手机给我拿来我看看!”

    “别,别的,丽娜,我现在就碰你,现在就嘭……”徐小明说着要抱何丽娜,被她一把狠狠推开:“你给我滚!现在你抱也晚了!徐小明,你少给老娘打马虎眼,不行咱就离婚,我告诉你,你在外面财产也有我一半。”

    “呀,丽娜,不能离啊,对了,我去我兄弟家一趟,一会儿就回来。”徐小明说完要跑,何丽娜扯着他衣裳,他蹦跶几下,蹦跶开了,跑掉了。

    气得何丽娜回屋也不吃饭了,直接躺在炕上衣服也不脱睡觉,然后没意思,给贾鱼发信息。

    “贾书记,忙啥哪……”

    贾鱼自然没空回她那玩意儿了,跟她也是没事儿撩闲,两人都是当礼拜天过,谁也没正经当回事。

    贾鱼也不想回去,万一人家男的半路杀回来呢,觉得跟个小媳妇这样犯不上,回到宝马车上,想了想几天过去了,张芳芳的大姨妈应该走了,便开车回到美容院。

    张果果小屁孩也在美容院住了,只是美容院房间特别多,张果果也独立住一个单间。

    张芳芳这些天也够累的了,把孩子哄睡着了,自己也迷迷糊糊的要睡了,这时,贾鱼来了,她有点小想念,但还是困的厉害,跟贾鱼说:“只许一次,多了不行……”

    贾鱼连连答应,但完事了一次,还是从后面又偷偷进去了,一个小时候第二次结束。

    张芳芳起身,找出小包包,拿出一千块钱递过去:“告诉你,去外面找吧,不够你自己再垫,我真不行了……”

    贾鱼吐了吐舌头,搂着张芳芳,开始哄她,不让她生气,搂着他睡了。

    贾鱼有点小郁闷了,张芳芳二十七岁,正是虎狼的年纪,怎么这么不禁干呢。

    一大早,修车行便给贾鱼打电话说劳斯莱斯好了,让他提车。

    贾鱼见张芳芳早就起来了,正忙着做早餐。

    张果果现在住在市区,也有校车接送了。

    张芳芳一早上忙碌着,充满了小熟妇的性感韵味。

    见贾鱼要走,她忙说:“这么着急啊,吃饭再走吧。”

    “不了,不了。”贾鱼过去掏了两把,在张芳芳气咻咻中逃走了。

    贾鱼把宝马放进车库,随后打车到4s店面提车,几个坑已经弄好了,贾鱼付了五万块修车费。

    随后开着劳斯莱斯去交警队,这钱得个报销了。

    还没等贾鱼去找沈贝贝,交警队的这些看热闹的就嘻嘻哈哈的把消息给传开了。

    “哈哈哈……女暴龙有麻烦了,哈哈哈……”

    “是啊,是啊,把人家的劳斯莱斯弄出了几个大坑,现在人家来要修车钱来了……”

    “好啊,好啊,昨天她还踹了我一脚哪,今天就遭到报应了,哈哈哈……”

    交警队沸腾了一阵。

    贾鱼刚下车没走几步,一个窈窕的女警用个本夹子挡住半边脸快速走到他跟前嘀咕:“你怎么还找到我单位里来了?不就是个修车钱么?至于么……”

    “大姐,那是五万块那。”

    “我知道,我知道,咱们出去说,商量商量还不行么。”沈贝贝底气极低。

    难见这个女人气势这么弱,贾鱼感到很满足。

    “嗯嗯,那咱们去外面说吧。”

    开车跟沈贝贝到了外面,贾鱼笑道:“行啊,这回到外面了,还钱吧。”

    “额……这……”沈贝贝伸出一只白白净净的小嫩手在贾鱼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