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证据说话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雨了啊?这一路就没咱们的车辙了。”

    夏丹丹明白了,刚才追自己的那几辆车都翻沟里去了,这种时候就是检验好车的时刻了,在安全性能反面,劳斯莱斯这款自然是那种几万块的小车无法比拟的了,加上贾鱼开车极速也非常好,一手旋转方向盘,一手搂着她。

    想到这里,夏丹丹不仅一阵的脸红,这算什么事儿啊?

    但后面的这些车出了事故,按照天朝现在的法律,自己跟贾鱼也有间接责任的,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自己跑,他们就不会追,就不会翻车造成伤亡。

    比如抓到小偷儿,不能打,打了需要赔偿小偷医疗费,因为你可以抓,但打就犯法了。

    这样的法律……

    这样一下雨,就没有任何证据了,夏丹丹也不是傻叉,更不是圣母,这帮人要抓她回去霍霍,她反倒承认翻车和自己有关,那就是大傻叉了。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贾鱼绕了几个大圈,随后绕上了公路,劳斯莱斯速度自然不是盖的。

    “不,我不回去。”夏丹丹坚定的摇摇头说。

    “那你……去哪?”

    “我得采访你。”夏丹丹转过脸来,脸上说不出的坚定表情。

    “我擦……”贾鱼郁闷了,这妞儿意志力也太坚定了。

    “大姐,别的,我服你了,你是刘胡兰啊?”

    “贾鱼,你必须接受我的采访!”夏丹丹坚定道。

    随后从小包包里翻出录音笔就要问问题。

    “别,别在车里问,太危险了,那个……你今天也别回家了,干脆我带你去宾馆开房吧。”

    夏丹丹脸红了一下,然后补充说:“那就两个房间,你一个,我一个,我采访完毕就回到自己房间。”

    “好说好说。”

    贾鱼把车一顺,想了想说:“今天晚上咱就别回姚安市了,去姚安市免得受到怀疑,咱们就去姚安市附近的小城市吧,也不算远。”

    “嗯,行。”夏丹丹小声嗯了一声。

    贾鱼把车开到耀莱县,这里离着姚安不是很远,随后找了一家不错的宾馆开了两间房,到了房间,夏丹丹还要迫不及待的采访,贾鱼道:“我都饿了,还是先吃饭。”

    夏丹丹没办法,等贾鱼叫了外卖,两人吃了,夏丹丹也是饿了,吃了不少,贾鱼随后朝卫生间走去。

    “你……”

    “大姐,我得冲个澡啊,冲完澡咱们再采访。”

    “行,那我等。”夏丹丹等了十多分钟,正焦急的时候,见贾鱼出来了,而且光着出来的,耍着下面的东西。

    “妈呀……”夏丹丹脸通红大叫了一声:“你……你……”惊的她说不出话来,她二十几岁了,没经历过但也听说过的,这种男的百万分之一的几率啊,太强了。

    贾鱼也叫了一声:“呀,你还没走啊,我还以为你回房间了呢,这扯不扯,丢人了。不过也好,白天的时候我看你了,现在你看我了,咱们俩扯平了……”

    夏丹丹叫道:“你快点把衣服穿上啊……”

    喊了一声,她也忙跑回自己的房间,过了一阵,夏丹丹再敲门的时候,没人应声,她找来宾馆的服务员开门,服务员摇头道:“刚才和你来的那位先生已经退房了啊!”

    “什么?退房了?”夏丹丹摆摆手,服务员回去了,她气得一阵咬牙跺脚,没想到又被贾鱼这小子给金蝉脱壳了,但是老娘也不是吃素的,你的底细也摸的清楚。

    贾鱼开车回到唐笑笑那里,跟她翻云覆雨了两回,搂着唐笑笑睡了,第二天一早,唐笑笑打着哈欠说要回家一趟,贾鱼嘿嘿笑:“既然要回家,那再来一回,免得想念。”

    “不行,你还没完了呢。”唐笑笑起身给贾鱼做早饭,贾鱼还是忍不住在她后面把她裙子撩起来然后运动。

    唐笑笑气极道:“回去就再不回来了。”

    贾鱼完事又嬉皮笑脸的哄着她,两人吃了早饭,唐笑笑开着自己一辆甲壳虫回家了。

    贾鱼也收拾利索,到了夹皮沟村的工地,路已经修好,虽然不像国产那种财大气粗的几十米宽,但有了这条路,老百姓进城方便太多了,在山里采的野果也能当天到县里去卖,在县里买了东西也能当天返回了。

    剪裁仪式已经准备好了,这次不禁镇长柳如眉来了,副县长也来蹭热闹来了,贾鱼也不鸟这个副县长,不过开场白还是要副县长讲话的,只是他讲话下面根本就没有鼓掌的,嘀嘀咕咕骂的倒是不少,市里报社的记者李晴也到场采访,倒是电视台的人没来,贾鱼有点奇怪。

    其实电视台也应该来的,只是《特约时间》的主持人夏丹丹昨天晚上生病了,也是一天经历的事儿太多了,躺在宾馆大床上就呼呼睡着了。

    贾鱼最后上台发言,只是他一发言,下面老百姓掌声极为热烈,等到了剪裁的时候,贾鱼也不客气,直接咔嚓咔嚓几剪子剪了,那个副县长从修路到最后根本没出一分力气,现在剪裁的时候屁颠屁颠的到场了,对于这种不要脸的人,贾鱼自然撅他面子。

    剪裁完毕,庆祝通车,就在公路边做饭炒菜,摆上流水席,这些村民喝酒吃菜热闹至极,也有不少敬贾鱼酒的,贾鱼正吃着,电话一阵的振动,见是沈大康打来的,走到僻静处接听。

    “贾兄弟啊,你怎么又闯祸了?”

    “闯祸?闯什么祸了?我今天是剪裁通车啊,是好事儿啊!”

    “那昨天晚上哪!现在案子我压下来了,昨天晚上有三辆车在四合路的路口滚下陡坡,造成三辆车报废,里面有个人一死五个重伤。”

    “呷?这管我什么事儿?”贾鱼撇撇嘴道。

    “唉,有目击者说,他们是在追一辆劳斯莱斯的车,整个姚安市,劳斯莱斯就你一辆啊,你说不找你找谁啊?这可是人命大案啊!”

    “呵呵……目击者?”贾鱼唉了一声:“哪里的目击者啊?这样的目击者我花钱也能找一堆的,有没有视频证据啊?对了,既然是滚下山坡,那就应该有劳斯莱斯的车辙痕迹啊,有这样的证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