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父女俩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明白,沈大康是副市长,又是公安局长,得罪的人不在少数,很多犯罪分子甚至同僚都有可能暗地里朝他捅刀子的。

    开打了铁栅栏,贾鱼跟着进了他家,这屋子也就六十多平,两个小卧室,一个小厨房,还有个小客厅,一切看着都是那样的紧凑,甚至袖珍。

    屋里被打扫的很干净,贾鱼见沈大康一个人,婉转的问:“你的另一半?”

    “哦,我们离婚了,呵呵,离婚十几年了,贾兄弟,你想吃啥?咱在家里做。”沈大康问。

    “额,行吧,家里有啥啊?”

    贾鱼看这个家的确够朴素的,没想到沈大康家里竟然还是个勤俭劳模的家。

    贾鱼开玩笑的打开冰箱说:“看看这里面有没有钱。”

    “哈哈哈……”沈大康笑道:“我可不爱钱啊。”

    “了解,了解,你工作认真,又灵活,又进取,有不但责任,不爱钱,不爱女色,你就是个典型的官迷,爱当官么。”

    “啊?”沈大康愣了下,随后点头笑了:“以前也有人这么说我,说我是个官迷,为了头顶的乌纱帽,可以六亲不认,唉……”

    贾鱼又走进厨房,见里面有鸡有鱼,说道:“行啊,就吃这个吧,有鸡有鱼,这就是小康生活了。”

    “好,好,那今天就吃这个。”沈大康正要做饭,门铃响了,贾鱼过去开门,门一开,一个声音叫道:“老爸!惊喜吧,哈哈……咦?不对,你是谁?”门口站着一个白色运动装打扮的女孩儿,皮肤白嫩,大腿雪白的。

    沈大康忙傻眼古来:“玲玲,你不是说明天回来吗?”

    “哈哈,这不更是惊喜么,对了,这位是……”沈玲玲看着贾鱼。

    沈大康忙说:“哦,这是你爸爸的同事贾鱼同志,玲玲啊,快叫叔叔。”

    “他……别逗了,年纪跟我差不多,那我就叫你贾哥好了。”

    沈大康一拍脑袋,知道贾鱼这家伙是什么人,可不能让自己女儿离他太近了。

    忙说:“那个,玲玲啊,跟我到厨房,一起做菜。”

    “你做菜?”沈玲玲一愣,两人在厨房忙活,霹雳啪嚓像是打架似的,贾鱼进厨房一看,这父女俩手忙脚乱的忙活,还都没弄明白。

    忙说:“还是我来吧,你们都出去吧。”

    “你会做饭?”两人一愣。

    便被贾鱼推了出去,随后插了门,不然贾鱼施展出刀法,两人都骇然了。

    很快,四菜一汤就做好了,父女俩一愣,而且这四菜一汤都是色香味俱全,沈玲玲吃了一口不禁点头赞叹道:“好吃,好吃。”

    沈大康也称赞,还拿出了一瓶茅台。

    贾鱼笑道:“大康同志,你这怎么也收礼了啊?”

    “哎呀,这可不是我收礼的,我沈大康可不收礼,这酒啊,是我自己买的,今天高兴,启开喝,庆祝庆祝。”

    茅台启开,三人吃吃喝喝,沈玲玲性格开朗,也跟着喝点小酒,小脸红扑扑的极为可爱。

    这种开朗的性格极为容易相处,跟贾鱼没多久就嘻嘻哈哈,比比划划的了,贾鱼也是老司机,说话极为讨小女孩儿喜欢,两个叽叽嘎嘎的聊的极为融洽。

    沈大康酒量很差,喝了两杯茅台就舌头大了,比比划划的还从卧室拿出吉他,弹奏一曲李白的《将进酒》。

    别说,沈大康用吉他简单的几个音,还真弹奏出了《将进酒》那种高亢、激昂,甚至还有一种壮志未酬的英雄气短来。

    沈大康谈着谈着,还在卧室拿出一把宝剑,舞动起来,最后舞剑完毕,沈玲玲鼓掌道:“老爸好棒,老爸好帅。”

    “唉……”沈大康收了宝剑叹道:“可惜啊,壮志未酬,我真想挥剑斩杀所有贪官,可惜啊可惜……”

    “呵呵,大康同志,我觉得你有扭转乾坤的理想,这样的理想有点过大了,不过放大自己的理想也好,目标是扭转乾坤,现在是姚安市副市长,已经是万万人之上了,全国十多亿的人口,而在编干部,也就六七十万,你这个级别的,也是更少的,这么说,你已经是亿万以上了。”

    “唉……壮志未酬,壮志未酬啊……”沈大康说着又喝了一杯酒,有些迷迷糊糊的了。

    “贾哥,帮帮忙,把我爸扶进卧室吧,我扶不动他。”沈玲玲说。

    “好。”贾鱼也没用她扶,自己一手拖着沈大康就进了卧室。

    “呀,贾哥,看不出来你瘦了吧唧的,劲儿还真不小呢。”

    “哈哈……”贾鱼笑了,把沈大康放在床上回头冲沈玲玲挑挑眉毛:“没看出来,你这小妞儿还挺俊呢!”

    贾鱼就是想逗逗她,像是一般女孩儿肯定会娇羞害臊的。

    沈玲玲愣了下,然后咯咯咯笑:“小妞儿,小妞儿,很俊,很俊!谁家小妞儿这么俊!嘎嘎嘎嘎嘎!”

    差点把贾鱼吓一个跟头,心想这沈玲玲也太夸张了吧?这个猛女,惹不起啊!

    正好青山镇打来电话,让他回去进行剪裁仪式。

    “剪裁?什么剪裁?”贾鱼问。

    何丽娜低低道:“就是李建军搞的那个饭店的项目,现在饭店开不下去了,弄了个洗脚城。”

    “啊?”贾鱼差点喷了,心想这货是不是有病啊?你党政基层干部把桃色往一边推还推不过来呢,还大张旗鼓的搞,并且还要搞个剪裁仪式?这货就是往枪口上撞啊!

    “行,我一会儿回去看看。”

    实际上贾鱼可不想淌这趟浑水,这种事儿躲还躲不过来,就像跟着凑凑热闹了。

    洗脚城?李建军这小子还真是花样作死啊!

    贾鱼跟沈玲玲告别,这小妞儿不好逗,太生猛了。

    剪裁仪式贾鱼故意没露面,等剪裁完毕了,他才开着劳斯莱斯一副姗姗来迟的样子,见到李建军还一副十分抱歉的跟他握手:“哎呀,不好意思建军同志,来晚了,来晚了,咱们镇党委这么大的事儿,我竟然下乡考察给错过了,可惜啊可惜。”

    “呵呵,贾鱼同志客气了,不晚不晚,正好来讲几句话吧。”李建军礼让着,正好台子还没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