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降头师的报复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人客气了一番,随后挂了电话。

    正这时,贾鱼感觉右手中指的通灵戒忽的一阵的震颤,这亦是预警危险了。

    贾鱼本能的到了外面,四周查看着,并未发现什么危险的痕迹,而且这是在大白天,如果有危险,显然是在黑夜才更恰当。

    但通灵戒还是震颤个不停,预示着危险就在不远。

    贾鱼骑上了二手摩托车,突突突的开出了村子,心想既然找不到危险,就先离开一阵,说到底,他还是更相信通灵戒了。

    贾鱼再往前骑,见到一个小村子,这个村子属于小柳树村前方的村子,叫银宝村,一群小孩儿在看耍猴儿。

    贾鱼不禁慢了下来,自己小时候倒经常看耍猴儿的,那时候学校放电影,一人收五毛钱,耍猴儿的,表演杂技的,时而来到村子里表演,有时候也不要钱,就要几斤苞米,或者给几个鸡蛋,但这年头看耍猴的少了,耍猴人也很少出现。

    眼前一个身材高大的秃子,穿着浅酱色的服装,领着两只猴儿进行杂耍,两只猴儿在这人身前身后转着,做着一些古怪的搞笑的姿势,叽叽叽的叫个不停,一群孩子跟着嘻嘻哈哈的笑着,还有一些大人也在旁边看,时而投过去一些饼干面包给猴子吃。

    耍猴人走在哪,两个猴子就跟在哪,猴子没有栓着,很灵巧的落在耍猴人的肩膀。

    “这位施主,行个方便……”耍猴人朝贾鱼伸出手掌。

    他微微低着头,头上还戴着个凉帽,凉帽遮住了半边脸,声音低沉,为人沉稳。

    贾鱼掏出十块钱放过去。

    “谢谢。”耍猴人道了一声谢,贾鱼发现他的打扮像是和尚,又像是走江湖的,呵呵笑问:“这位想先生,你是来找人的吧?”

    “嗯,是的。”耍猴人淡淡一句。

    “哦?”贾鱼挑了挑眉头:“既然是来找人的,不如我帮你找吧,咱们去那边谈谈?”

    贾鱼一甩头,前方是一片荒地,很贫瘠的。

    小时候贾鱼经常跑到这里玩儿,因为这里曾经是一片坟地,老百姓都信邪,四周的土地都开垦了,唯有这片坟地没有人开垦,现在种地又不赚钱,所以更没人动那里了,一直荒着。

    那片地势也有些像只盘子,四周长满荒草,外面风和日丽,但是一进入了这里,便忽的起风。

    贾鱼小时候经常在这里避暑,也不明白大热的天为啥就这里起风而凉快。

    耍猴人往上抬了抬草帽,露出一双细长蛇形的眼睛,两眼透出一股恶毒之色。

    点头声音有些沙哑的笑了:“呵呵呵……呵呵呵……”他只是笑,就像是有什么话尽在不言中一样。

    耍猴人肩膀上跳上两只猴儿,他的身材极高,贾鱼在他跟前像是小屁孩儿,这人至少一米九出去,甚至接近两米左右的样子。

    他步伐很大,在前面走,贾鱼骑着摩托车跟在后面,到了这处荒地,贾鱼放下摩托车,进了这盘子一样的低洼中,耍猴人也跟着大步迈了进来,两人在低处,四周荒草随风吹动,呼啸着卷起浅浅的尘沙。

    贾鱼嘴角微微挑起:“我等你好久了。”

    耍猴人不急不缓的沙哑声音传出:“你怎么认出我的?”

    贾鱼唉了一声,像是回忆似的说:“你不是和尚,又像是和尚,有些像是境外的一些教派,你也不是耍猴的,因为我小时候看的耍猴的都是用项圈拴住猴子的脖子,怕猴子跑掉,猴子就是他们的饭碗,他们珍惜的要命,自然不会那么大意,猴子不带紧箍咒就要闹事的,所以绳子是必然要有的,但是你控制猴子不靠绳子,或许靠你的意念,或许是靠你的蛊术,或许是下蛊,所以你就是给刘永信院长夫人下蛊的人,你一直追到了我的老家对么?”

    “呵呵呵……你很聪明,但你不该给她整蛊,她必须死,你解蛊了,就是破坏了我们下蛊的规矩,那么就是你替她死了。”

    耍猴人说着声音末音发颤,他整个人也随着变着阴冷,两只猴子也从他的肩膀跳下来,两眼恶狠狠的瞪着贾鱼,呲牙咧嘴,爪子上的骨筋爆裂一样的凸起,随时都可能冲上来撕咬。

    贾鱼见这猴子的眼睛也已经发蓝,显然不是纯粹的猴子,这猴子已经中邪,就像是人得了狂犬病一样的抽风,发飙,如同凶猛野兽,亦或是像是猫脸老太太那样中邪,这种亦是一种邪术,只是这耍猴人并非国内,而除却国内,便是印缅菲律宾泰国之类的国度邪派了。

    猴子眼睛发蓝,而这个僧不僧道不道的人眼睛也亦是发蓝。

    四周的枯草也渐渐变得幽兰,像是来自地狱疯长中的触手,这触手从四面八方,朝着贾鱼伸展,头顶天空亦是变成深蓝的苍穹,四外的空间氤氲着幽暗的恐怖。

    贾鱼深陷其中,仿佛来到另外一个地界。

    “小子,你去死吧,死之前告诉你我叫亚猜,你们的国度信奉死后有灵魂转世,那你就转世来报仇吧。”

    亚猜说完,蓝色的两眼愤怒的凸起,嘴角向着两边咧开,像是野兽那样的尖嘴獠牙,与此同时发出一声兽吼,而那两只变异蓝色眼珠的猴子,已经迅雷一样朝贾鱼扑去,贾鱼脚下要动,但被下面疯长的枯草缠络住,脚下像是生了根一样。

    贾鱼探手飞出两排银针,银针刺中一只猴子,那只猴子发出一声惨嚎跌落,另外一只窜起朝贾鱼面部抓去,贾鱼两手探出,抓住猴子脖子,而猴子两只爪子快速锋利的在贾鱼胳膊手腕落下,刺啦几声,手腕血肉模糊,已经被猴子抓掉了几块血肉。

    贾鱼咬了咬牙,第一次吃亏了,脚动不了,头部朝着猴子狠狠一撞,猴子头部被撞个满脸花,贾鱼头部也流出了血。

    猴子唧唧歪歪的乱叫,贾鱼两手较力,刺啦一声,把这只猴子撕扯两瓣,扔到地上,但贾鱼也付出代价,两手像是半残废,而额头的血也慢慢流下,流淌了一脸。

    这就是降头师的报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