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虚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时,另外一只猴子,弹跳的又朝贾鱼抓来,贾鱼两手使不出太强力道,眼见要被猴子抓到脸部。

    降头师亚猜蓝色眼中露出喜色,虽然损失掉了一只猴子,但贾鱼已经被打的半废,另外一只猴子便可以把他解决掉。

    眼见第二只猴子已经窜到贾鱼面门,后抓已经抓住贾鱼肩膀,前爪要攫取贾鱼的两颗眼珠。

    猛地,这只猴子惨叫几声,落地后,叽叽几声便断气。

    亚猜一愣,见猴子全身大穴已经布满了银针,而贾鱼口中一翻,又是十多枚银针朝着他迸射而去。

    “嗯?竟然口中还有针?我还是小看了你了。”亚猜往一旁一窜,躲开银针,而贾鱼此时两手握成手刀状,把脚下缠住脚踝的蓝色幽草砍断。

    朝着亚猜缓缓靠近,贾鱼此时像是个血人,极度恐惧,而亚猜更像是一个嗜血的狂魔。

    咧嘴大喝道:“小子!你还真能抗啊!他说着掏出个瓷瓶,接着念几句咒语,瓷瓶中缓缓而出一个清新清丽的小姑娘,小姑娘梳着西瓜太郎一样的头型,大眼睛眨呀眨的,极为漂亮,浑身上下一袭白色连衣裙,不过一张口,便是血红的獠牙。”

    贾鱼眉头紧皱,这就是传说中的古曼童,也有一种说法叫做古曼丽,本来是传说中不复存在的东西,就如同国内说的男鬼女鬼,不过古曼丽练法极为邪恶,几岁的小男孩儿女孩儿死后,攫取他们身上的骨头,又攫取他们身上是肉炼化成尸油,加上头发指甲混合圈养,这样的古曼童古曼丽极度邪恶凶残。

    “小子,你去死吧!”亚猜催动古曼丽,古曼丽朝着贾鱼扑去,贾鱼口吐针砭,刺穿古曼丽身体,但古曼丽丝毫不停顿,趁机扑到贾鱼身上。

    看似不大的女孩儿,力气极为的骇人,把贾鱼抓起后重重扔在地上,骑上贾鱼两手狠狠的卡主贾鱼脖子,贾鱼挣扎几次,竟然没挣扎开。

    蓦地,贾鱼两脚突然窜起,在后面夹住这个古曼丽的脖子,直接把她勾住,死死的夹在裤裆当中,当然为了保证老二不被抓坏,贾鱼努力翻过身,以自己面朝地,换取夹住古曼丽面朝地面,小女孩儿古曼丽面部被死死的贴着地面,

    小女孩儿两手抓不到贾鱼,便疯狂的抓刨着地面,嘴也狠狠的咬着地面的泥土,发出野兽一样的疯吼。

    贾鱼两腿紧紧的勒着她的脖颈,寻常别说小女孩儿,成年人也把他勒断脖子了。

    “好小子!你还真能坚持!”亚猜冷冷道:“不过你得罪我们降头师,你就要去死。”

    亚猜说着话,但他本尊并不动手,又催动一只瓷罐,立即,从里面飘出一个面目煞白的女人,这女人在亚猜的催动下朝贾鱼呲牙咧嘴的走去。

    亚猜似乎并不像快速结束贾鱼性命,像是猫捉老鼠似的冷笑,只是他面部一笑一抽搐,更为的邪恶丑陋,他得意的把草帽往上推了推,原来在眼角一只到后脑,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像是一条两尺长的毛毛虫趴伏横卧在上面一样,令人极度的憎恐。

    “呵呵呵……”贾鱼发出轻轻的笑声。

    亚猜两只细长的蛇眼眯缝着看着浑身是血,甚至奄奄一息的贾鱼摇头:“小子,你居然还能笑出来,骨头很硬啊,两手使不上力气半残,用两脚夹住我的古曼丽?行,我倒是可以考虑把你杀掉,用你的身体硬骨头炼一具降头。”

    “是么?”贾鱼吐了口血水道:“游戏才刚刚开始。”

    “哼!”亚猜不再啰嗦,催动那个女降头:“快去杀了他!”

    女将头伸出胳膊,如同野兽咆哮一样去掐贾鱼的脖子,这时,贾鱼半残的两手突然手掌一翻,虽然使不上太大的力道,但两手多了两把九五式冲锋枪。

    “哒哒哒……”枪声骤然响起,枪口如同火舌,吐出呼啸的子弹,打在这傀儡女人身上,女人身体被打的僵直,雪白的衣服被打穿,但里面只是僵硬的尸体,她被子弹的后着力不停的打退。

    贾鱼手虽然使不上力气,但换弹夹还是可以的,子弹呼啸而出,一边的亚猜再次催动傀儡女人,女人红红的口一张,一声啸声,接着头与身体分离,一个飞起的头颅,下面还托着五脏六腑加上长长的一段大肠朝贾鱼飞去。

    眼见贾鱼最后的弹夹打光,女人的脸就要贴进他的脸去撕咬之时,贾鱼忽的两腿较力,凌空飞起,裤裆里夹着的小古曼丽脖子被大力夹着旋转一圈,发出一声噎咽的嚎叫,接着贾鱼两腿在半空一脚踢在古曼丽的头上,把古曼丽踢飞,再翻转飞起一脚踢在傀儡女人的头上,将那女人的头颅踢飞到了一边草丛当中。

    亚猜没想到贾鱼还有这一绝杀,不过在他看来一斤是黔驴技穷,最后的杀手锏了。

    “小子,功夫不错!不过你得罪错了人!”亚猜再次催动,这次古曼丽把头颅搬正,那个降头女人头颅在虚空拖着大肠,从两个方向朝贾鱼扑来,亚猜这时也动了,他攻贾鱼正中。

    而这时,贾鱼脚下的荒草再次生长起来,缠住他的双腿,贾鱼两腿动弹不得,古曼丽和那降头女头颅分别咬住他的左右腿,大块大块往下撕扯血肉。

    亚猜毫不费力的两手掐住贾鱼的脖子,狰狞切齿道:“小子,去死吧,你竟然敢破我师傅的蛊,你必须要死。”

    “你师傅的蛊?你师傅是谁?”贾鱼挣扎问。

    “呵呵,你还没资格知道我师傅是谁。”亚猜说着用力,要扭断贾鱼脖颈,但这时,他发现贾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接着,搂着的贾鱼身形慢慢的变淡。

    “怎么回事?”亚猜叫了一声,这时,在外围传来声音:“我靠!老子还以为降头师多么牛逼呢,没见过,所以跟你们玩玩游戏,原来也不过如此啊!”

    “什么?这是虚影?哦不,是分身……”亚猜一凛,想要逃走,但却被虚弱的分身抱住,身后就见一道寒光而过,一把弯‘月’型的武器直接切断他的脖子,亚猜头颅直接滚到低山,硕大的身体也随即侧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