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欺负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个女人头颅见状,披头散发的想跑,被贾鱼直接抓住长发,随即弯月寒刀上去几刀,这女人头颅被切成几十块,纷纷落地。

    古曼丽也收了青面獠牙,倒成了一个弱弱小女孩儿的样子。

    贾鱼啧啧啧道:“这个小女孩儿不错,长大了肯定前凸后翘,不杀了,你给我进来!”贾鱼抓住她脖领,直接扔进通灵戒的小世界当中,小世界是他自己的主宰,古曼丽自然出不来。

    随后冲小世界内的古曼丽道:“你这个邪恶的小妖女,在里面给我好好的改造,给我种花,种草,浇水,施肥,有期徒刑……七八百年就行了,也不需要太多,七八百年之后我再把你放出来。”

    贾鱼不管里面的小古曼丽是否乐意,转头看那个亚猜的头颅在低空升起,要逃走。

    贾鱼弯月寒刀凛冽几道,把那颗硕大的头颅切碎上百块。

    血腥四溅,贾鱼嘴里嘀咕:“妈的,够邪的,老子让你邪,让你邪!”

    切完头颅,贾鱼把这些尸块,还有两个猴子扔到一起,一把火开始烧灼,烧灼成灰之后,与这些烧荒草的也会一起,随着这荒凉的荒野风吹飘散。

    贾鱼做完这一切,四周又恢复了青天白日,刚才的那个恐怖世界仿佛就是一场梦,一个幻觉。

    虽然灭掉了亚猜,但贾鱼防范心更重了一些,他没经历过这种降头师的邪术,所以,遇到亚猜这个表面的耍猴人,他右手中指与之融为一体的通灵戒震颤让他察觉,随后把亚猜引到这处荒地,在厮杀之时,贾鱼真身便躲进通灵戒地盾,用修炼的一缕意识和功力形成的幻影分身与亚猜厮杀,从而看看这些邪术的本事。

    现在的亚猜虽然死掉,但贾鱼仔细回忆刚才作战的每一个场景细节,如果不是利用分身,自己的这身与之对抗,即使最后能赢,也难免会受伤,没想到降头师真的头颅可以飞来飞去的,要不是观战了,最后亚猜被自己割头自己会不注意离开,反倒会被他飞起的头颅咬一口的。

    因为利用分身作战,才知己知彼,把他的头切割成碎块,最后焚烧成灰,漫天而遁。

    灭掉了亚猜,贾鱼回头遥望小柳树村,忽然多了一些的留恋,便上了二手摩托车,突突突的往回骑,刚才这里经历的战斗,就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中一样,没有影响其他村民的正常生活,甚至村民都没有发现这里刚才有过激烈战斗一样。

    贾鱼骑着摩托车在半路,忽然发现一个小子在踹一人,这两人都有些眼熟的样子,被踹的那人人高马大,但好像是不敢还手,被踹进壕沟,而那个踹人的家伙还不依不饶的指着鼻子骂着。

    贾鱼到了近前,看清楚了,这两人都是自己的初中同学,或者说被打的那个就是自己以前的影子,而打人的那个麻子脸叫刘金刚,上学的时候就经常的欺负同学,当然,也打过贾鱼。

    被打的那个人高马大的叫刘小河,长得人高马大,但人有点憨傻,经常被人欺负。

    刘金刚还边打边骂着:“妈的!老子让你去,你他妈的去不去?不去老子打死你!”

    “哎呦,啧啧啧,谁这么牛逼啊,还打死谁?我就不信了,哪家坟头是你踢死的啊?”贾鱼已经从摩托车上下来了,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靠!”刘金刚一歪头,麻子脸带着怒气,乜斜眼睛看过来:“麻痹的你谁啊?我糙!贾鱼啊!你不是以前咱们学校的小王八吗?小甲鱼,你还得瑟起来了?”

    “哎呦,这不是刘金刚同志么?怎么,两年不见了,刘金刚同志还是狗改不了吃屎,还在这欺软怕硬哪?”贾鱼说完,被打的刘小河也嘿嘿嘿的跟着笑了,刘小河给贾鱼的印象就是皮糙肉厚,没心没肺。

    刘金刚脸上精彩起来了,贾鱼以前就是个怂货,自己都懒得揍他,因为他长得太矮太瘦,感觉没地方揍一样,现在发现贾鱼个头长了,不禁骂道:“贾鱼,你这是早打啊!妈的,以前老子咋就么打死你哪!”

    “啧啧啧,那你现在打死我也不迟啊!”贾鱼撇头微笑,更是不屑。

    “你奶奶的,气死我了!老子我打死你!”刘金刚一拳朝贾鱼脸上打来,要是在初中的时候,贾鱼肯定会害怕的要命,但如今已经今非昔比。

    刘金刚的拳头打过来,在贾鱼眼中速度是那样的缓慢,而且软弱无力,拳头要到面前,贾鱼后发先至,踹出一脚。

    感觉没用多大的力道,刘金刚已经形成一道弧线,妈呀一声飞了出去,落在三米处的土地上,贾鱼过去砰砰补了两脚,踢的刘金刚呲牙咧嘴。

    “小麻子,不服是不是?小爷我让你起来,接着来!”

    刘金刚咬牙切齿的站起身,刚朝贾鱼冲过去,身体已经被甩了出去,这次滚了五六个滚,巨大的惯力让他头昏脑涨,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被摔出去的。

    贾鱼冲他勾勾手:“小麻子,起来,接着来。”

    刘金刚两腿软绵绵的站起身,抓了半块砖头,轰隆一声,砖头被贾鱼拳头击碎,一手掐住他脖子,直接把他掐的拎了起来,像是拎着一直小笨鸡似的容易。

    看着这个昔日欺负自己的刘金刚,今天弱的如同蝼蚁,贾鱼心底发笑。

    “我服……服……”刘金刚喉咙被掐住,满脸冒汗,几乎是嗓子眼勒出了这几个字。

    刘小河见状,忙过来拉架道:“贾鱼,算了吧,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刘小河虽然憨憨傻傻的,但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又接着说:“算了吧,都是同学,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呵呵……”贾鱼冷笑一声:“小麻子,听见了吧?刘小河都替你求情,你他妈的要脸不要?告诉你,以后再欺负刘小河,老子我掐死你!”

    贾鱼说着加重力道,刘金刚两眼一黑,像是要死了过去,第一次的觉得自己离着死亡是这样的切近。

    贾鱼随即松开手,刘金刚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