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扔下去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网站最近用了一个新打赏功能,只要每本书读者打赏满100,作者就会加更一章,今天更新五章。)

    “唉,你看刘书记,你不想,但是我手下兄弟想看,所以,你这个当领导的必须得少数服从多数才行啊,兄弟们,跟着喊,飞机起飞喽,让咱们的曾经的刘营长坐坐飞机……”

    众多小弟嘻嘻哈哈的喊:“一二三,飞机起飞喽……”、随后把刘尚志举过头顶,然后喊:“飞机降落喽……”刘尚志忽悠了一下,一下闭上了眼睛,眼前的大洞漆黑一片,他不知道里面多深,还真怕掉下去。

    “刘尚志!你服不服!说一句服了,我就放你下来!你要是敢说不服,我就让你坠机!”贾鱼喝了一句。“妈的!老子不服!贾鱼,你这个混混,老子就是干混混,打混混的,老子不可能服混混!”刘尚志咬牙切齿大声道。

    “行啊!”贾鱼随即一挥手,十几个举着他的混混一起喊:“飞机降落喽……”一下子,刘尚志大头冲下被扔了下去,只是刘尚志在空中一个空翻,脚落地,他身体形锥形,这样减少阻力,落地后一滚,发现这个葫芦口型的坑并不深,而泥土有些新鲜,显然是新挖的,或者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挖了深一些。

    不过刘尚志在滚的时候还是摔的浑身骨头都疼,仰起头来看了看葫芦口大喝道:“贾鱼!姓贾的!你他妈的不地道!咱们说好的单挑!你他妈的找了这么多人来当帮手,还用这样的阴险手段挖坑!你不是男人!你不讲信用!”

    “啥?”坑外的贾鱼噗嗤笑了,看了看左右的兄弟,这时,兄弟们都把手机的手电功能打开,坑外坑内如同白昼,看刘尚志也看的很清楚。

    贾鱼见他还挺扛摔的,也就没事儿了,要是这货落进坑里嗷嗷叫唤,还得给他拉出来送医院去,现在见在坑里活蹦乱跳的还能骂人,也就不鸟他了。

    贾鱼哈哈大笑道:“刘尚志!就你住酱块脑袋的智商吧,还跟我说单挑?哈哈哈,我咋说你好哪,就你这智商还是别跟我斗了,你这智商还是回家扒拉你妈扎去吧,哈哈哈,真他妈的幼稚的可以啊,肯定没断奶呢吧?”

    “贾鱼!你说什么?你这个混子,你这个渣渣!”贾鱼打了个哈欠:“行了,不多说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呢,也就不打扰刘书记就寝休息了,大家也都撤吧,别打扰刘书记睡觉。”

    贾鱼说完转身便走,其他混混也一个个的打哈欠边走边说:“刘书记晚安,好梦……”马晓宇临走的时候笑嘻嘻冲井坑说:“刘书记,听说这边都是坟圈子啊,半夜有老太太从坟里爬出来呢,晚上你跟她好好聊聊哈,我们拜拜……”

    “你们……你们别走!把我拉上去!混蛋,一群混混……一群社会的败类……”刘尚志骂的喉咙都哑了,不过四周脚步声远了,光线也暗了,然后有汽车发动的声音,当一切归于宁静,刘尚志在井坑中陷入了无限的黑暗当中……

    夜风呼啸,鬼哭狼嚎,刘尚志是不怕鬼的,在部队经常拉链,大多时候都是晚上拉链,漫山遍野的打也战术,经常趴窝在坟地。

    当兵练胆子,也经常在某个坟头放一个手电,或者帽子,然后半夜让士兵去取回来,练得就是胆量了。

    刘尚志在坑里,想打电话,但发现手机在这里没信号,而且这里蚊子特别多,刘尚志被咬了一脸大包。

    好在他里面穿了防弹背心,蚊子咬不透,这山区的蚊子也打不过来,刘尚志解下来鞋带把脚缩进裤子里,然后把裤腿扎紧,然后把外罩脱下来抱住头,这样避免蚊子叮咬。

    不然这荒郊野外,一晚上能让蚊子咬死了,稀里糊涂中,刘尚志还真做了个梦,梦见一个黑衣老太太在扒拉他,刘尚志睁开眼,跟老太太聊了起来,他问老太太年龄,老太太说一百五十多岁了,就住在前面的两间房,住着两个老人,不过前段时间,那间房的老人被儿女搬走了,就剩她自己了,晚上没意思,就出来找人聊天了。刘尚志跟她聊了大半天,最后老太太摇头说:“不行了,天要亮了,我得走了。”

    迷迷糊糊的,刘尚志睁开眼,果然见天光大亮起来,但回忆一下昨晚的梦境,莫非真的遇见鬼了?但想想算了,他可不信这些鬼神的玩意儿,电话还是打不出去,但无米高的土坑,而且还是葫芦型的,他也爬不出去,等又过了一阵子,附近有牛哞哞的叫声,刘尚志这才喊人,正好是放牛的老头儿路过这里,随后见到刘尚志在井坑了,忙回家找了绳子,一头栓在牛角上,一头扔下去。

    然后赶着牛,把刘尚志给拉了上来了,刘尚志被蚊子咬的一头大包,这下好,前天脸被挠了,今天脸被咬的全是大包,这脸没法看了,放牛的老头也认得刘尚志。忙说:“刘书记,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吧,这荒地的臭蚊子可厉害哪,都有毒。”

    “行,行,我这就去医院查查。”刘尚志跟放牛的老头往前走,走了二百多米,见前面有两个土包。放牛老头就说:“咱绕过去,这是两个坟头。”

    “坟头?”、“对,是两个坟头,前段时间死了一个老头,刚埋在这里,不过埋了没多久,老头的儿女就做噩梦,说死者给他们托梦,不想住在那了,说那有个黑衣老太太,总欺负他,儿女孝顺,就又给他起坟了,换了个地方埋,这俩坟头就剩下一个了,起初儿女也不知道这里是坟,还以为就是个土包了。”

    “呼呼……”刘尚志浑身冒气一层鸡皮疙瘩,心想这是巧合吗?自己可没听过这事儿啊,怎么昨天晚上做这样稀奇的梦?他可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了。

    去医院检查了一番,打了针,面部也处理了一下,随后给他打点滴,并且让他住院治疗,刘尚志给贾鱼打去电话。

    贾鱼昨天晚上回到张芳那里,早上起来精神奕奕的。“哈哈,刘书记,昨天晚上可好?是不是一夜风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