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冒出来的花脸猫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点像那种性解放一样,徐志摩、罗晓曼、林徽因这些搞来搞去,日来日去的代表性人物和代表**件,彰显了那个时代的挣脱桎梏。

    所以,李晴这种娇惯的文艺女青年现在也开始泛滥这种文艺范了,贾鱼自然是求之不得了,过去坐到床边,一下拉住李晴的手。

    李晴挣扎一下说:“你干什么?”贾鱼解劝道:“晴晴,咱们都是新一代知识青年,不能被约束和桎梏的枷锁缠绕住,咱们应该有一种新的喜欢彼此的方式,就是……就是喜欢就要释放,何必封建的忍受呢。”

    李晴有点心慌意乱的说:“不行,我比你年龄大。”、“晴晴,你看你,还是现代人不了,这都啥年代了,这点芝麻绿豆的小问题你还在乎啊。”

    “这个……”李晴正犹豫着,贾鱼把她抱进怀里,手摸着她嫩嫩的耳唇儿,贾鱼是老司机了,摸女人不过分的地方,还能起到效果就是耳朵了。

    如果摸大腿之类的被说成耍流氓,那摸耳朵可不算,但是摸耳朵的效果更佳,贾鱼就像是一个摸耳狂魔一样,几下就把李晴摸的上气不接下气,胸前一阵起伏了。

    贾鱼直接把她压住,一边摸着她耳朵,另外一只手在她身上游走,慢慢解着她衣服,李晴挣扎说:“不行,我家里人都在,不行。”

    贾鱼心想,这才刺激呢,忙说:“那咱们轻轻的,你两手扶着床,然后屁股对着我。”李晴脸红心跳摇头,但贾鱼一推她,她还是照做了,把李晴裤子褪到脚踝,贾鱼解开裤子一下就开始了。

    两人都尽可能的压抑着,忍耐着,不想发出什么声音的运动着,这时,听见外面有人大声说话。“呦,王康来了!小王,这边坐,这边坐……”

    李晴一下子紧张了,忙压抑的低声说:“不好,是那个王康来了,贾鱼别那啥了。”贾鱼更兴奋了,但是李晴不干了。

    他见李晴屁股拔了出去,贾鱼忙把住她的脸,一下子进入她的口中,几分钟后,一切结束了,李晴气坏了,但同时有一种别样的刺激,红着脸找了卫生纸,然后把口里的吐在纸上,揉成了一个大纸团,接着愤怒的瞪着贾鱼。

    贾鱼觉得这样文艺女青年更美了,忍不住把她抱着,安慰着,李晴气得甩开他,然后出了门,进入了卫生间,漱口洗漱,然后顺便把大纸团冲掉了。

    客厅里坐着个眼镜男,便是王康了,他见李晴去卫生间,想要站起来说话,但人家也没鸟他,随后又出来个男的,王康本能的愣住了。“这……”

    李广眼睛转了转说:“哦,这位是贾鱼,现在是大青山镇的镇长,也是华南集团驻姚安市最大的股东,正在跟晴晴谈改稻的事情,他的事迹一直是晴晴跟踪报道的。”

    王康脸上的肉他跳了跳,用脚丫子想都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孤男孤女在一个屋?他又不是大傻叉,敏感的觉得这里面有猫腻,但见李广跟穆宁这两口子笑呵呵的,眼中对贾鱼的恭敬更甚,王康有些明白了,他听说过贾鱼这小子的,传言市委书记王叶璞的老婆就是这小子给搞下台的,而且王叶璞的大孙子而小儿子王天赐的一死一重伤事件也跟贾鱼这小子很有直接的关系。

    官场里面貌似很扑朔迷离,但是不管哪个圈子,只要融进去了,就会发现圈子很小,有什么事儿,这个圈子的人也都了解了。

    这个贾鱼,他自认为有些得罪不起,但是又咽不下这口气,很明显的,人家李广和穆宁两口子已经表现出更欣赏贾鱼了。

    而李晴也跟他一句话不说,从洗手间出来便给贾鱼使了个眼色,两人便出去了。“我勒个擦……”王康一股无形的王八之气从脚底一下子就顶到了脑门上。

    显然,心里犯嘀咕,这俩人出去干啥去?去开房,还是去啪啪啊?当我不存在?两人走后,王康呆下去也没啥意思了,见李晴父母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维系表面礼貌,但绝对不像以前那样准女婿的一样热情了。

    王康也识趣的告辞了,到了楼下,也不见了那辆劳斯莱斯限量版,心想算了,自己是宝马5,人家是劳斯莱斯限量,自己的父亲是财政局长,贪污也就贪污个千八百万的小钱钱而已了,人家贾鱼最近的一笔项目改稻计划就四十个亿,不是一个级别的,奶奶个腿儿的,这对狗男女,你们早晚得了艾滋病,天花,尖锐湿疣,生孩子没屁眼,老子咒死你们……

    王康回到宝马车上骂骂咧咧的,心里也郁闷,不禁给好友曲光打去电话。都是姚安市官场圈子里面混的,曲光的父亲是军队的,一个旅长级别,马上要专业回来,那也至少是正处级干部,再升一升那就副厅级了,而且曲光跟以前市委书记的公子王天赐关系莫逆,虽然王天赐现在挂了,但曲光的关系网不仅仅是王天赐。

    跟现在姚安市下属县城的公安局长乔光明的儿子乔汉也跟亲哥俩似的了,乔光明以前是姚安市公安局副局长,他儿子是侦查大队副队长,现在老爹跟儿子因为得罪人了,下放到了县级市,但也成了县级市的正局长,乔汉最近出院了,也应该进入公安局工作,怎么也还是正科级,当然,表面上是正科级,但人家老爹可是局长,乔汉的权利副处级的人也惹不起了。

    郁闷中,给曲光打去电话,那边喂了一声。王康叹口气道:“阿光忙啥呢?出来我请你喝酒。”、“喝酒?呵呵,这两天不行啊!受伤在医院住院呢!”

    “嗯?”王康愣道:“你住院?拉倒吧,你可是全省散打第七名啊,谁是你的对手啊?多少人把你能打住院啊?”、“呵呵,一个,一个小比崽子!”曲光骂了一句。、“我靠!谁啊,这么牛叉!”

    “妈的,我调查了一下,是一个叫贾鱼的小子,真没想到,我跟乔汉去个不大的ktv,也能遇见这种花脸猫,没留神,被他先发制人一拳,竟然打断了三根肋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