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不是亲生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和你们说了!我回屋了!”李晴直接回到房间,躺在自己的小花色的床上,她的房间除了基本上是粉色的装扮,便就是那种卡通的卡哇伊形象了。

    每个女孩儿的内心都是有一个小女孩儿的梦的,希望自己长不大,李晴也是如此的,看着自己的卡哇伊床单,她缓缓小憩着,脑中思绪有些纷乱。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听着外面隐隐约约父母的说话声,渐渐的倒像是催眠曲一样了,她现在觉得父母怎么不像她小时候那样的高大了?而且那么势利眼了,倒是觉得贾鱼这个人还挺好的,至少能够理自己,跟自己有很多的共同语言。

    不知不觉,迷迷糊糊当中,电话一阵阵的振动起来,开始她还以为是幻觉,意识渐渐清醒了一些后,发现了是自己的电话,拿过来,还以为是贾鱼的,没想到是那个让她极为讨厌的人——王康。

    随后挂断,不过王康再次打来,连续挂断了几次,那电话还是孜孜不倦的打了过来,李晴忽然觉得这人极为的没皮没脸,正想要关机的时候,见王康发过来一条短信。

    即使这个女人再讨厌一个男的,他发过来的信息还是会好奇的去看急眼的,打点开之后,见王康很简单的说,只见她最后一面,以后绝不再打扰。

    李晴仔细想了想,见最后一面就能了断也不错,便回信息答应了要求,但不去吃饭之类的,只在一个家旁边附近的咖啡馆。

    王康也很爽快的答应了,李晴背着小包随后下楼,父母问她干啥去,她只说见个朋友,父母还以为去找贾鱼去了,十分高兴。

    李晴下楼没走几步,就见到王康的宝马车开了过来,她把脸本能的歪向了一边,王康见到了这朵鲜艳娇羞的鲜花儿,是那样的翠**滴,真想把她握在手里把玩欣赏。

    他忙下了车,打招呼说:“晴晴,你来了。”、

    “嗯,最后一次见面,你说的。”、“对对对,要不咱们去吃饭吧,反正都是……”

    李晴没理他,径直走到楼下不远的咖啡馆内,而且找了个不算僻静的位置坐下,四周都是人,而且座位也很大,李晴一屁股就坐到了座位的边缘,一点不留空间给王康可乘之机。

    王康只能坐到对面,喊来服务员,但李晴先给了钱,并且冷冷的模样,不容拒绝,王康也只有接纳了,李晴道:“说吧,说完了我回去。”

    “好的,那我就直接说了,晴晴,那个贾鱼不可能这心喜欢你的,他只有十九岁而已,不可能结婚这么早的,他户口的二十二岁是他找关系改动的,他现在也只是跟你随便玩玩而已,等过几年,甚至几个月玩腻了,就不会理你了,那时候他依旧年轻,而你……比他大啊。”

    见李晴要走,王康忙道:“再给我一分钟,一分钟……晴晴,我父亲现在还是财政局局长,我发誓,只要咱们结婚,你报社副社长的职位在年底就能落实。”

    “你说完了么?”李晴又冷冷问。王康硬着头皮继续许诺说:“还有,你还可以有机会调到省里的,虽然我父亲把你调到省里牵强,但是我认识乔汉,他在省里是有关系的,他家的亲戚在年底有可能是副省长,把你调任到春城报社,或者省委之类……但是……那个……你……”王康这样一支吾,李晴倒是有些好奇先不走了。“你……”、“我怎么了?”李晴问。

    王康憋呲几声道:“你现在不是处女了吧?当然,你别误会,我这个人是没有处女情节的,咱们这样,你跟贾鱼是没有好结果的,这是肯定的事情,我们接着处男女朋友,而且我不管你,然后……乔少说了,你只要陪他晚上,你的升迁就全都解决了。”

    “啪……”李晴一嘴巴抽了过去。万康刚才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有些不好意思,头都是低着的,正好李晴一嘴巴抽过来,他也没防备,抽了个结结实实。

    李晴气得转身往回走,王康揉着自己脸,咬了咬牙,心里升起一股阴狠,李晴回到家,有些委屈的躺在自己房间,过了一阵子,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李晴不开门,母亲笑道:“哎呀,小公主啊,吃饭了,谁又惹你不高兴了?那啥,贾鱼来了,快开门,一起吃饭。”有些不相信的打开门,果然贾鱼在跟她父亲聊的特别嗨。

    两人已经先在餐厅了,而且父亲打开了茅台酒,跟贾鱼白话的红光满面的,也不知道贾鱼说了什么笑话,把她老爹乐的脸上的肉一颤一颤的。

    父母也好久没露出这样开心的笑靥了,而笑容也是有传染性的,三个人都在笑,李晴也嘴角不知不觉的往上微微一挑,露出些笑容来。

    父母也让她坐在贾鱼身边,父亲特别高兴,做了一桌子的菜,两人比比划划的喝酒,李晴也第一次发现,贾鱼这家伙男女通吃,把她父母说的咯咯咯笑个不停,即使这个人没有那么多的资产,就这个相貌,这张能说会道的破嘴,还有这个会来事儿的性格,走到哪里都不会吃亏的。

    李广被贾鱼灌醉了,而她母亲穆宁醉意也上来了,老两口互相看了一眼人,然后说不胜酒力,回屋睡觉,母亲路过李晴的时候在她耳边悄悄说:“你别他大几岁,算是当姐姐的,男女方面的事情你主动点,别太害羞了,然后今天晚上就把贾鱼拿下。”李晴抻长了脖子,心想这是自己妈妈吗?自己是不是捡来的?哪有这样的妈啊?

    而李广也醉醺醺的在贾鱼耳边嘀咕:“小贾,该出手时就出手,你是男人,必须主动点,我女儿可是个好女孩儿啊,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咱们都是男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的,我跟晴晴的妈,十七岁就钻苞米地了,二十岁她就怀孕了,现在轮到晴晴了,二十四了还没有男朋友呢,现在铺天盖地的都说年轻人开放,开放,开放个屁啊,跟我们那时候差远了,我有个同学,十六岁都俩孩子的父亲了……哎呦呦,哎呦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