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一刀致命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有点发懵,这妞儿……这么支持自己呀,没看出来,还是贤内助了,吃了几口,物业打来电话,说家具之类的已经搬好了,并且安装好,本来房子都是精装修的,墙壁柜之类,厨房一套都是有的,属于那种样板间了,只是贾鱼还想添置一些更好的沙发和生活设施而已了。

    “嗯嗯,那我现在回家做饭,你去忙吧,晚上回来吃饭。”李晴忙说。“哦,好。”这丫头一这么贤惠,贾鱼倒有点蒙圈的有点不知道先迈哪一条腿的感觉了。

    贾鱼把李晴送回江畔花园的小窝,而夏丹丹这时也第一时间接到了通知,售楼经理为了拍夏丹丹的马屁,便嘱咐监控员只要见咱院6号楼一单元的那辆劳斯莱斯的车回来,马上通知她。监控员自然不敢得罪经理了,但还是弱弱的问:“这个……经理有啥重要的事儿吗?”

    “哦,那个业主跟我说有人想要砸他的车,万一他的车被砸了,就是咱们物业的责任了……”监控员有些吓到了,江畔小区的物业费收的很高的,而且开盘不算久,正是创声誉的时候,这时候要是有业主的车被砸了,那可是劳斯莱斯了,维修可是要花大价钱的,到时候物业如果不赔钱,这就直接影响到了以后的楼房销售了。

    一般物业和开发商就是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了,监控员也怕担责任,所以主要监视一下6号楼1单元的动静,不过这也挺累的,监控员忙给保安打去电话,让保安帮着看着,要是6号楼的劳斯莱斯车回来了,第一时间同志她们。

    保安一个个的都是年轻小伙儿,发骚的自然想泡监控员了,屁颠屁颠的答应了,贾鱼开着劳斯莱斯一回来,便一个告诉一个,最后夏丹丹得到消息,马上行动赶往江畔花园。

    只是夏丹丹赶到的时候贾鱼已经把李晴送到家便先离开了,夏丹丹蹑手蹑脚的像是一个小偷儿似的,在人家后花园爬窗户爬门的,还真发现李晴正在里面打扫卫生啥的,当然,是从大玻璃偷窥看到的。

    刚买回来的家具已经够新,够干净的了,但是李晴还是细心的洁癖的擦拭,夏丹丹长着自己的两条大长腿,跨度也大,探查好了又出来了,刚才她想拍照来着,但是一想,光拍李晴,没拍到她跟贾鱼在一起没有啥说服力的,还是把这两个家伙都抓拍到才行,最好有点精彩的成分才好了。

    她刚才也接到消息说,莱斯莱斯已经出去了,她想了想自己也先撤退,她觉得贾鱼晚上应该回来的,然后跟李晴嘎嘎嘎。

    自己就抓怕几个这样式的镜头,然后看你贾鱼接受不接受我的采访,想到这里,夏丹丹有些小兴奋的先闪了。

    贾鱼这时候开着劳斯莱斯已经到了市政府,打电话沈大康说他不在,说在案发现场,贾鱼又按照指定位置到了案发现场,这是一幢普通的老式住宅楼,具体很像是六七十年代的,有些久远的样子甚至稍微的发阴森了。

    一个警察住在这里,应该是一种给人廉洁的感觉了,贾鱼的劳斯莱斯穿过了两旁的高大杨树,这树的年纪也差不多与这建楼的时期差不多了,那个时候大兴植树造林,号召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现在砍的差不多了,完全没了当年绿树成荫的感觉,也成了前人栽树,后人砍树才对了,穿过这片树林,再往前行,便见到前方拉着黄色的警戒线,已经被封锁了,贾鱼下车,还没等给沈大康打电话,沈大康便从封锁的区域出来了。

    “小贾,来了,进来看看吧。”沈大康说着与其并肩而行,负责境界的刑警刚才见从劳斯莱斯车内下来的贾鱼,十**岁的样子,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都想盘问盘问,调查调查的。

    没想到公安局长沈大康竟然与其并肩而走,都跟着肃然起敬起来,不敢猜度这年轻人的身份了,上次破获了几十个儿童被杀的案件,最后处理的结果是找了个替罪羊,这案子匆匆了结了,但沈大康明白,案子破了,都是贾鱼的功劳,不然累死他们也不会挖掘园林的,而且那么多的园林,挖哪里对啊?

    或许几十年后,真正的再次拆迁和改建才会发现了,沈大康这次也把贾鱼找来,希望奇迹再度能够出现。

    沈大康一边走一边简单介绍说:“省厅重案组的同志在这三天也没有查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现场尸体法医正在研究,案发现场基本上保持原来模样。”到了楼前,贾鱼进行了消毒,随后带着手套之类的进了屋子,这屋子给人一种阴森压抑的感觉。

    而在案发地方,是一摞摞的钱,在钱旁边是规划了个人形图案,自然是尸体被挪走,绘了个位置,而在墙壁上沾着鲜血写着两个字:“枭侠。”

    “呀,这钱没有拿走呢?”贾鱼摸了摸。“额,这个应该是赃款,省厅的人还说可能对破案有作用,所以先留下了。”

    “那……不如我拿我家去研究研究线索吧。”贾鱼要伸手抓。“别,别别,你就在这研究吧,在这研究吧。”沈大康汗都下来了,贾鱼这小子他还真不放心。

    贾鱼转了几圈之后,沈大康问:“怎么样?有其他发现吗?”、“切!省厅的那些老油条都没发现,我这个外行能发现个球啊!”

    沈大康道:“也是。”说着又递过来个档案袋说:“这是死者的照片,法医要解剖,要不咱们去看看?”

    贾鱼摇头晃脑道:“那多恶心啊,我还是不去看解剖了,你喜欢看你去,我看看照片就行了。”沈大康一拍脑袋,有点庆幸没把这货弄到公安局来,就是让他过来跟着帮帮忙看看了。看了照片,贾鱼点头道:“一刀致命,刀法不错。”

    说完把照片塞回档案单,递给沈大康,背着双手往外走。“哎,有啥发现,或者有啥意见吗?”沈大康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