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不挑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哦,那我们要一千万,先要一千万……每穗以两元钱价格收购,我们管运输……”韩国人说完,桌面上的这些人一阵的激动不已,虽然跟贾鱼有不少隔阂,但是现在似乎也都不记仇了,这一下子就是两千万的大订单了啊!

    刘尚志咳咳道:“能不能再多要点?毕竟我们这边有差不多四个穗苞米……”、“哦,至多一千万颗,再多,多不了了,这些已经很多了,当然,我们如果销售的好,还会再次购买的。”韩国人的中文说的很差,大概啰里啰嗦就是这个意思了。

    贾鱼也听懂了,刘尚志抚掌大笑道:“好,好极,那咱们可以签合同了。”、“好说,好说。”韩国人拿出合同,贾鱼扫了两眼,发现也没问题。

    一千万的苞米棒子,看着数量很惊人,但按照吨位来算,差不多是2500吨了,要是运到沿海地方,一个万吨货轮足够装的下了。

    签合同之前,韩国人有递过来名片,随后介绍了一下他们公司,随后说跟韩淑丽有缘云云的,然后又认识了贾镇长,签了这笔好声音,另外又拿出个牛皮纸袋推过去,马晓宇打开,见是十万块钱的现金。

    韩国人用蹩脚的中文说:“两千万的货款,按照百分之一的定金是二十万,因为这次从韩国来的匆忙,汇率等等问题没有转过来太多,来到这里又花销了一些,所以这十万块钱当做定金,明天我们就会派车来这里拉苞米棒子,到时候你们的人可以跟我们一起去码头,走海运,也可以跟着海运一起到韩国,交接完毕,钱也会汇过来,当然,在韩国也可以现金,就是汇率问题,你们也懂得,要多花一点。”

    这时,韩淑丽插话说:“对对对,汇率是要多花的,比如华夏币对美元,是6.5对1美元,当然,这是人家收购的价格,如果是卖出的价格就不同了。”

    韩淑梅忙问:“怎么个不同法?”、“就是你卖1美元可以得到6.5华夏币的,但是你要是购买的话,就要七块钱买一美元,当然,那边也是如此,都要多加一点的,所以有的人私下里买卖外汇算是违法……”

    “哦,原来是这样啊。”韩淑梅点头说:“小丽你的大专真不白上,比姐姐强多了,我就不懂得这么多啊!”韩淑丽有点小害羞说:“都是李仲基告诉我的,我也不懂得这些的……”

    贾鱼跟马晓宇互相看了一眼,心想还尼玛的李仲基?也对,高丽棒子有个宋仲基,这就又跳出来个李仲基了,这些个小娘们啊,真他妈的骚不要脸啊……

    马晓宇这时拽了拽贾鱼的衣角,但贾鱼还是把合同签了,马晓宇不仅微微的轻叹了一声,这时,刘尚志招呼大师傅上菜。

    很快,酒菜上来了。刘尚志十分高兴道:“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不管怎么说,是咱们夹皮沟镇与韩国外商签约了一笔两千万的买卖合同,那个……贾镇长啊,听说你跟日报社的记者很熟啊,应该报道报道啊。”

    贾鱼笑道:“这倒是,这也是咱们夹皮沟镇的政绩,刘书记,这件事你功不可没啊,算是咱俩的政绩,到时候一起升官发财。”

    “哎哎哎,贾鱼,咱这是为人民服务,唉,你真理解错我了。”刘尚志长叹道:“我也是农民的儿子,看着农民好多地方还没有脱贫,我是真心的心如刀割啊,算了,不说这个了,我来这里就是实打实的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今天是个好日子,所以呢,我特意嘱咐食堂炒了四个菜,大家尽管吃!”

    贾鱼忽然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怎么今天是个好日子,还就炒了四个菜?莫非不是好日子,四个菜没有?

    不对啊,既然在食堂吃,至少荤素啥的也要十二个菜的啊!正琢磨着,大师傅端着托盘进来了,第一道菜拍黄瓜……

    贾鱼一拍脑袋。第二道菜,酱炒鸡蛋,第三道菜木耳炒肉,最后一道菜,西红柿绊白糖……贾鱼咳咳咳道:“没了?”

    “还有,还有!”刘尚志喊大师傅说:“我不是让你给甩一个鸡蛋紫菜汤吗?还没好吗?汤那?”、“马上好了!”大师傅片刻端着一盆汤放在了正中间,随后问:“直接来米饭还是白酒?”

    “哦哦哦,白酒吧,白酒,另外再拿几瓶矿泉水,我觉得矿泉水都不如茶水……”大师傅一阵泄气。

    贾鱼算是明白了,为啥柳如眉跟张宁那两个妞儿不过来吃饭,还说宁愿回去煮方便面,也不在这吃饭,原来原因在这啊!这个刘尚志也太抠门了吧!

    白酒上来了,贾鱼跟马晓宇忙摆手:“不喝,不喝,我们都开车来的,喝不了酒。”刘尚志唉了一声道:“大喜的日子,稍微少喝一点,没事儿的。”

    贾鱼一拍桌子正色道:“刘尚志同志!我必须要好好的批评批评你了,酒驾一点也含糊不得!别说少喝,开车一滴也不能喝!这是违反章程,违反纪律的,万一出现事故,害人害己,你作为镇委书记,怎么能明知故犯?”

    “啊?”刘尚志傻了,第一次被贾鱼这货给教训的哑口无言。“好好好,不喝,不喝,我少喝点,按个……仲基啊,你也少喝点,然后让我小姨子开车送你回去,那个淑梅、淑丽啊,你俩就喝矿泉水吧,一会儿你俩开车。”

    “好的。”两人点头说。白酒倒上了,刘尚志看得出来很能喝,也看得出来今天确实是十分高兴,那种虚情假意是可以看出的,但是真情流露也是能看出的。

    一斤白酒下肚,他话多了起来,说自己当兵,当干部,又说到自己的小时候多么穷,喝了两斤白酒,而这种白酒,也就是小卖店三块钱一斤那种的,两斤也就六块钱,都不如一瓶稍好一些啤酒的价钱,随后刘尚志又要了一碗大米饭,然后把蛋花汤倒入大米饭里一些,扒拉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